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4, 2012

另一半

那一天,去探望同事,他說,他是忍了4天后才甘願去看醫生。我說,我明白,我們都希望他像以前一樣,健健康康。

每一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對生存的價值觀稍微有所改變,是在結婚之后,當決定讓阿毛糾纏我接下來日子。

在還沒做記者前,我很小的時候就對生死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那時候,我把及时享樂這觀念傳給了安琪拉。后話是她比我實践得更出色,欠下卡債4萬多。

在沒有阿毛以前,在當記者之后,其實採訪死亡案件不少。有時候,我也會想,以后自己會是怎麼一個情況下離開這世界,是意外嗎?是患病嗎?其實我都不想,意外死像不好,患病則受盡病魔折騰,痛在自己身。

暴斃,猝死,這其實是最快走的方式。或者像我父親,進醫院不到24小時就離開。我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當你有另一半后,當你自己的身體出狀況后,情況已經不一樣。

嗯,其實我們自己是不怕有病,怕的是給另一半知道,因為他會擔心,他會亂想。

有時候,我們是很自私,我們想要對方活下來,但身體受到折磨的是他們。其實他們覺得此生已經過得很好了,吃得飽,睡得好,上天現在要我們走,就走吧!不要拖拖拉拉的。但是另一半,身邊的親人朋友則要我們活久久。

那要不要接受治療呢?沒有法子,像阿毛說的,結婚之后,我的身體有一半是他的,所以即使要穿得暴露,也有一半奶子是他的。

我們很多時候想得潚洒,但那應該是單身的時候,當把自己這一生給了另一個人,讓另一個人成 了另一半時,發生什麼事都得想后果。

醫不醫病,接受不接受治療,不再是自己說了算。

另一半在我們簽下結婚證書后,他也有話事權。

2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嗯……我不認同我老婆擁有我身體的一半。當然有了伴侶以後,在任何重大決定前,我會照顧她的感受,但是決定權最後在我手裏。互相尊重是應該的,但是保持自我一樣重要。

angela lee said...

你是我这—生中的损友! 安琪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