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5, 2006

蜜蜂叮了我,為什麼傷的卻是心。(改編)

這個故事寫出來,曾經看到豬手的人,到現在就會知道原來豬手背後是有故事的。

男人生日那天,女人和男人趕著去看戲,在油站裡男人在為摩哆打油,女人站在旁邊,突然一隻小蜜蜂停在女人胸部,女人一驚,用手趕蜜蜂,結果女人的右手被叮。

女人嚇了一跳,原以為男人會安慰女人,那知,男人卻臉黑黑,話冷冷的說,“你為什麼把手拿給蜜蜂叮”。女人聽後傻掉,因為她想不到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但當時女人開始感到右手正在腫脹,所以沒法子叫男人載她去給醫生打針,路上男人說風涼話,說自己小時被蜜蜂叮到也沒有看醫生,過後就好了起來,然後又責怪女人讓他趕不及看戲。

女人知道男人生氣,但是是不可理喻的生氣。到了醫療所,女人進去給名字,等著看醫生,男人睬都不睬,理都不理,只站在醫療所外等候,女人真的很受傷,傷都不是那隻右手,而是男人對她的態度,令她心很傷。因為一個朋友若被蜜蜂叮傷,至少我們都會慰問對方,然後現在的是女友被叮,男友安慰一聲也沒有,還在旁邊冷言冷語,責怪女人。

看完醫生後,女人沒有出聲,坐上男人的摩哆,忍不住偷偷流淚,然後問男人他到底生氣什麼,男人最後才出心中那一句,說不喜歡女人“逼”他生日拿假。女人說,其實女人沒有逼他,若男人不想拿假可以直說,這是小事,為什麼男人要對女人發這麼大的氣,為什麼男人沒有對女人坦白。

不過當時的女人很愛男人,就把這一切給吞了下來,最後還和他去吃晚餐,不過那一餐女人真的食髓無味,而男人的一舉一動嚴重的傷害了女人,女人不斷在思考,她和男人未來的路要怎麼走下去,這個男人值得她浪費青春投資嗎?

隔天一早,女人和同學去太平山過夜,一般上,看的以為男人會打電話給女人,問女人到了嗎,那裡一切還好嗎。然而,真實的答案是沒有,在山上的女人沒有接到男人任何一個電話,反而女人還打電話給男人,問他在那,男人說在打羽球。

在山上的女人,其實真的為自己感到很傷心,問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樣的男人;但是同學們都開開心心的上山遊玩,女人總不能掃興,所以唯有強顏歡笑,不讓自己的心情影響別人。

當時,同學看到女人的手被叮,都關心的問候女人,總算讓女人從同學那邊,找到一絲絲的安慰,也慶幸同學至少比男人還有人性。

不過,因為當時女人的手腫得像豬手,最後還是成為被他們娛樂的對象,他們不只嘲笑女人的豬手,甚至硬硬要女人配合他們,把這精典的豬手給拍下來做紀念,而這豬手就是上面的那張照片。

而他們也不知道豬手背後的故事卻不知他們拍下了令女人感到最傷心的回億,最想忘記的豬手

不過,女人沒有怪他們,還好有他們的陪伴,讓女人在山上可以暫時忘記不愉快的事件,雖然夜裡蓋在被單裡女人還是偷偷的舔傷口。

雖然事情已過了多年,但是豬手的慘痛回憶,始終讓女人無法釋懷。

8 comments:

所谓 . oi_say said...

和上次看的一样,该在哪里?

Ah Keong said...

啊~原来这只猪手有这样一段故事的……还亏我们当时一直拿你的猪手来玩,尤其是老Ham,真没人性。

不过,当时还好有你的“Doraemon之手”让我们娱乐,让“太平山之旅”生色不少。(蜜蜂在叮你手之前停的地方没事吧?!!-.-|||)

懒人 said...

1。改在最後兩段。

2。那個太平山上,真是你們有得笑,我就心很苦。
那時,好像你也有份叫我擺豬手甫士的。
還有蜜蜂應該叮在之前停留的地方,真的叮錯位。要腫的不腫,不要腫的偏偏腫。

fish said...

才知道......没关系啦,至少现在再来一次,心不会痛了,不是吗^_^

懒人 said...

再來被蜜蜂叮一次,不要了吧!

懒人 said...

還有,我不敢再上太平山了,上回的回憶讓我覺得恐怖。
那間老屋,還有它的廁所,總是給人不安的感覺,否則大家就不會共睡一間房了。
我想,他們和我也有同樣感覺,不敢再去了。

再见理想...... said...

要男人对女人坦白,不可能吧?

女人喜欢问那些很白痴的问题:

我美吗?

你爱我吗?

我是你最爱的人吗?

是我都不老实回答啦...尤其是第一个问题.

懒人 said...

哇佬,你撤了很多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