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那一夜

雲清回來,我也逐漸恢復元氣。

那一夜無法入眠,第一次為了一個女人而失眠。

那一夜也有女人為雲清流淚,我跟小雨打趣說,你應該從未為男人流過淚,第一次卻獻給了阿清。

那一夜阿清經歷18小時被扣留,我們這一批同樣和她在新聞線上作戰的同行,雖然是一個在警察局外,一個在警察局內,但是大家都是同一顆心,同樣的心情都難過。

那一夜我無話好說,一邊擔憂雲清,一邊要採訪新聞,基本上說整個頭腦都是緊繃的,直到了隔天,傳來說警方會放人。

小雨和同事雅雅擔心阿清而失控落淚,當雅雅問林冠英過去林冠英被扣留的情況時,他說了句絕不好受后,她的眼淚流得更多。

只是我想不到,我那有時令人抓狂的同事賢人,竟然把這些也報導出來。原本他問我要不要把她們擔心到哭的新聞寫出來,我說可以,但想不到他詳盡的報導出來,連她們兩人的名字都寫了出來。實在是不知是好氣還是好笑。

這個還不絕,林冠英跟我們說,雲清有吃到兩粒包時,阿賢人竟然打電話問我,阿清吃下兩粒什麼包時,哇拷,我差點要抓狂。對於他認真報導的態度,我簡直是拜他為神。

那一夜,我也想在部落格寫出整個情況,但是那一夜,躺在床上,我根本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因為我不知道阿清會被帶去那裡,那心情是忐忑不安,焦慮的,想了很多很多的可能性。

我跟小雨他們說,這是一條長遠的抗戰路,所以我們不可以倒,不容易倒,更要冷靜看待接下來的變化。

那一夜也有不少人傳訊給我,但我實在無法也沒空回復,除了手機電池有限外,我也在採訪新聞。

那一夜,不斷有人問阿末有沒有被捉,有人傳訊來,為什麼不捉阿末捉雲清,我沒有時間回覆,不管怎樣,我還是反對ISA這法令,不管捉的是誰還是阿末都好。

這是未經過審訊就可以逮捕人的殘忍法令,都不該用在任何人的身上。

賽哈密說,捉雲清是因為她的生命受到威脅,但是要保護雲清應該不是援引ISA吧!把情況搞得更糟糕,引爆更多的情緒,警方要保護雲清安危應該用其他方式。

雖然馬華民政聲援雲清,不過我更希望他們認同廢除ISA,否則說再多的話,都是廢話。 之前寫錯,寫他們反對ISA,至目前為止,看到的是他們聲援雲清,而非認同廢除ISA。

不管怎樣,我還是希望大家要控制情緒,這一連串的動作背后的議程還是動機,我們都不清楚,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大家都要冷靜,不要情緒化,不要以種族角度來看事情,這世界上什麼懒叫人都會有,出現這樣一個阿末不出奇,我們要自我控制,不要被他人借機開刀,把所有罪名推給我們,切記!切記!

6 comments:

美麗師奶 said...

因為ISA,新聞自由在912當天死了。

小蚊子 said...

大马从来都没有新闻自由的啦。。

Anonymous said...

其实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类似天地不容的笨法令,人民的力量到底能有多大?我记得以前911事件发生后约有一年的时间,在澳洲的警察随便闯入回教家庭然后把全家带回lokap,实在是令人咬牙切齿!当地的新闻和非政府组织都声援回教徒,那时我也才了解先进国家的制度虽然比马来西亚完美,可是也有那些执行人渣滥用法令,心疼啊~

Teng-Yong said...

懶人,

我會支持你的!

ky_sky said...

那天在威中警局外看了阿清红红的眼睛与鼻子,煞是心酸。
恶法一天不除,也不懂谁会是下一个被“保护”的……

懒人 said...

美麗師奶,ISA和新聞自由還不怎擔心,我擔心的是更嚴重的事。

小蚊子,本來如此。

匿名者,人民力量能有多大,是我們想像無法得到。

teng-yong,謝謝你!

ky_sky,問題是馬華和民政會不會內部爭取?多數只敢帶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