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06

我最懷念的...........砂勞越之旅


這是砂勞越美里著名的niah cave。當時,我是帶著一顆流血的心,和芬及業到砂勞越治療我的傷口。

我們走了好長的一段路,才到洞裡面,看了具有歷史價值的壁畫,其實也只不過是古代人,在牆上的涂雅,很不好意思,我也看不懂畫的人,是在畫什麼東東,所以只好這麼說。

當時,我們必須川越黑漆漆的山洞,滿地盡是燕子─鳥糞的傑作,使我數次險些滾進山洞下,幸好當時導遊抓緊了我的手,但是業卻在這過程中,卻做了兩次的滾地大東瓜,笑死了我們。

走出山洞,天色也黑了,在導遊載著我們回家的途上,我生平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了滿天一閃一閃的亮星星,在漆黑的一片,閃爍的星星,仿佛在告訴我,不要為一個臭男人傷心,這世上還有許多美好的事,我還有美好的未來要去面對,失戀又算得了什麼。

過後,導遊帶我們3人,去吃了一餐好豐富的晚餐,當時我可說是餓到手腳都抖,只知道桌上有什麼東西都放進嘴巴,最後我們都好飽、好飽。

在砂勞越,我們3人曾做最無聊的事,就是到那裡的購物中心lepak,走到累的時候,就坐在長椅上,無聊地東看西看,試問以我們3人平時忙工作,怎會這閑情,雖然無聊,不過我們也蠻享受這過程。

不過,說真的,砂勞越之旅是我最relax的旅行,大家要走就走,要坐就坐,要站就站,要睡就睡,沒有趕時間,沒有匆忙,沒有意見,也沒有爭吵,真正達到身心靈的休息,也擦出友誼的火花。

在回家的機場上,我和芬看中香水,然後就問業要不要安慰我們這倆位失戀的女人,業也二話不說,買了一個大約160令吉配套4小瓶的名牌香水,送給了我們。

當時他是說,很開心可以和我們旅行相處愉快,所以就送我們,不過,我們是當著他安慰我們這倆位失戀的女人,反正那時我們身邊也沒有男人,所以也不客氣的收下,而我們也答應不把他“跌倒”的事跟人說。

回來了之後,原本沒什麼交往的我們,也成了好朋友,話題比以往的還要多。而現在的我,有芬這位好朋友,有業這位對我很好的男朋友,感覺真好。

2 comments:

再见理想...... said...

为什么业爱上的不是芬?

懒人 said...

我也是很奇怪,你幫我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