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2, 2007

摔腳

看到阿piew留言叫我玩摔腳,他說這比較可愛。

我以前曾寫過,我喜歡和阿毛玩摔腳,除了是舒活筋骨外,也是為了訓練我手腳的靈活。可能我本身也是粗粗魯魯的女人,所以也愛玩粗魯的玩意。

記得以前阿毛體重大概80公斤時,一次我們打打鬧鬧時,他從後面撲上來壓著我,那時我怎樣掙扎也好,還是可以翻身,反攻擊。

那知,現在的他已經是85公斤,之前,我們再次玩這玩意兒,結果發現被85公斤的巨人壓住後,我是咸魚不能翻身,只差沒有窒息而已。

由於不能踢他下體,因為以後要常用的人是我,哈哈,所以只能認輸。

男人其實不明白,其實他們也可以給女人壓力,而這壓力並不是來自心靈,而是體重的壓力,可是他們卻不懂,這是要跟大隻男人說的話。

雖然已經勸阿毛要戒口,不要一天讓我成為女記被人壓斃命案的女主角,但是他每吃一樣食物時,就說“別理我,別理我”,然後就真的坐著我的冰箱前吃著我買的零食、雪糕、汽水,完全不理會在一旁啐啐唸的我,真被他吹漲。

老實說,我們是比較粗魯,曾經打鬧到互相用腳指公塞對方的鼻孔,或拿腳板貼著對方的臉,但這是不受鼓勵的情侶玩意,隨時是會翻臉。還好我不會,不然他一定死得很慘。

不過,我始終認為情侶偶爾也要玩摔腳,假設女性被攻擊的場景,然後測試自己的即時反應,好用地方是在於已經習慣的動作,一旦發生不幸遇上匪徒時,動作固然地不會生疏,而且也會有自然的反應。

有伴侶的,你們也可以考慮看看。

4 comments:

海龟 said...

看起来很像家暴。
原来只是训练手脚。
还是留一手,不要让阿毛知道你的真功夫,免得阿毛摸透你的招数底细,那么阿懒永远是被压的那一个。

said...

我也常和我家的那个笨牛玩摔角。
可是每次我都是输的那个。
我不愤气啊~~~~我只是差在体力而已嘛。
我也很粗鲁。玩摔角。当然是什么丑态都有啦。哈哈哈。

露丝 said...

呵呵~应该很好玩,不过若不幸踢中他的要害怎办??

懒人 said...

海龜,我永遠會留一手。哈哈!他弄我,我就拔他毛。

魚,我也輸在體積,所以每次被壓扁。

露絲,那是要害,可別開玩笑。如果真的踢到,就叫他跳。我不也懂為什麼,因為我真的沒鳥。

以前,被踢傷下體的男生,教練都是叫他們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