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1, 2006

那一夜,我醉了。



第一次醉得很離譜,而且還包了不少的“魚翅”,那就是在民政傳媒之夜。

其實,我向來都知道自己的底線是在那裡,所以以前一旦我有醉意後,就會乖乖坐在旁邊,不再動酒杯,但是那天,我心情好得很,所以決定挑戰極限,喝酒後再喝紅酒,喝了再喝,完了再繼續倒酒喝,喝得很開心,很過癮,很high,很開心。

老實說,當天開始喝酒,是看到文發一直拿著酒杯找人喝酒,但是好像沒有什麼人陪他喝酒,然後我就叫他坐過來,陪他一起喝,畢竟喝酒有人陪喝,才會開心。

然後,慢慢的,也越來越多人一起喝酒,當中有燕妮、雲清,燕妮是喝紅酒最多,雲清則是喝酒,她酒量也很驚人,到最後,她還和文發,一老一少,一起搖手,一起唱歌,看得出來他們已經有醉意,很high,很開心,而我們也覺得這畫面,好可愛,也好笑。

文發那晚說得好,我們平時工作認真,不放鬆,很緊繃,但是若是屬於我們自己的節目,大家都應該放開點,喝點酒,放輕鬆,畢竟我們這一行業總得有自己娛樂的時間。

這張照片,其實自己看了都很好笑,與他們干不到酒杯,就硬硬來,頭低低,45度彎著身體,就是硬硬干上去,看得出照片中的我,已經臉紅,而且還有濃濃的醉意,不過確實是笑得開心。

這張照片已經刊登在報章上,我是無所謂,只不過不想以後,會有更多人招我喝酒,要知道,一般上,一年內我只喜歡在傳媒之夜喝酒,其他時間,能勉則勉。

其實那一天要命的不是喝酒,不是包魚翅,而是隔天一早我的酒精消化後,竟然在六點就起床,真死伯夠力,喝酒害我一大早就精神奕奕的。

無論如何,若是自己駕車,我是不會喝到醉醺醺的,幸好有業載送和照顧,所以我才可以放縱自己,做一夜的醉貓。

6 comments:

所谓 . oi_say said...

错过了看你变成醉猫的一幕...

可惜!可惜!

懒人 said...

你是錯過很多隻醉貓。那一天,很多人都喝醉,我是其中一隻,文發也是一隻。

Ah Keong said...

我有看到,还关着眼睛走路。
服!!

懒人 said...

大肥,有咩?別講騙話,鼻子會長的囉。

再见理想...... said...

幸好你不美,不然醉了可不得了...

懒人 said...

再見理想,

拜托,我美不美不由得你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