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04, 2006

欠扁的人

這位欠扁的仁兄近來發表一些沒經過大腦,用屁股出來言論,想必已經得罪了所有檳城華人。

很佩服他的大膽言論,為了把轉移敦馬對他連串轟擊的視線,而一直強調檳城馬來人被邊緣化,玩弄種族課題。

我開始質疑他的學術資格是不是騙回來,說話不經大腦不再說,而是他似乎沒有顧及他岳父的立場,竟向檳城華人開刀,要知道檳城人口中,華人是佔最多。

所以我好期待下屆大選快快到來,很想知道檳城華人有沒有把生氣凱里,發洩在國陣身上,很想知道州立法議會及國會內會不會多出幾支火箭,藍眼國州議員會不會超過一位。

如果下屆大選檳城成績少過上屆大選,他岳父的臉真的掛不上去,然后我開始幻想他會不會被岳父罵到狗血淋頭,會不會一無所有。

希望我的幻想都會實現,所以希望大選快快到來。

9 comments:

黄德峻 said...

也许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再见理想...... said...

其实这是政治伎俩.

拉伯叫女婿做臭人嘛..可以吓吓槟榔华人,马来人又得到威风.

到时候大选,马的就更支持巫统,怕死的华人就非得支持阿根和他的议员们,结果又赢得漂漂亮亮.

大选过后,欠扁的那个人就会静静了.

这些,你都想过吗?

Princess D said...

我看死那些马产哪里有本事拿个牛津学位回来,还不是因为有钱吗.他的上亿股份哪里来的敦马之前一直啄着他结果又不了了之真是令我气煞.鬼唔望敦马一直咬着这个欠扁的王八乌龟没有脑的虾不放.kepala udang好像是simpulan bahasa没有脑的意思是吗?

I sound like a stupid when I speak Malay, geez.

kahfei said...

风吹春水了无痕...到时还不是乖乖投人一票。唉。

钪凯 said...

那学位可能不是骗回来的,是买回来的。因为以他的智慧,没可能会骗到。

said...

种族主义政党(巫统),当然是靠种族主义捞票啊(以马来人被边沿、华人有钱等论调捞票)。

Kusou said...

题目換成 "欠打的狗"或"欠踢的豬"或比較切题,只是連累了豬狗就有點抱歉了...

lala said...

告诉那些没吃猪的.有诚意的话就修宪..不要动不动就那华人来开刀..告诉他们"面"炒好了不要再死命炒不好吃的..还有人家第一个炒..炒得好吃不用因为看到好吃也急着抢着炒而忘记了自己的分内事.....死猪头恨不得一个一个给我塞猪只在肚子里让你不得好死.....还有林先生快点下台种香蕉去免得电水费一涨再涨

懒人 said...

黃德峻,其實,他並不是聰明反被被聪明误,而是他真正成功轉移大家的視線,讓大家忘了敦馬對他的指責。

再見理想說的也有道理,這些我都有想過。

公主,可惜我回應你時,敦馬已經在區部改選中輸掉,我真的很想看看敦馬可以大鬧巫統大會,即使我也同樣不爽敦馬。

kahfei,人都是善忘,不過我希望這事件深深烙印在華人的腦海裡。

钪凱,我絕對認同,以他的智慧應該拿不到這文憑。

威,這些PKM(粗話之稱)每次都向華人開刀,但最令人失望的國陣華基政黨每次為保自己的利益,卻不敢站出來說話。

Kusou,我想豬狗都是可憐的家禽,問題是他連禽獸也不如。

lala,我可憐的是他們低下層的族群,因為錢都給他們上面吃完了,下面的人真的只是吃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