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6, 2009

人在怡保

前天傍晚上司通知說特派到怡保支援,隔天一早630就膽粗粗地一人駕車,沒拿地圖就往怡保方向駛去。

當然事先有問上司怎樣去,也相信他所說的話,只是行駛很久不見有他所說的地標,迷路了,幸好怡保主任告知怎麼走,總算抵步了。

在更換衣服后就開工,上午在報館當槍手,下午到行宮等首相,怎知原來怡保從除夕開始至今,每晚都下雨,結果等首相過程,撐著雨傘坐在路邊等,等到運動鞋濕透了,就只是紀錄他進入行宮的時間。

這裡情況混亂嗎?是有點混亂,不過我沒到暴動地點,是忙著一個不要下台,一個要上台的州政府而忙。

經濟不景,霹州政局不穩定,還好我不是這裡的選民,不然就干他們干到他們屁股都開花。

嗯,這裡同事很熱情,約我這檳城人晚上出去溜,只是今天忙了一整天,腦袋累了,所以推拒她們好意,希望在回檳城前,能和他們去吃好的一餐。

還發現一個奇怪顯象,原來北馬一帶本報女主任名字都有一個愛,檳城愛卿、吉打愛娣,怡保愛然,看來若是有人要做主任,名字中有得愛才行。哈哈!說笑的啦,很冷吧!

其實來這裡沒有問題,問題是今早一出門就碰見瘋女人,而且是糾纏不清那種,結果被她威脅給了10多令吉。

天啊!像我這樣兇的人也怕瘋人,也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瘋人傷人沒罪,若我打她,可能有罪。

話說今早在酒店前停放的車旁換鞋子,一時大意沒留意身后,結果她一衝上來就堵住車門要10令吉。

我拒絕了她,她態度強硬,我只好騙她會給,讓我關了車門,她用身子逼近我,拉著我的手不放手,看她瘋人的模樣,把嘴唇畫得大大,頭髮像包租婆,身穿睡衣。

就以為算了,瘋人也可憐,給了她幾令吉,怎知她還不放手,說我車牌是檳城人,硬說看到我錢包內有很多錢,還是堅持要十令吉。

我也不想與她糾纏不清,就給她十令吉要拿回幾令吉,怎知她進一步更過份說,要再8令吉買一包米給孩子。

把我弄得肚懒了,打她又不是,推開她她又粘著我,在半推開半快步走進酒店后,她不敢進入酒店,之后就離開。

真倒楣,七早八早就見瘋子的巫裔女人。這就是在怡保遇到瘋人的經驗,不要也罷。

在這裡果真是見證變天,不過變天也沒用,以現在國陣及民聯的同等數議席,日后不排除還會再變天。

夠力了,一個要報復倪氏兄弟的許月鳳,把一個霹靂州搞得天昏地暗,有人說她與倪氏兄弟恩怨太深,黨內被阻上位,沒得做行政議員,即使做副議長也沒有官車,獲得的撥款是最少,即使要拿撥款也要像做乞丐般要乞討,倪氏也當面跟她說要鏟除她,下屆不會再讓她上陣。

所以有人說,這是她最后一次做議員,她自己也不打算做議員,也有傳說,她至少拿到2000至2500萬令吉,還有房子還有做行政議員,這是支持國陣的條件。

不過這些都是傳言,行動黨內內部情況若是再不改變,遲早都是自己害死自己。

不管許月鳳的用意何在,我都不認同她以報復心態讓霹州政局陷入不穩定的狀態,她在這事件中扮演了關鍵性人物,對付行動黨不用緊,但是卻辜負了選民,現在這一步棋,讓霹州政權易手變天,政局不稳定,要有外資來投資也難。

許月鳳這名字,可真是遺臭萬年,即使之前或之后她做了任何努力,都自己毀了,看來今年年尾報刊年度風雲人物她拿定了。

買了十件紙內褲,告訴自己,用完這十件就是我的回家日,不過,看來很難了,至少下週二后,才能回家。

7 comments:

jianglong said...

不要再變天了,會做死我們的.

Anonymous said...

你给人威胁给钱?!哈,笑死我也!笑哈哈!TKM

Khai Suan said...

報更多好料給我們聽,這個故事精彩。

蝎紫 said...

记得去吃芽菜鸡。。。

美麗師奶 said...

嘿嘿,我應該在今天的報紙里看到你。大大墨鏡的那個。

木子 said...

节哀保重。

Khai Suan said...

你竟然改成勤人網了?
是人改了,還是網名改吧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