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05, 2009

走出悲傷

那一天,遇到前同行,才知道她母親在新年期間時,離開人世,比我爸早走6天。

她說,到了現在,還是很傷心,而她父親在母親離世后,現在還是一樣傷心,在家拿著母親的照片,一直對著照片說話。

她告訴了我說,我父親離世,所以她知道只有失去至親的朋友,才會瞭解那種痛。

我聽后心裡明白她所說的,但還是勸她別把一臉的悲傷在家裡顯露出來,她痛,她爸爸更痛;她傷,她爸爸更傷心,家裡怎樣都需要有一個堅強的人,支撐著。

有時候,堅強的角色並不是我們所想要扮演的角色,但是環境並不會讓我們有所選擇的餘地。

在那之前,前一陣子的一個晚上(在77之前),我也是很想念我爸,臨睡前跟阿毛這麼說。

晚上我再次夢見我爸,這是第二次。夢見他在五條路公公的家,炒菜烹飪給我和好友們一起享用,阿姐也在夢境裡幫忙捧菜。

夢裡的爸比往生前還要年輕,滿臉通紅的,我問爸,公公怎樣了,他去那裡了。爸說,他走了,我意會爸所說的走,就是去投胎了。后來又問他婆婆在那裡,卻忘了他給的答案。

兩次的夢境,父親都讓我知道他過得很好,或許是這樣,我從悲傷中慢慢走了出來。

只有失去親人,才會瞭解心中的痛。我明白。針不刺到肉,是不會感覺痛。

調回檳城工作的同行,在年前或是兩年前,剛結婚一個月的丈夫在工作崗位上去世,她丈夫也是記者。那時我無意中看到這新聞時很震驚,后來聽說她無法工作,崩潰了,一次次回到工作后,一次次地崩潰。

后來她調回檳城工作,記得以前的她,是個開朗女孩,有時候還會捉弄YB。

第一次和她同節目時,看到的是她的白髮,我明白,我爸去世時,我也很多頭髮變白。

她沒和任何人打招呼,不笑也不說話,感覺就像是行屍走肉,看了也心酸,雖然彼此交情並不深。

后來數次見到她后,開始見到她臉上恢復血色,有說話,也有開點玩笑,再后來,發現她至少有收拾過外表再出門,有點欣慰。

我想,每個人這一生中,都會遇到離離合合的事,親人,朋友,慢慢地離開人世,當然可能自己是早走的一個。

有人離開,也會有人來到這世界。

人生不就是那麼樣,張開眼睛,閉上眼睛,做好做壞想笑想哭,都是受自己心念影響,沒人能操作自己的心念,只有自己。

我是走出了悲傷,雖然有時還會沈靜下來想想我的父親,父親是伴隨我一輩子的親人,即使他和我在不同的空間。

我無法影響前同行的情緒,操作她的心念。

我只知道為人父母的,即使不在人世后,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可以開心,健康生活的,我在做著我父親想我做的事,如同以后一天,我突然走了,我也希望阿毛或是我以后的孩子,在擦乾眼淚后,走出悲傷,可以開心,健康的生活。

13 comments:

.亮 said...

你的文风转了,文字读得我更有感觉。少了堵烂辛辣,多了人情味。

angelol said...

之前公公去世
姑姑也是发梦见到一些很真实的情景
她说那天发梦听到念佛的声音,然后看到很多人红袍袈裟,托起公公向天飞去。。。

有时也不需要太过难过,只要亲人在极乐净土得到安宁那么就很好了。。。
平时多念经,为家人齐福,那么家人生活就会很好

五蕴皆空,度一切苦难
南无阿隬陀佛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said...

你的文风确实是转型了,少了泼辣的性格,多了些感性,这是不是成长的一个过程?不过无论如何,真是不错的转型!

啤酒花™_J said...

很好的一件事。我想感觉很好,是因为感觉到你走出悲伤。

飛燕@心事 said...

我之前就告訴了老公,以後我不在了,為了老後不孤單,他可以另外找伴,我只希望他沒有我,一樣可以快樂的活著。

生與死,的確是一體的,一旦出生,就會有死別,它只是讓我們了解人生的意義,好好珍惜活著的時間,積福修善。

little prince's mummy said...

可以走出悲伤,是一件好事!

mayshy said...

离去的人,其实都希望在世的不要太伤悲,可以好好的过。善待自己,活得更好,其实就是对离去的人最好的回报。

kaygoh said...

几年前我爸去世后,我也突然多了很多白头发。。。

kaygoh said...

"有時候,堅強的角色並不是我們所想要扮演的角色,但是環境並不會讓我們有所選擇的餘地。"---〉对于这番话,我有很深的认同感。

Elizebeth D.L. said...

我父亲去年也是走得很突然,突然得让我们不知所措。所以我很明白你和你朋友的心情。父亲刚走不久的那几个月,我只要一静下来就会想起当时医院的一切一切,想如果我怎么样怎么样,父亲会不会好过一点?想我们说的话,他在昏迷状态下会不会听到?想我们看到他掉的眼泪究竟是眼泪还是只是普通的水份?想如果他知道他会这样昏迷,他会不会有很多事情会交待给我们?会不会说“我爱你们”?会不会抱紧我们...想到这里,我又禁不住感到很伤心。妈妈伤心了好久好久,最近才好一点(已经事隔8个月了)。有一阵子,我都不敢打电话给她,因为她一定会哭,然后我会很难过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

父亲走后,有好多他的学生(他是教授)和同事来送行,这更让我感到伤心。这样好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早走。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好人多数都早死,坏人倒很长命的(我身边的很多坏人,真的都很长命)。

事后,我有事没事都会跟老公说“如果你爱我,你一定要让我先走”我不是开玩笑的,我真的经不起这种亲人生离死别,太痛苦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么多,可能大家都没了父亲,你写的东西我特别能有感受...

懒人 said...

亮,我想文風轉,可能也是心境的轉變。

angelol,其實我不是佛教徒,都不唸經,只是想,父親應該會喜歡我這樣做,所以以這種方式傳達給他。

v,每一個人若經歷過大起大落的事件,心境都會轉變,而我的確又從這一次轉變中成長。

啤酒花,little prince's mummy ,謝謝你們。

燕,你第一段話,就是我跟你的好同事也這麼說的。

mayshy,說得對。

kaygoh,我想,你應該了解我的心情。我們都在不同時間經歷過。

Elizebeth D.L.,喪父之痛的確是很難形容,我也不會說。

贾惟 said...

文风真的变得很不一样,变得跟当初吸引我上来的味道不同了,可是还是那么喜欢读你的贴文,也许是喜欢懒人,就不会计较有没有变勤人、还有没有泼辣、文风转成怎样。。。就是喜欢你的全部,包括转变。。。

其实,除了亲人的离逝,会不会也因为“实质上”快成为毛太了?

Anonymous said...

祖母与叔叔同一天去世。
有那么一段的时间,我夜夜梦到祖母。
但我谁都没有说。

直到去年吧,这个梦才消失。
y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