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1, 2008

這一禮拜

這一週內,忙、忙、忙,除了工作忙碌之外,之前一直追看法證先鋒2,甚至追戲追到清晨4點多,結果自己恍恍惚惚的去工作,大概兩天后才恢復元氣,不過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的臉部肌膚是鬆懈的。

這個事件告訴我,這把年紀,實在不能再這麼折磨自己的肌膚。

之后,在週一時,莫名其妙在新光大交停車費時,受到收銀員的一肚子氣,話說我給停車費時已跟印度老人說要收據,但他沒有聽見。兩人停在那兒幾分鐘,之后我再跟他說一次,他竟然擺臭臉,語氣很不好的,干嘛你剛才不講!

我說我有說了啊!他竟然揮手大聲說,tak ada ! tak ada! kamu bohong,然后就擺起他的一幅懒叫臉。一剎那間,我竟然無法回神,沒有想到有這樣不講理的收銀員,只會罵他一聲,u teruk!就駕車揚長而去。請記住,他的柜台是第三個。

回到家后,跟阿毛提起這件事,阿毛說,這樣的人也有,你為什麼沒有干他ru cibai。老實說,我當下真的忘記罵他粗話,只知道自己很生氣而已。我自己也在納悶,為什麼當下不用粗話問候他,是不是太久沒說粗話了呢?我說,應該是這樣。太久沒說,真的忘記罵粗話了。

------------------------------------------------------
接下來忘了拜幾去採訪馬華新聞,結果阿pong差點給人看到,又話說我在小解,臉向著門,準備拉起底褲,突然廁所門被人打開,聽好,是打開,看到同行的一張臉,媽呀!我喊了很大聲,她也嚇得大喊,逃到門外去。

哇佬,這經驗實在有夠怕人的了,我當時沒有穿著底褲的囉!雖然大家是女人,但是原來被女人看到也這麼可怕的。我穿上褲子后,馬上追到門外去,問她有沒有看到阿pong,還好她說沒有,剛好我那時彎著身。

我問她說,為何我關門后她還拉開門,她答說以為沒人在廁所,所以才拉開門,而我也沒有鎖緊門,就這樣被她拉開了。請記住,這個廁所是在檳州馬華總部樓上的,不過更要記住,以后記得鎖緊門。

我和好友曾有一起買內衣,一起解衣看到對方的胸部,這個我還能接受,但是阿pong這個嘛,我還不能接受被人看,除了是婦科醫生。

-----------------------------------------------------------

同事從峇厘島回來,觸動我想躲去峇厘島的念頭,很想在那裡住上兩個星期,什麼都不做,就是在那吃喝拉撒,看看書,看看人,看看藍天白雲。

最近生活是很拼,拼著做工賺錢,但是這幾天的天氣讓人感到特別的慵懶,原本想明天不做工的,那知同事們都比我先下手早跟上司說明天不做工了,即使明天是雙倍工錢,可見他們不是很愛錢。

而我不想做工,是想讓自己休息偷懒,一次過讓自己休息三天,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因為我是最后一個說的人,所以沒得放假,只能做工,而我只好以有雙倍工錢來安慰自己的疲憊的身軀。明天就拼它一天,就希望明天工作順利些,愛講話的人少講話些,我就少寫新聞些,可以準時放工,好好休息它兩天。

1 comment:

the japan observer said...

ah pong??? hahaaaaa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