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02, 2007

政治乞丐

反對黨說得好,人民是政治乞丐,最直接說法是他們要糖就給他糖,要錢就給他們錢。 

最近很多跡象讓人感覺大選仿佛就要到來,連麻滑也到我們小小辦公室,送了十五盒盧柑(過去都沒有),一些平時愛擺臭臉的高官,也會嬉皮笑臉迎人。 

雖然近年來,污桶掀起了很多令向來溫馴的華人都忍不住要發飆的課題,然而在接近大選時,他們又懂得捉拿華人易哄的心態,給他們一些好處,讓華人不到兩三下,就忘記他們的祖宗三代。

前天一家獨中董事總務致詞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獨中並不是說政治人物偶爾給些許的撥款就草草了事,完全不理會獨中的發展,我們要的是教育制度上的公平對待,同等地位。” 

很多時候,華人以為政府給撥款給華小,或修路提高社區,就是天賜給他們最大的禮物,問題是他們還是一味天真相信兩大華基政黨與污桶串通的謊言,默默支持猓震。

我不敢說,這些華人議員完全沒有對華人有做出貢獻,他們也有幫過不少華人,但這是他們作為人民代議員所應該做的事,我不認為要像神一樣來感激他們,燒銀紙給他們。

國家獨立50年,他們加入猓震沒有50年,應該也有幾10年的時間,但他們依舊無法提高華人公民地位,讓我們面對固打制、新經濟政策,甚至不理華人應該享有的福利,還有許多、許多,最基本的華人堡壘─華校發展,也無法讓它湧入國家教育主流內。

我沒眼看,即使給這些華人議員做了部長、教育部副部長也沒懒用,因為他們什麼事情也干不來。

我想,只要污桶打一個噴嚏,他們馬上跑上前去送面巾,這個三支腳的動作最令人作嘔,而不幸又常令我看到。

尤其是老馬敵人來檳城時,豆芽根棒三支腳得最厲害。不只這樣,豆芽根和他的好朋友丁字褲,嚴重到對馬來報、英文報哈巴彎腰,就是為了要他們多在新聞美言他們幾句,好讓污桶有看到狗也有在為主人做工。

做高官的尊嚴到了這種差不多要典當的地步,叫我們又怎敢對於他們寄予厚望。

50年來,他們沒干什麼好事,因為我用腳毛也想不出來。 有請糾正我。

不給增建華文中學,結果很多華小生擠不入華文中學,最後進了國中又因為語言不通,成績降落,有不少的華人子弟輟學,最後這些人跑去了那裡,有腳踏實地做工還好,一些卻因為無知被人利用犯罪,造成社會問題。

試問,這又是誰的錯,除了他們父母的錯,最大因素不就是教育的錯,政府的錯,麻滑的錯、鳴震的錯,誰叫他們沒有為華人爭取應享有的福利。

坦白說,我不屬於種族偏激的人,我追求的也是各族人民也應該享有公平地位及對待,對需要幫助的人,是應該不分種族的幫。

但幫歸幫,沒理由要他們繼續成為軟骨蛇,讓他們繼續成為乞丐,討東討西,令人神憎鬼厭,更令討厭的是我們華人的自己人,也在做幫兇,所以罵到最後還是罵自己華人。

寫完這一篇,我又準備去洗乾淨自己的八月十五,學習怎麼吃咖哩飯。掌櫥說我怪懒,想想,我的確很怪懒。

25 comments:

g said...

今年不管怎樣,我是投定反方向了,原因是不想他們嬴*太多了自大。要讓他們知道,人民開始對他們不滿了。

*預算中他們還是會贏的。

阿祥 said...

未入牢之前可否展示一下你的纹身?

沉默的羔羊 said...

这篇写的绝,简直大快人心,我撑硬你!

海龟 said...

韦小宝当年不是好人,不是英雄,贪财又贪色;但他从来没有做出卖自己民族的事,没有做汉奸。蚂猾真的没卵巴,宁愿投韦小宝,也不投蜾震。

gondolier said...

那些是糖果吗?

corinne said...

我还没投过票,不过绝不会投带有强烈种族意识的政党!我们身在多元种族的国家,可以有民族坚持但不该偏激,极端。支持这种政党简直是自找种族灭亡。
我都抱着眼不见为净的态度,前几天看报纸就边看边骂,政客说出来的话真的不用钱的,兑现与否并不重要,反正到时候自有另一说法来自圆其说!
还好我是比较年轻也比较不理政治的新一代,不然我应该也会我那几个表姐表哥那样,因为在十几年前搞反对示威游行,通通捉去吃了十几年的免费皇家饭。

何人可 said...

曾經很認真的跑去郵政局想登記為選民。每一次去,不是系統有問題,就是Form habis。我在想是不是他們故意不讓華人投票?故意弄到你懶得去註冊。

可能我想太多了,但是卻是因為這樣子,很多人就放棄投票...

