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難捱日子又到來

我最討厭的州立法議會又來了,做記者這麼久,最討厭就是去法庭和立法議會,我寧願去太平間,還是跑意外更好。

更加討厭的是,每一次的立法議會又閃不掉,即使在裡頭眼皮要掉下來了,還是得硬硬把迷迷眼給撐開,我就是最討厭這樣的硬綳綳的節目,要穿得formal的衣服,還要穿大衣,真要命,更要命的是每次回到報館,都是寫到有氣無力。

我是真的喜歡可以穿得自在的節目,可以不用聽人家長篇大論的節目,可以一小時內就搞掂的節目,半小時內就搞掂的新聞,哈,我是多麼的沒志氣。

老實說,我不明白有人要在外對人說被冷藏,其實作為一個記者,大小節目都採訪,這是最好的累積經驗,從大節目中挖好新聞,從小節目中也一樣可以挖掘到好新聞,小節目挖到好新聞,更加值得嘉許,這才是真正叫作好料的記者。

有些人以為受到上司的指示,做東做西才是受到重視,拜托這些根本是硬骨頭,上司可以很天馬行空,給很多的古靈精怪的想法,甚至於可以不合邏輯的想法,或者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個根本是個叫苦連天的苦差。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認為這些是受到重視,又為何要把自己說成是被冷藏,只有把自己送進冰櫥這才是叫作冷藏。

其實,要讓上司不動到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自動自發找新聞,只有把新聞塞住他們的嘴巴,減輕他們策劃新聞的煩惱,這個是逃離上司魔爪的最好地方。這也是我經常使用的方法,從這方面可見,我是多麼害怕受到欽點。

那一晚,和阿毛在露台聊起工作的事,包括被人中傷的事,然後唸了很多,只能說一句,我有不少頭髮在308變白是一個很好證明,我也不欠人,我寫的是我挖,半夜3點有概念我也爬起床寫稿,沒有受到任何人指示。

很久之前,我不知道這一回事,因為我天線低向來也不理很多事,後來知道這一回事,我生氣但也放下,只是近來又聽見,我才知道自己是介意。

把它寫出來,是覺得再耿耿於懷,對我沒有幫助,也沒有營養,就把它放下。

態度可以決定人的一生,進步與否也取決於自己,工作、生活上亦如此,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和人共勉之,自己有時也要檢討自己,我是從不介意人家提出我的問題,最重要是能我繼續改進,做得更好,所以若文章有錯字,歡迎大家留字提醒。

7 comments:

贾惟 said...

懒色(懒人本色)好像又重现江湖了。一段时间这里凝结了似的,懒人不骂人、甚至不写了。有时心里会想不知道是不是《内容安排法子》弄到懒人不动笔了?

你骂脏话,不只是你爽,我们好多也很爽的。

angelol said...

很专业的记者,
可以进入自己喜欢的行业是幸福的事,
祝你好运~

美麗師奶 said...

哈哈,我也討厭州議會。但卻懷念初入行跑法庭的日子,學得多也很快活。
我們這一行,不但要面對那些無理取鬧的上司,還得和那些貪得無厭的人打交道~~~一卻撫心無愧就好。

墮天使-祥 said...

“態度可以決定人的一生,進步與否也取決於自己,工作、生活上亦如此。”

絕對同意妳的這句話。

很多人都是埋怨公司、老闆、同事的不好,沒有多少人會反省自己。

無影則人 said...

我絕對認同你這句 :

“態度可以決定人的一生,進步與否也取決於自己,工作、生活上亦如此,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和人共勉之,自己有時也要檢討自己,我是從不介意人家提出我的問題,最重要是能我繼續改進,做得更好”

BOBO said...

檳城人知道為什麼檳城的學校不可以對外公佈那個upsr的成績嗎?

波波

懒人 said...

賈惟,呵,沒什麼事我是不罵粗話的,我是粗話天后啊!

angelol,進行自己的行情也不能說是幸福的,有時候發生壯況時也會無奈的,只是說能做自己要做的事,是享受的。

美麗師奶,我和你相反,最怕是法庭的了。

堕天使,反省是很重要的,工作如此,生活、感情亦如此,沒有自我反省,人很難進步的。

無影則人,謝。

bobo,我沒跑教育,不過只是聽說較早前,曾有一篇報導,導致一些校長被請去教育局問話,之後,校長職工會是出於好意,叫校長們嚴守指示,所以他們才這樣做。

至於教育局公布的資料比外州少,也可能成績並不好看吧,省被人作比較,應該是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