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3, 2009

損友走了

8月,我一個很好的損友走了,30而立的她,要到吉隆坡重新新的生活,新的工作。

我少了一個用餐,購物的kaki,我跟阿毛說,以后我要常去吉隆坡找安琪拉,阿毛問:那我嘞?你不用理你老公了的咩。

安琪拉日后要在亮晶晶的鑽石界發展,在我們現在這個不老不年輕,輕熟女的年紀,無疑的是她人生的一個轉捩點,要轉變是需要勇氣。

成功的話,我果真望友成鳳,失敗的話,這也是人生的一個經驗,雖然是不捨得這個損友離我而去,我在想,阿毛不懂有沒在心裡偷偷暗笑。

阿毛是個愛吃醋的男人,有時候我和損友出去頻密,他竟然會說,我們不懂是不是去“磨豆腐,”所以有時阿毛的人是欠干的。

原本這幾天相約要出去,不過工作緾身,結果只能作罷。8月開始,真的就是要見個面也難了。

我記得安琪拉是我中學最喜歡欺負的朋友,那時長得像一粒大包的她,愛美愛面子十足,我經常就是喜歡在人前讓她出盡洋相,然后就會大大聲地取笑她,如果她跌倒,我更是 開心得當面指著她,哈哈大笑。

有些人天生就是幸災樂禍,專門喜歡看人出丑,出洋相,我就是這種人。

那時候翻她裙底瞧她內褲是穿什麼顏色,再激起她的怒氣追著來打,是我樂事一宗,無它,大包始終跑不過一條瘦竹竿。

長大之后,當然這幼稚行為那會還在做,而她最后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成大后更成了我工作天時的最佳用餐伙伴。

或許她不在,我花錢可能少了,這個對阿毛說來,是件大好事。

但是對我來說,卻是一件無聊的事,我喜歡花錢,沒人一起結伴花錢,多麼顯。

安琪拉,我現在唯一希望在你身上,記得我要一粒鑽石,鑽石和你都是一樣,有鑽石陪陪我,也可以的。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本来还满高兴我走了你还有点人性会伤心,但是损友这两个字实在咽不下口!!而也想借此机会向阿毛澄清其实真正的损友是他老婆!!
话说15年前要不是被那懒人洗了脑说人的寿命很短所以要把钱花光,或许我以成功在望,高高在上,所以每次看到银行存款我很感激她~从小到大都被她牵着走,还时常被骗礼物,小时候说要交换礼物结果用她的金牌送给我还说要永远替她保存,到现在那死金牌的模样还印在我脑海中!!用骗倒不如说是用逼的比较贴切。被打被踢以不再话下,最怕就是她要去比赛而我就成了她的人肉沙包!这还不打紧最怕就是她在班上一闷我根本不会好过。唉。。回想过去真是心酸。。
所以请问世人谁最损?? 如果世上还有正义请支持小女子一票!!

mayshy said...

呵呵,换个角度去想
这可能是你把版图扩大到KL来的机会
KL没什么东西,就是购物商场多
7-8月的megasales..
来访友和购物吧!:-)

懒人 said...

安琪拉,這世界是沒有正義的,若有正義的,我又怎會活這麼久,哈哈哈哈哈!

mayshy,這個購物版圖很可怕,我隨時傾家蕩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