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8, 2009

3月7日(47)

我夢見了我爸,很寫實的一場夢。

可能很多人都會說,日有所思,月有所夢,但我確實相信是他入我夢,解我疑問。

就在那一天,我夢見和好友到一間類似我家的單位,屋外四週圍的天氣異樣,天氣不只陰黑又有色彩變化。

我入屋時一眼望見的是拜神的桌台,我見到我爸從一間房間走出來,要到另一間房間,像平時在家打扮的模樣,穿著短褲,光著上半身。

我們看到他時,都嚇了一跳,我好友大喊見鬼呀,就跑了出去,我很大震驚,看到我爸。

我叫他爸后,他微微笑,我問他,爸,你過得好嗎?

他拉著我坐在屋外的梯級,他說,不錯呀。

夢裡的我和爸,都知道他已往生這一回事,兩人坐著聊起來,詳細內容我已經忘記了,但是記得問他過得怎樣,我們為他做的佈施,有沒幫到他這些事。

臨走前,我記得我爸抱了我一下。

做夢的那一天,就是3月7日,我父親逝世的47,即28天。臨睡前,我因為阿毛沒有幫我拿錢捐給他報館,而生氣講他,因為是我爸不是他爸,所以他不著緊做這些事,之后就生氣去睡覺了。

我父親入院不到一天就走了,我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這是令我遺憾的事。在他去世后,我也經常思索到底他人現在在那裡。

那一天那一場夢,我想他入我夢,是要讓我安心。不過,跟阿毛說起,他就要以科學根據來解說。有時,我不喜歡跟阿毛這個人說話。

我知道我爸生前很喜歡我做夢這一回事,因為我曾經讓他中過萬字。

而在我公公去世后,當時我和哥的關係是陷入僵局,那時我也是夢到公公和號碼,結果我做夢卻無意中讓我哥知道了,買了萬字中了一筆為數不少的錢。

所以在我和我爸同住時,我爸一向來很喜歡問我有沒有做夢,凡是那個月份是生肖羊的旺月,他幾乎每天都會問我做過什麼夢。

有些人相信做夢,有些人卻不相信做夢這一回事,我也是有時相信,有時不信,但是夢見故人這事,我卻是相信,像這場夢的離奇之處是,我和我爸都知道他去世了,夢裡的那個家就像是我爸住的地方,我到了一個異度空間探訪他一樣。

我們聊他去世后的情況,就像是活生生在現實一樣。

夢見我爸依然很好,像以往的笑容,微笑著,生活著,我確實放下心頭大石。不管阿毛說根據什麼科學根據,我都不信。

6 comments:

波波 said...

我爸去世後,我每個七都夢到他。

第一次他在家裡,從樓下喚在樓上的我,問我為什麼只是拿孖煙通給他而忘了拿他最喜歡的白色無袖汗衣給他。
醒來問老媽,她哭著說真的啊那天下葬時跟他穿得厚厚的就是沒有配上汗衣。長褲配白汗衣,是他最喜歡的裝扮。

第二個七夢到他,那個天很灰,很多很多顏色灰灰暗暗的人拿著號碼在排隊。他也是其一。低著頭看號碼。好像聽不到我喚他。
那次醒來最難過,連吃飯看戲眼淚也會自己流。他進院的那一天我還很刻薄的跟他說你不會有事的,因為你一年進7次院。結果第二天他在廁所跌倒後就一覺不醒。臨走前眼睛沒有睜開過,但是會拉我的手,叫我解開醫生綁在他腳上防止他跌倒的繩索。

第三個七夢到他,他還是在排隊。一輛一輛的牛車載著一車一車的人。不知道要朝那裡去。他還是聽不到我。他的臉上有害怕和茫然。

第四個七夢到他,他在一排一排的神祖牌面前走過。我在背後追著叫他,他沒應我。只是用手指著神祖牌。我一個一個神祖排看過去。從一些我不知道名字的人開始,到最後第二個是我老爸的神位,最後一個寫著我的名。還有時間和日期。

除了白頭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這個夢。但是我有偷偷的去找幾位靈學者,他們跟我說不是兇兆,而亡者需要我為他做超渡。不是我爸一個,還有我過去世的父母和冤親債主。我自己唸了七部地藏經,也去拜了梁皇寶懺。還找到了藏西藏生死書。我想到我沒有在老爸也許最需要我的時候給他亡路上的指引,我想到原來我已經沒有爸爸,眼淚就會自己滴下來。

第五個七,我只是看到他對著我微笑。叫他,他只是笑。不知道到底認得還是不認得我。

第六個七,看到一片很藍的天很綠的草。在美麗的洋傘底下有人在下棋。老爸的手交叉在屁股後面。很專心很優閒的看人家下棋。他臉孔很安祥。不像之前幾次看到的泛黑。旁邊的人都有種和平的氣質。
我在他後面遠遠的看著他。心裡面好像有點明白,分離的時候要到了。我叫他,他還是沒有應我。

第七個七,我又回到了同樣的天。可是這一次,除了藍天和綠草,我一個人也沒有看到。

那是我最後一次夢見老爸。

有人說,那是老爸收到了我回向的功德。我不知道。我想去追究也是沒有意義的事。但是我永遠記得第六和第七次夢見他時,自己心裡面那種和平但是歡喜的輕鬆感覺。

也有人說我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常常夢到老爸,可是卻解釋不到為什麼夢總是發生在七的那一天。

有些事,不是你說沒有就沒有的。就好像風,好像空氣,你看不到,可是你可以感覺到。我後來於是這麼想。

ahkheng said...

我只梦过爸爸2次。

第一次是我放学回来,爸爸坐在客厅看戏,像往常一样。第二次是我刚恋爱时碰见爸爸,亲口和他说我交男友了,爸爸当时对我笑了笑。

不过在头七的时候,12点正,我在房间里闻到爸爸的粉香味,那是我们倒入骨灰里的爽身粉味道。那股爽身粉味道太浓烈,就像有人在我身边擦粉一样那么真,不可思议。我知道爸爸回来看我们了,但是我看不到他。

心鈴 said...

佛家說的六道,有人說過,如果夢見逝去的親人,對方就是在六道內,還需要輪迴。

我無法確定輪迴好不好,但是今生的遺憾,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希望有輪迴,再來一次,可以彌補遺憾。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said...

我相信。。。因为以前我妈去世后,头49天内,我每晚都梦见她。而每次在梦中我也知道她已往生,却也并不怕她,反而会很高兴见到她。。。她总是尝试让我知道她在另一个世界过得还不错。
我也觉得玄。。。49天后,就不再常常梦到她了。

mayshy said...

我记得在嬤嬤过世之后的几天,我就梦到她回来姑姑家,她和我聊天,还叫我不要惊动姐姐,因为她说姐姐会怕。

问了其他人,也只有我梦到了嬤嬤。也许她真的回来看我们了,她最疼我,也知道我比较不怕这些,所以出现在我的梦中,而不是找上姐姐或爸爸。

飛燕@心事 said...

我也是在老豆去世很久後才夢見他。生前他因中風而必須柱著拐扙,但夢里的他已經可以自由行動,也沒有那麼胖了,而且還掛著笑臉。

老豆去世後的49天我都茹素,及印經書做佈施,所以相信他已投身善道了。

有次我問媽,你有夢見老豆嗎?她竟回答說,夢見他干嘛,即然他去了,就讓他好好的去吧!

多麼無束、自在,我也釋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