Friday, April 06, 2007

公公鄭雙文

今天和爸去清明,想起了許多公公在世的點點滴滴。

南來的公公是和祖父乘風破浪來檳榔嶼這個地方淘金,結果這一淘金就此在檳城落地生根。

公公的人生精彩故事有很多,我記得曾聽父親說起,以前公公曾從事船運木炭,一次翻船,他漂泊到一個無人島嶼,就在那裡的一段日子,他靠著喝尿液生存,最後才被路過的船員救起。

很可惜,公公一生勞碌,雖然最後生活也富裕起來,但是卻引起女兒們覬覦他的身家,最後大家庭破裂,公公老來時,兒子全不在他身邊,大家全中了姑姑和婆婆的奸計。

人家說,最毒婦人心,大家庭的你欺我詐,我早在上幼稚園時就已經深深體會。

我愛公公,公公是我的恩人,因為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是他用錢把我們3個買回來,就是不要讓自己的子孫分離。

如果沒有他,到最後可能也沒有了這種性格的我,這就是人生際遇。

當年中學畢業後,如果沒有公公借我一筆錢買摩哆,我根本不能半工讀,也不能有今天安逸的生活。

還記得小的時候,因為雙腳常生膿,每次我都把雙腳涂上紫藥水和黃藥,結果常被村裡小孩取笑我有“臭腳”。過後公公來看我時,發現我雙腳問題後,馬上載我去看醫生,那時候記得醫生把針就往我屁股插。

我的並不算精典,最精典的是姐被變態教師打到屁股五顏六色,公公一氣之下,帶她去拍屁股寫真記,然後向學校及教育局討公道。印象中,那張屁股照是拍姐半蹲的屁股照,完全是對準鏡頭,可惜這些照片已經不見。

孩子的不孝,公公曾在我面前痛哭;他患癌住院婆婆不讓他回家,他也在我面前落淚。最心痛的是已經年老的他,還要受到癌症的折磨。最後公公是在醫院中去世。

曾經說過我和阿毛有玩相扑,其中一環節是要把他給背上,因為我要我們一起老來時,他如果生病了我想背他起來,想照顧他,雖然到現在我還未成功把他給背上。

“野孩子”是公公常常這樣地形容我,思想保守的他,覺得女孩子在外面跑來跑去像個野孩子,但那時我當了記者後常幫他洗腦,和他溝通。最後他也接受我坐不靜的性格,接受我的工作。

雖然說,今天公公他人已不在世上,但我一直深信他還在守護我,只不過彼此處在不同的空間,我也這樣告訴一位失去親人的好朋友,不要放不下,過度傷心,雖然他們的肉體已不在,但其實他們還是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中,永遠都忘不了。

這一篇寫出來帶點傷感,也的確是如此,清明節總是讓人有許多的傷感...............................

15 comments:

joe ngang said...

im also always thinking about my grandpa :(

堕落掌橱 said...

����ʱ����׷�
·�����������

���棬 ���ϲ��#� ��͸�ͺ�.......

kaygoh said...

这个清明节没办法替我爸扫墓,有点内疚。
希望他了解即使我人在国外也想念着他。

kaygoh said...

这个清明节我人在国外没办法替我爸扫墓,有点内疚。
希望他了解我一直想念他。

海龟 said...

嗨,懒人,
南洋的清明很少会下雨的。
纪念死去的亲人,就是把他们永远都记在心里。
还有,你的那句很感人。老来,阿毛病了,要背他照顾他。
背不起,就叫你们的儿女帮忙。多生几个儿女帮忙你。

懒人 said...

joe,有時想他,想到他去世前還要受到病魔折騰,都會眼濕濕。

掌櫥,亂碼啦!不懂你寫什麼。

kaygoh,他會的,清明其實是個形式,最重要你心中有他,生前也孝順過他。

海龜,不是每個孩子都孝順的,一切還是自己來較好。很可惜,阿毛大隻,我連拉他也拉不動。

阿祥 said...

看完你写的,我不要富贵也不要结婚生孩子了。

懒人 said...

阿祥哥,每個人的際遇都不同,難道你遇到一個床上性冷感的女人,以後都不要做愛嗎?

再见理想...... said...

为什么你的公公和你的爷爷同姓那么巧啊?

还是你连祖父/爷爷和公公都分不清楚?

怀念人可别怀念错了喔.....

懒人 said...

再見理想,我那裡有提到爺爺了?請說明。

爺爺是媽媽的父親,即外公;公公是父親的爸爸。祖父是公公的父親。

沒搞錯。有請說出來。

阿祥 said...

你没看见我在部落都说打飞机吗?

再见理想...... said...

爷爷和公公怎么分,你自己查字典去吧...

懒人 said...

阿祥,我只看到懒叫人。沒看到打飛機。

再見理想,查了是這樣的解釋。難道字典錯了,你來解釋看看,我也想知道錯在那裡。

再见理想...... said...

一般来说:

爸爸的爸爸=爷爷或祖父
妈妈的爸爸=公公或外祖父


还有,你如果嫁给毛人,也可以叫毛父公公.

如果你仍然坚持你的说法,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懒人 said...

再見理想,你去找奇摩字典看一看,就知道為何我這麼說。

我會再查清楚,因為是我們整個家族都叫錯輩份之名,這可大可小。現在我們的下一代也在重複著這個錯誤。

還是中文和福建方言有分別,我們把福建方言直譯成中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