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08

李家全

我跟李家全這個人並不熟,不過卻是少數我欣賞的政治人物,這麼說,應該很多人都不認同我,包括阿毛在內,一回我們談論李家全到最后,都沒有一個結果,當然也不會為了他而爭吵。

李家全給我的印象很好,是在我剛始當記者的第一次,他到選區內華小探訪,當時這間華小的董事叫李家全撥款給他們,李家全說他需要考慮先看選區撥款還剩多少,才能答應。
董事們還不死心,一直叫他先宣佈撥款他,結果他堅持立場,態度蠻強硬的,在我們記者的面前。
如果沒有記錯,他當時這麼說,我不能先答應你之后,到最后沒有給你們,答應了就要給,我還是需要先看選區撥款剩多少。
要知道,有一些國陣議員答應先宣佈后, 到最后錢都沒有到校方的人有不少。

之后這八年來,有時候的接觸,我不能說瞭解,但知道他是一個說到做到,果斷,強硬,思路清晰,甚至說非常有個人想法的人,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從他是一個在軍校畢業的人也可以分析他的為人。

而另一個讓我對印象不錯的是,我沒有見過他批評過行動黨,沒有聽說過他說他們的壞話,甚至有時候行動黨投訴涉及他的職務時,他也沒有反駁,反而先看回問題,針對事情去處理。

要找一個不批評敵對黨的政治人物,坦白說,很難,尤其是國陣政治人物,最會罵行動黨只會罵,不會做,但實際上他們因為沒有在朝的方便,所以什麼也做不了,所以很常時候,行動黨也只能暗干。

李家全和林冠英一起的記者會,我採訪過一次,當時他說話顯得無力傷心,不同與往,他向來說話是有力,尤其是一談起黨內人對他的批評,他的語氣是很沈的,但話題一轉到投資檳城,他試圖讓自己振奮的說話,言語中也可以知道他不能承受黨內的批評。可能他之前以為自己可以面對這一切,結果不然。

民政黨內的人傳,李家全要求領導檳州民政黨隊伍,跟許子根提出的條件是當州主席,及在下一屆大選給他做首長。我想,這怎麼可能,他是一個有腦袋的人,應該是不會說這樣的話。

后來許子根接受訪問說,李家全提出當的職位不是州主席,而是一個特別整頓檳州民政黨的隊伍,他也爆出他們的談話。

3月14日:他們用餐,李家全提出這建議,子根沒有答應,說要問其他領袖。
3月20日:李家全父親去世,一連五天,許子根去瞻仰遺容,以為喪事過一陣子后再談。
3月27日:許子根接獲李家全傳來的短訊,問有什么決定嗎?他沒有回覆。
(許子根說他本來決定29日要見他,但因為忙著,一忘了回覆他,在這方面我並不相信,許子根是有名的記性最好的人,n年前的事,他都會記得,我的看法是他沒有把李家全的事放在心上,或是說他還是沒有辦法做出決定。)
3月29日:李家全通過光明,狠批民政黨,包括許子根。

接下來,大家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李家全做對還是做錯,我不知道,不過這條路是他選擇的路,他自己會負責。

像我跟一個前同行說起,舉個例子說:

報館受挫了,我不想看到栽培我的報館一厥不起,跟資方提出我的建議,我給他們時間思考,即使這段期間,我親人發生事故了,我還是關心我報館,但是領導人一拖再拖,從過去種種大選的經驗,我知道他們還是什麼都不做不了,還是要看國陣的臉色。
這期間,我的競爭對手不斷遊說我,我終於對報館死心,過去競爭對手那兒,我有給過報館機會,但他們都不重視我的想法,我過去我有錯嗎?

她聽了之后點點頭,雖然很多人說,那麼李家全不該說是為人民服務啊!讓自己有個堂皇理由。其實李家全的說法,是所有政治人物一慣說話,他真心為民,不真心為人民服務的事,我們用時間來觀察他。

就像現在人民讓火箭公正黨一樣,我們要用時間來觀察他們,做不好再批評他們。

李家全是怎樣的一個人,已經不再重要,像他說的,他的政治已成為歷史,同樣的,他也只是一個我過去欣賞的政治人物而已。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聽到的是兩班人馬的說法。
來自黨內,也有來自黨外。
現在只有時間才能去證明他現在的行為。

said...

曾经和他吃饭交流,那时候他还是卫生部政务次长。
那时候对他的印象,和一般政客很不一样,感觉是精明能干的人。

懒人 said...

威,感覺不一樣,是吧!

Anonymous said...

(第一次進來)
有同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