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1, 2009

好多,記不起來了

我不再說認識的人,有十幾個已經走了,好像真的越來越多人走了。

一個很熱愛《南洋商報》的前報人顏當泉,也是我學院的老師走了,走得很快。

在忙碌的工作中,我幾乎就忘記曾經有這一位老師的存在,直到接獲同學的短訊。

很多,我記不起來,我記不起來他曾在學院裡教過的東西,我只知道從沒有一個人像他這麼熱愛商報。

我也隱約記起一回上課時,忘了顏老師在談起什麼課題時,一時感性的說話哽咽,當時全班同學突然鴉雀無聲,靜靜地等待他恢復情緒。

那一幕,我記得。

不過,我最多只記得的也是那一幕,因為那一幕,我是清醒的,因為我很少在上課時間清醒過。

是的,我多數在睡覺,我就不懂我這個人最愛就是在上課時睡覺,很自然的,只要是有人說話,我的眼皮情不自禁地就掉下來。

不要問我為什麼,可能是習慣,可能是兼職關係,所以頂不順累了,也可能是炎熱的天氣,冷氣機的作怪。

人生,就是這樣,每一個遇到,接觸的人,都是我們的過客,時間一到,他們就走了,衣袖也不需揮一揮。

我的記憶好像退化得特別快,我到底還能記得些什麼,我的父親,我還記得。

我的同學,不管是中學還是學院,我有記得,不過記得的只是熟絡的同學,其他的真的記不起來了。

追求過我的男孩,我記不起來,除了一個是puppy love,一個拍散拖的一隻豬,不過我記不起來那隻豬叫什麼名字。

比較搞笑的是,一個曾經追求我蠻久,曾經拖過我的手的男孩,曾經我和他一起吃過無數次宵夜的男孩,叫什麼名字,在之后數次遇上,當他叫我的名字時,我擠破腦袋卻始終無法記得起他的名字,只能偽裝地哦,啊,是,這樣的打個交道。

甚至到了今天,我嘗試讓自己想起這個人的名字,但是我真的記不起來了。我的記憶,確實是退化得厲害。

7 comments:

落花先生 said...

缘分到了尽头就会离开。。。

再见理想...... said...

那个人不是我。

懒人 said...

落花先生,是的。

再見理想,你這懒叫郎,我記得啦。

piew said...

阿毛的姓名妳记得吼?

ahkheng said...

我还记得有一天上课,不懂讲到什么课题了,
老师竟然在班上和我们聊起肛交,羞啦。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said...

人生真的很无常,很多时候我们都在等待着不知道是否会到来的明天!愿大家都珍惜眼前人!

懒人 said...

piew,老公的姓現在還記得。

ahkheng,哈哈哈,我們也有,不過不是他說的,是其他來授課的人。

v,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