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7, 2010

回答娃娃的累

一年后,我始終覺得自己不適合這個職位。我累了。

累在于成為上司的每時每刻的回答娃娃,有人總以為地方主管是每時每刻都是坐在電腦前的屎蓋,只是負責回答他們的問題。

卻不知我們經常得向同事們任協調新聞,討論新聞重點,甚至應付一些臨時發生的狀況,有時甚至于赶著先下地方版的新聞,若要長篇大論的解釋當時的狀況,倒不如先上稿赶出版,更為實際。

有時候還得面對不到截稿前的半小時,就被人催稿、追稿的緊張。

有時候還莫名奇妙有外人直接打來叫主管,查看有無收到他們的電郵文告、邀請信,甚至于問他們的小新聞幾時刊登,要我們去翻報紙。而基本上這些工作是其他人都可以檢查的事,但對方就是愛直接叫採訪主管去做這一回事。

我跟阿毛說,我已經累于應付上司的要求,甚至有時要面對一些誣賴,或不是我的過錯,我也得被罵。

我也承認至今還犯下改稿的粗心大意毛病,但並不代表我工作馬虎,我很認真看待新聞這個工作。

只是我的工作不是承擔上司們的壓力,每一個人都會壓力,如果一有壓力就往下推給下屬,那豈不就是對其他人不公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是做為主管應該懂得的道理。這也是我經常自我提醒的事。

有時被夾在上司及同事的夾心人,我成了公司三文治。我知道自己不會是一個很乖,聽話的三文治,被人冤枉我勢必捍衛到底。

我也知道樹敵不少,但我還是一個堅持立場的人,個性從小到大,絲毫沒有改變。

我記得10年前,未加入報界前,就有人聽聞我在學院時不好惹的惡名,因為我試圖反抗當時一些老師認為不妥的事,氣煞當時的老師,結果我人未到,惡名先傳到當時要加入的報館。

后來在當時的同事告知下,我才知道自己的名字確實響噹噹,但似乎做了記者后,更厲害的是成了小辣椒,現在的老辣椒。

我累了,一年后我確實覺得很累,我需要犒賞自己,安慰自己,所以在這購物季節,我不斷的用自己的錢血拼,慰勞自己。

視金錢如牛車輪的阿毛不敢出聲,若不是當初他的大力遊說,分析未來的家庭生活,我也不會啃下這硬骨頭。

購物、文字的發洩后,現在的我,或許是該思考該不該停下來休息。

3 comments:

小肥羊 said...

哈哈,你确实是蛮辣的啦!
我记得有一次你跑来副刊,
然后埋怨说
你的上司老爱派清晨的节目给你
害你每天得早早起床
你要她(不知道你讲谁,不过言下之意应该是个女的)肥死肥死继续肥死肥死再肥死肥死
哈哈
我觉得你很可爱啊当时~

(这个留言若有影响到你的话就不要贴出来咯!)

懒人 said...

小肥羊,笑死了。我都忘了自己有這麼說過。

太好笑了,當時我是在百年老店,還是現在的報館?

不過在百年老店時,我是跑意外記者,一般沒有節目,只等天災人禍的發生。

但記得的是,那時跟一位很愛打小報告的女上司有磨擦。

小肥羊 said...

没有啦!你已经去了现在的报馆了~
我去百年老店时,你已不在那了啊!

你是率直得很可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