到今天還是不明白,為甚麼我國不能把足齡的國民自動為選民,選區就是身分證上的地址(若有更改才前往SPR更改),不投票就是違反國民義務。

鎗人 said...

懶人! 我挺妳!

Jen said...

写得太好了,懒人果然是吃这行饭的。看了的确大快人心,华人的确应该省思,到底我们这个民族追求的是什么,还要委屈求全多久呢?

鸟 said...

这篇厉害啊!这样“麻滑”“污桶”喷法不用担心会直惹不必要的麻烦。转得棒呵!

胡狼 said...

狼对政治也很懒,是嘟懒的懒,所以很少去理,去留意,终觉得他们都是一窝豺狼,无所事事,不知所谓,官官相卫,刮了民脂民膏中饱私囊,一群不事生产的寄生屎虫

不好意思,狼失控了

鳥 said...

所以老馬曾經說過:"其實你們華人有一天也可以當首相啊!問題是在你有了權勢之後,能如何建設性的治國有方?"

後現代的大馬華人豐衣足食了,尤其上位者為保住金飯碗,哪還有骨氣仗義冒險爭取平等哦?!? ......

Teng-Yong said...

我没时间说太多。总之投猪投狗都不要会投果郑。

看看我们教育部长最近说什么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告诉我马来西亚教育大蓝图要建几间华小,什么时候建,建在哪里就够了。

http://www.themerdekareview.com/news.php?n=3568

木子 said...

好好好~一针见血~看得我大快人心~

华人,还要酱走下去吗?

Teng-Yong said...

木子,

“华人,还要酱走下去吗?” 没办法,民智未开,我们也只能尽量用文字去影响大众了。

Anonymous said...

"所以老馬曾經說過:"其實你們華人有一天也可以當首相啊!" 還不是講給你們懶巴爽!

钪凯 said...

曾经活跃于政党的我,后来放弃了。

因为我看到了腐败和贪婪。

1046 said...

不是先喝咖啡吗?那有直接吃咖哩的。

Anonymous said...

大家不要太情緒化了,現任政府其實一直在努力作事,反對黨有時候只是嘩眾取寵,別被反對黨誤導,請用“心”投票吧,不要人云亦云,“似正非正”,“似反非反”啊!

年輕一族的國陣忠堅支持者上。

badseeds said...

至古以来华人对本身族群利益的视角并不太重视,但求“安居乐业”,“入乡随俗”,甚至放弃自己民族的文化语言也在所不惜,出卖尊严,哈几个巴算得了什么??一味把票投于反方,消减麻滑鳴震在猓震的实力(原本也无什实力可言… 哎…), 对华人族群也没什利益吧?这也许是污桶最想看到的局面… 沒懒用的华人该是时候反省反省了…

再见理想...... said...

你这样也叫怪烂?

要就做点大事出来....

凭你在这边发表伟论的壮举,也想人家来办你?

懒人 said...

g,不錯的想法。預算也和我一樣。

阿祥,你最鳥,紋身懒得叫人拍啦。

沉默的羔羊,還好你不是寫“硬”撐我,哈哈哈哈哈!

海龜,韋小寶當年也是極端一份子。

gondolier,要用眼睛、用心看,你就會知道。其實多留意國陣議員現在的致詞,不難發現處處有糖果。

corinne,作為國家一份子,即使不爽現在的領導人,我們也要關心國家時事政治,因為它們和我們週遭一切都息息相關,也跟我們下一代有關係。
這是怎麼斬也斬不斷的關係。

何人可,別為這事情就被打倒,你應該不是容易放棄的人。
我想,郵局不是故意不讓你登記,而是你去的那間系統太差。我去的那一間,一下子就搞掂了。
繼續努力!一定要成為選民。

鎗人,我也同樣挻你,也常去你那支持你。

jen,我想至少還有兩屆他們還會委曲求全。

胡狼,我同樣杜懒,但我照樣關心,你也要一樣要關心我們的國家。

鳥琦,所以當年豆芽根說打入國家,糾正國陣就是最好笑的笑話,到最後反而是他被糾正了。

teng-yong,太多人講太多廢話和謊話了。

木子,這要問問我們這一批年輕人,還要不要給他們機會。

钪凱,難道你是號稱百萬黨員的那一黨?

1046,我比較喜歡吃咖哩配面包,咖啡少喝。

年輕一族的國陣忠堅支持者,請提出實例,我這裡絕對歡迎。

臭種,很多人都喜歡看到自己人打自己人,坦白說,華人是最不能團結的民族,加入什麼團體、政黨也好都愛自己打自己人。

再見理想,想不到這篇也被你叫作偉論,難得獲得你的稱讚,謝謝你噢。哈哈哈!

song_4ever said...

骂得好!
挺你!

Anonymous said...

給糖果也吵,不給糖果也吵,都不知道你們華人要幹嘛好!...

再见理想...... said...

对呀...你的伟论和政客他们的一样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