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9, 2008

賭,誤會,尿盆

今天我身穿紅衣紅內衣,但和同行在進行經濟交流會時,還是輸了4塊錢,原來紅內衣也是無法邪住莊家的。

我不好賭,只是在新年期間,偶爾和朋友們做經濟交流,其實啊大家也非賭徒,就是喜歡這樣玩玩來過年,所以我也是這樣參一腳。

其實,輸贏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氣氛。我去雲頂時,也有去玩老虎機,也是喜歡看它的卡通圖案,聽它的聲音,所以有時把阿毛氣壞,認為不要贏錢就不要學人玩老虎機。

不過后來,我也很少玩老虎機,因為大部份的老虎機,我都用一塊塊去玩,看到完了所有的卡通,沒什麼新的卡通。

**********************************************************************************

因政治新聞,被政治人物給誤會了,早上節目時解釋了,看來他還是不信,唉,算了,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寫政治新聞的記者,總是容易引起很多誤會,甚至很多煩人的問題。

我活到30歲了,如果老天只給我60年的壽命,我都走一半的路程了,還有什麼看不開的,有什麼還要執著的。誰要誤會,就由他去誤會吧!我也懒得理了。

可笑的是,這些擔任10多,20年的政治人物,卻還是看不開這道理,60多歲了還是要和人爭做候選人,爭到半死。難道沒有什麼比從政更為重要的人生嗎?

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自己下台,總比被人踢下台好看得多,離開也要有尊嚴的離開呀!我不懂他們思維是怎樣的,根本很多都是爭取自己的權益。

*********************************************************************************

晚上和家人吃團圓飯后,去姐姐家坐坐,看到小雞在尿盆上大便,趕緊用相機拍下他大便的照片,作為小紀錄。我向來喜歡拍拍小孩的照片,紀錄著他們從小矮人變成大人的成長過程。

看到小雞的尿盆,我想起小時候住的木屋內沒有廁所,需要走一段路才到公用廁所,廁所是在草叢的中間,挺恐怖的。

那時候木板建起的廁所,中間有個大洞,所以大便腳要張大大的,屁洞就對淮大洞,大洞下的大便桶,裝滿了所有的眾鄰居的傑作,每隔幾天,就會有人來倒糞便。

還記得那時候,若是晚上姐姐肚痛要大便,我就得起床陪她去大便,她在裡邊大便,我就蹲在門前“看水。”也忘了有幾個夜晚是這樣帶著惺忪的眼睛,做個大便守門人。

我是很少在裡邊大便,除了那時候我人小,身材也小小,很容易就會掉進大便桶裡。所以父親就買個尿盆放在房間裡,讓我大便小便就用尿盆,坦白說,那時候我很喜歡坐在尿盆上,感覺就是屁股很爽就對了,整個屁股剛好可以塞在尿盆上方,並且還可以一邊大便一邊移動陣地。

這感覺到現在還是找不回來的,現在的馬桶怎麼坐也不爽過坐尿盆。

3 comments:

美麗師奶 said...

哈哈,買一個「啖桶」放在房間就不行了嗎?

再见理想...... said...

我看你的庄家不穿底裤,所以才能赢你的红内衣内裤.

懒人 said...

美麗師奶,現在屁股大了。也不好意思坐啖桶了啊!

再見理想,下回你見到良兄,你問他,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