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0, 2010

假仁假義

和我相熟的朋友,都深知我向來最討厭的是虛偽的人,越虛偽的人越令我反胃。

而在交友這一方面,偽君子肯定不是我名單內的朋友。我在擇友方面是相當挑剔,一旦發現此人是假仁假義,虛偽,我定逃之夭夭。

然而出來社會工作,免不了我們得面對這種人。即使我多不喜歡此人也好,也免不了得去面對這種人,但能少說話則少說話為妙。

這世界上,假仁假義的人很多,這種政治人物更是數之不盡。

我曾經碰過一名一直聲稱捍衛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藍眼yb,一回受到記者詢問有關他近來的服飾后,他發表了個人看法后,相信深夜難眠,覺得此新聞一登會對他不利,所以隔日,他竟然打電話來報館要求不要刊登他的新聞, 並還拿其他報館來說賣他人情,要求不登他新聞。然而要知道,我非容易妥協,或喜歡人情四處賣的人,最終被我拒絕。

在此事上,使原本在我眼中獲得佳分的他,頓時對他大打折扣。但這只是其中一類型虛偽的政治人物,更奸詐比他更虛偽,更加假仁假義大有人存在,而且還常常見報。

我不喜歡說假話,坦白說,最不想做的就是說假話這事,曾經有一名自信心爆到101的朋友,很喜歡問我她穿的衣服,買的鞋子,弄得頭髮好看不好看,在個人主觀性的眼光來說,我是覺得不好看且帶土,但對于兩粒帶著滿懷期待等著聽贊美的眼睛來說,說出實話的確是過于殘忍,但說假話又難過自己那一關,最終惟有逼著自己,扯開話題,轉移視線。

所以說,若我真的說出贊美的話,確是真的來自心底話,若朋友穿得好看、漂亮,不用問,我也會不禁嘩然贊美對方。

也是因為這種個性,我很難去做婆懒叭的事,因為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漂亮就是漂亮,丑就是丑。有些人可能覺得婆婆懒叭沒什麼不大了,其實沒婆懒叭也一樣沒什麼大不了。

即使今天位置不一樣,我也不是換了位置換了頭腦之人,我不喜歡婆懒叭,所以也不會喜歡有人對我婆懒叭,我沒有懒叭,也真的不需要。

這些年來,我經歷了許多,人是不斷的成長,誰是真心誰是假仁假義,我一直從環境中學習成長,人心人性看得透徹。

曾經我在不同位置,受到的遭遇,歷歷在目,我更是引以為鑒。我沒有反擊並不代表我忘記過去,但也不要以為我還是當年受人欺負,幼稚無知的小女子,假仁假義這一招太濫,真的惹我反感。。。

2 comments:

Edward Pak said...

被人玩弄 心情很不好受 真心對人換來的又是假仁假義 原來還不是假面具一大堆

Edward Pak said...

被人玩弄 心情很不好受 真心對人換來的又是假仁假義 原來還不是假面具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