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8, 2009

打破沙鍋問到底

做記者的職業病,總是打破沙鍋問到底。

這個病,我有,有時常不經意流露出來,就如,好朋友說她交了個男友,我就不必等她開口說,就會直接問,他幾歲,住那裡,做什麼工,交幾個女朋友,怎樣認識,可靠不可靠,人長得怎麼樣,家庭有多少個成員,薪水有多少。

有時連人家祖宗三代也問,包括父親是干什麼的,母親人好不好,兄弟姐妹多不多,有時還問到人家的身體健康,身材,興趣什麼,如同掃瞄器,掃瞄所有背景。

不過,有一次,我的確是被一名男同行給問到倒,甘拜下風。

話說一次ot,採訪一神廟組織的宴會節目,節目不是7點半準時開始,不過我已經準時入席。那地點是在神廟旁的空地。

結果從7點半開始忍尿的我,等到9點才開始有人致詞,實在忍不住,跟男同行拿了紙巾后,跑去用神廟后的廁所,結果看了裡內是平地,沒有蹲著也沒有坐著的馬桶,門又無法鎖得緊。

我沒法子,只好折返而回。沒一下子又坐在坐位,男同行覺得奇怪,為何我一下子又折返而回 ,因為他看到我幾乎是要尿衝腦,忍到受不了。

我假裝以廁所沒得鎖為由,所以還是沒小便,好心的男同行馬上說,陪我上廁所,在外幫我看水。

我說,不用,我忍,這個好心的男同行又說,不用忍,走,他站起來就想拉我上廁所。

我又說,不用,我忍。他就很奇怪為什麼我死不上廁所。

照理一般男性在這時候都不會再多發問,不過都說了,做記者的,一定是打破沙鍋問到底,更何況遇到一個好問的男記者。

結果,我實在頂不住男同行頭上的許多大問號,及他鍥而不捨的不斷問,以及他的滿腔熱心要拉我上廁所。

最后實在很無奈地告訴他,我是女人來經,而且是大血崩,在沒有馬桶的平地小便,一脫下褲子血就由往下滴滴流個不停,如果廁所內剛好沒有水可以沖走,那麼廁所內就是一大片的血跡,是很恐怖的畫面,再說,若用紙巾擦了血,教我紙巾往那裡丟。

所以我一望進廁所內部,就知道是不能在裡內小便,不方便來月經的女人小便。

雖然說,我是一個直腸子的女人,但是要這樣跟一個男人解說,女人來經上廁所的不便,我也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實在無法頂不住男同行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結果還是告訴了整個情形。

我也明白,男人沒做過女人,不完全能理解女人來月經時麻麻煩煩,所以偶爾也要幫他們開開窍。

怎樣,服了沒,記者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哈哈哈,不要問我,那男同行是誰,如果有分析及推理頭腦的同行,應該猜得到。

5 comments:

美麗師奶 said...

嘿嘿嘿嘿~~男人不明白女人的苦。就好象女人經痛他們認為是肚子痛一樣。

Julio Lee said...

傳統廟宇的理事通常都是男人居多,自然的,它所屬的廁所都是由男人來設計,然後建成。

所以不要怪它完全沒有女性觀點,因為廁所本身只為男人服務。

你寫出來是好事,讓更多的男人可以認識女人和男人使用廁所的方式那麼的不同。

以後,男人才會更加體貼。

啤酒花™_J said...

应该让他知道啦。或许这样他以后会更体会女人。:)

Anonymous said...

新合您广场3楼有间女厕里也装了男用尿盆不更令人费解????

吹不胀.

懒人 said...

美麗師奶,而且有些男人看到血,手腳都抖了囉。

julio,哈哈,寫到這樣白,太夠了吧!

啤酒花,哈哈,他會了。

吹不賬,那是給帶著兒子的媽媽用的,媽媽如廁時,兒子也要小便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