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07

原來靈感這東西真的會跑掉,剛才原本想寫有關衣櫃的文章,但是阿毛要用電腦,所以就走開,結果現在坐在電腦前,卻沒有靈感寫下去........

轉個頭去兇阿毛,叫他快去沖涼,不然要扁他。之前已經催他沖涼,但他這人喜歡拖和摸,而且是一拖再拖。

他說,怎麼我和我家人都這麼兇,像剛才去爸家,他看到我哥哥拿著藤條大聲兇孩子,叫他們最好把屁股貼在地上,不然要打他們。而我兇起來的模樣也跟哥一樣。

其實,這還算好了,以前我哥兇我的模樣他沒見識過,是非常可怕,一幅想要打死人的模樣,而我這樣兇的性格也是這樣訓練出來的。

不兇不行,會被欺負到半死,以前當過哥的沙包,要知道要保護自己,兇是必要的武器,至少對我來說,這是需要的。

我記得有次和哥打架到很嚴重時候,我們是動刀,但沒有互斬對方,還有一點點的理智在控制,否則我們早就出了新聞頭條。

我倆打起架來很非常的兇狠,讀書時期哥的朋友見識過,所以他們鮮少招惹我,因為他們知道我是恰平平的女孩,即使哥的朋友對我有意思,也不敢開口向我表白。試問誰敢跟兇女孩開口,他也不能擔保,我一開口就不干他。

而我也不能擔保自己,他在開口表白后我不干他,而我也的確曾經干過追求者,直接讓他們知難而退,一了白了,省口水。

坦白說,今天的兇已成為在外保護自己的衣裳,我也是不會容許自己被人欺負,但話說前頭,我也不會去欺負別人,沒有這個必要。

阿毛常說,我有一張很串很兇的模樣,有時我瞪著他時,他也會怕。其實他也不需要怕,因為我只是兇,不至於不講理會打人,最多也是干人而已。

我問阿毛,即然知道我兇為何還是要和我在一起,他說,你甭管我。

我想了想,或許他喜歡被虐待,而我也可以扮演虐待人的角色,玩sm,哈哈哈哈哈哈!這一句是開玩笑的啦!我也有溫柔的時候,只是沒人知道而已,阿毛知道的,偶爾我還是會扮小鳥的。

女人其實和男人一樣,該硬時就要硬,該軟時也該軟。明白了嗎?哈哈哈哈哈!

他說,以後若我們有了孩子,我不可以兇惡對待孩子,其實他不用說,我心裡有數要扮演著一個怎樣的媽媽,一個不會讓孩子爬上頭小便的媽媽。

4 comments:

g said...

会对人凶,可能是懒人妳的性格比较直率。g不怕凶女人,可是比较怕有手段的女人。

堕落掌橱 said...

介绍你来吉隆坡的wet wet shop, 里面很多SM 用具, 你和毛人定能痛的快乐!

路人甲 said...

SM完了,会帮对方擦药膏吗?

懒人 said...

g,不只你怕有手段的女人,有手段的男人一樣 很可怕。

掌櫥,我說說而已啦!我想,不用工具也可以玩sm的吧!

路人甲,好久不見,擦藥膏,我想擦風油會更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