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5, 2010

兩公婆之間很少是沒有話題,我跟阿毛陪他父親也是我的家公到泰北,是屬於獎勵旅遊團,裡邊團員多數是老板,而我和阿毛則是沒錢的打工仔。

沒隔幾天,看有兩名團員身邊跟著泰妹,我們沒有驚訝,就像到芭達雅一樣,經常看到老外身旁有泰妹,是老外的包租女友。華裔女導遊說,老外的口味較特別,他們較喜歡肤色黝黑,身材小小隻的泰妹。

我認為理所當然,如果是包租女友,當然是一條龍服務,也包上床,不過在旁的阿毛則跟我爭論,說只是陪遊女友。為了找個明白,團中應該最多問題的我,是記者本性使然,跑去問女導遊,事實結果證明我是對的。

其實性工作者在每一個國家,都會有,只要有需求的地方就會出現她們的存在,她賣肉,他買肉,公平交易,所以我從不覺得這是一個大問題,只是我對她們的市價感到好奇,所以也順便問一問,叫1晚2500泰幣,相等馬幣250馬幣,我覺得價錢不便宜,轉個頭跟阿毛說,若以此計算,我的家用太便宜。

坦白說,見不少女人,我覺得泰妹真的很不錯,有不少是長得漂亮,而且她們說起話來,比我們同肤色的女人還要溫柔。

問問阿毛,若到現在還單身,會不會也叫陪睡,阿毛給了我的一個答案,我知他知。我讓他猜,那麼若是今天單身的我,到泰國一遊時也會不會叫隻鴨來嘗一嘗,以我的好奇個性,我倆的答案都是一致的。

我也想感受當個嫖客,不需親自咬一口,我想看他們跳艷舞,就像我喜歡看女人跳鋼管舞一樣,看看人家如何調情,搞熱氣氛, 不過男性工作者跟女性工作者有何不同,以男人與女人相比,后者一天無數次都無所謂,但男人精力及體力多數平均一天約一次來說,大約計算應該起碼一天接客一次至三四次,不過三四次來說,也很要命。

我認真計算,價錢應該不便宜。如果我至今還是單身,某天看到我在鴨店出現,不要驚訝,因為我有吃真的鴨肉外,不外就是採訪牛郎故事,以我這好奇愛問的性格,應該會挖掘到裡邊的精彩故事。當然,這都只是我想想而已。

2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你的家用,阿毛可以說不給就不給嗎?如果,我是說如果阿毛厭倦了你,他可以隨時換一個伴嗎?所以你的身價是不能跟那些包租女友相提並論。

懒人 said...

堕天使啊,不必太認真,我和阿毛都是說說笑。家用不可不給的啊!

話說回來,阿毛如果厭倦了我,換伴不換伴,真的是看他自己,誰也管不了。一紙婚姻並不是永遠的保證書,綁得了人,綁不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