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08

佛都有火

最近究竟記者得罪什麼衰神了,三番四次要遇上腦袋長在屁股上的人。

不久后,同事去pisa採訪節目最離譜,主辦單位硬不要讓媒體入場,硬要他們一起站在門口迎接首長林冠英,原因應該沒有其他,就是要顯示人多,讓vip覺得他們的熱情。

但很離譜的是硬要媒體充當這些背景,結果大伙都感到非常不滿,還好不是我,我實在沒有這麼好脾氣,應該會氣到七孔出煙,難以想象會發生什麼事。

只是想不到剛才去宏願開放大學,採訪“2008衛塞國際電影節推展禮”,原以為採訪宗教節目,是會讓人心靜詳和,但也被一個沒有腦袋的女接待員,挑起發怒的神經線。

話說,我到現場后看到3個同行坐在第一排記者席,其中一同行小雨說,沒有位置了,他們只給3個位置,我也不用緊,剛好這時有一個和諧可親的男招待走過來說,指著第二排,注明法師的位置,對我說,記者可以坐下,因為沒有這麼多法師出席。

我問說可以嗎?他說可以,還開玩笑說,你可以偽裝有髮法師啊!而我也就放心坐下, 之后離席跑去拿講稿。

隨后,和另一個剛抵步的同行走到我的位置坐下,這時一名女招待走過來說,請你離開,這是給法師坐的位置。

當時我也沒有生氣,也想要站起來,我也尊重法師及宗教師的,但我向對方解釋會坐下來的原因時,對方不聽,態度很強硬,我再試圖解釋第二次,讓對方瞭解不是我自把自為坐下時,她的態度很不好,一直打斷我的話。

最肚懒的事來了,她臉黑黑,語氣不好,直接指著貼著椅子法師位置的貼紙說,你沒有看到嗎?這是法師的位置,那表情就像是說我瞎了眼。

哇,真她媽的,老娘真要發火時,同行正要去問許子根一些課題,所以我就丟下下這個沒有腦子的女招待,跑去工作。

后來同行在訪問許子根時,為我開路讓我投訴,因為當時籌委會主席就坐在許子根的旁邊,而主席也有向我道歉,並叫其他人安排我位置。我明白這不關籌委會的事,我是非常不滿沒有腦子的女招待,但沒怪籌委會。

我只是不明白,為何那女招待要以這種沒有禮貌來招待客人呢?又是你們邀請我們來採訪的,又為何認為我硬要坐在法師位置不走呢?我又不是想做法師,那張椅子又不是鑲金的,我怎會死賴不走呢?還有當時那整排只坐了3個法師,即使我屁股只粘一下椅子,也不至於要看你的臉色吧!

后來事實證明,電影開始后,那整排只坐了3名法師。如果那不是一個宗教節目,我想我應該會鳥盡那女招待,這種待人態度,連最基本的人與人的尊重也不懂,當我剛才一邊打著籌委會主席的演講稿時,覺得真可笑,做為佛教團體一員的女招待,卻不懂什麼叫做尊重,大愛及包容,實在有夠可悲。

后來在外面時,小雨,cool down!cool down!我說啊!佛都有火這句話,佛都有火了,更可況是我。還好后來,小雨說了不少阿英迷的笑話,娛樂了我的心情。

不過,這比我上司來得搞笑,打電話向我拿安華助理沈志勤州議員的手機號碼,問他為什麼,他說,安華被指雞姦其助理。

真夠力,那不就是是助理就逃不了嫌疑,這是開玩笑的啦!新聞寫是巫裔助理,我聽說都不信,難道指控的人不會反抗嗎?看了新聞寫,還被插了多達8次,如果不想被插,1次就把對方告上庭了,還要待8次,開玩笑。

2 comments:

無影則人 said...

你快踏入29大關了,不要這麼勞氣,人更易老。

就當給佛祖一點臉啦。佛祖會知道的。

Anonymous said...

這個故事就如我在penevent遇到的一位職員 ,拿著那個寫著'VIP"的牌子對我們說,你沒有看到寫VIP嗎﹖
後來向前YB投訴時,又換了另一張臉孔,奉承的死樣兒。
於是﹐ 每一次在pisa看到他,我都會和同行“分享”。
最好玩的是,我竟然發現他原來是民政黨黨員。。
他要栽在我手上了/
世上有2種人得罪不得,記者和女人/
他偏偏同樣時間得罪了這2個﹗

y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