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辯論

出席同行父親的喪禮,結果前來瞻仰的各報同行們上演一場辯論賽。

話題先從風采女記者被陸老非禮開始,到針對撥款一事,檳州政府炮轟華堂開始到檳城中華總商會插一腳,各報記者都站在自己的立場,場面有點火熱,我在招架不住時,幸好同事和樓上同行前來,讓我喘一口氣。

當我一開始同情受害的女同行時,男同行反問並提出種種疑點,甚至阿毛在出門前,也有提出各種疑問,當時他還吵說我是無良報館,我也不弱還以顏色,臉上帶點黑出席喪禮。

這事情的確是發生,有圖為證,之前很多人不信,爆發第一大報女記中招后,甚至有人故意傷害受害者,鬥士與女人相比,女人輸了,結果看到是大家都維護鬥士,女人可以做什麼,只能自己躲在被單裡,自己舔傷口,更可悲的是我們這一行的女人。

在一名熱愛華教女士,同樣也是受害者的她在看到本報封面後,很激動,因為她看到她,仿佛看到當年的自己,我曾提過,她是近10年受害無數次的受害者,只是羞於讓人知道真相,而且也相信大家寧願相信鬥士,也不會相信她說的話,后來她在瀏覽到我的部落格,自動聯絡我,就這樣第一次她勇敢對我傾訴她的遭遇。

在採訪性騷擾工作營時,教授及醫生說過,要女人說出自己被性騷擾,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們應該受到鼓勵,而不是二度傷害。

在全國第一大報女記者中招時,剛好那時我也工作忙碌,后來看到陸老宣佈隱退,我以為對方已有悔意,也認為應該讓此事件平息,淡化此事,減低殺傷力,讓受害者可以從傷害中走出來,沒空加上我這個本意,所以我沒在這裡提起此事,我想可能當時很多人對我有很多疑問。

但是當時我私下有問受害者反應,她們雖然氣憤,但接受這樣的結果,也認為這不失一個好的方式,不過較令她們生氣的是,受害者受到了很多人的批判,她們也是在黑暗中的受害者,而我也當時也有看到有人在別處留言抨擊我寫的文章。

坦白說,我私底下已經詛咒這些在傷口上灑盐的人,希望她們自己中招,不然就是他們的親人中招,那麼就會明白這些感受。

我也順提之前收回寫過的文章,是因為當時文章的目是警惕女同行。並不是發生第一大報女記事件后,才收回文章,而是那時事件雖隔已久,有華教人士也有打電話給我,我不希望釀成不愉快的事件,才會這麼做,沒有受到任何一方面的壓力,我不會向壓力低頭,只是本性怕麻煩。
(不過看了太多不公平的言論,我現在決定再把文章再放出來)

我又說回來,在今晚之前,很多人看了報章,一路干本報的人一大把,一路懷疑這雜誌動機的人更多,但是我要問,這相片不是說明了一切嗎?這不就是事實,證明他的行為嗎?讓大家都看清楚真相嗎?

為什麼是事實不能登,登有罪嗎?為什麼要指責我們?

剛剛看到陸老兒子發表文告及訪問專家的看法后,事情應該進一步思考的是,現在我們知道他家人已為他安排治療,專家也說這行為原來是一種病,我們應該支持他接受治療,不是罵他,不是罵女記者說是不是故意設下陷阱,而是這個問題發生這麼久,應該要根治它。

陸老為華教的貢獻是不容質疑,是受人尊敬的,但同樣的不代表女人就得接受他侵犯她人的行為,同樣的我們不希望再有受害者,不管那人是不是女記者,而是女性。

如果真正關心陸老的人士,應該關心他的病情,而不是模糊焦點,抨擊媒體,女記者,說了一大堆的懒叫話,都沒提到陸老的行為病情。

我們要解決的是問題,而不是再制造問題,若這不是一些揣測的陷阱,那你們根本是在二度傷害受害者,並不只是一名受害者,也包括其她受害者,你們讓她們以后怎麼相信原來站出來,是要承受大眾丟石頭。

每一個人的個性及受害傷的程度不一樣,有些人可以勇敢說出來,有些人則是一直藏在心裡,成為她不可抹滅的夢魘,請公平一點對待是受害者的女人,雖然她們並不是鬥士,這就是我所要說的真心話,我不希望再提第二次。

可能寫這些,我會受到抨擊或者是中傷,不過該說的我已經說了,我希望雙方都可以勇於面對一切,並且解決它,這事件應該劃上句點,告一段落。

今晚辯論一整晚,人過30,辯論也死了很多細胞,最近還是會忙,不想欠稿過年,所以應該是新年才會再寫部落格了吧!

華人新年將近,華社吵吵鬧鬧的事太多,亂人更多,亂人一多,媒體就沒空,真是要干也沒時間,希望大家都收收口,過一個一團和氣的新年吧!

●今早7點多起床採訪節目,現在寫到半夜,手上稿都沒時間寫,白髮應該也增添不少條,天啊!現在第一目標是不要欠稿過年,赶稿!赶稿!赶稿!

24 comments:

波波 said...

完全同意。
不管作版的人是以什麼角度來出發,女記者受到傷害是肯定的。

小肥羊 said...

身为华社名人,不该更注意行为检点吗?你看,他连记者都敢动手动脚,那平时他身边的人,应该更没得剩了!昨天跟大肥一起看了报纸,大肥也直骂了一句:真是老不休~

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几张又搂又亲的,恶心!!

小肥羊 said...

只是有疑问的是,那女记者被非礼了,为什么不及时站起来或闪开一边?而风采同行的男记者为什么没去挡驾?大概是在忙拍照片作证据是吧?可是也总该有点行动吧?

Anonymous said...

恐怖,热爱华教和咸湿阿伯怎么看都画不上等号。。。kay

啤酒花™_J said...

加油!

我想当初选择不在媒体谋生,部分原因是因为不想在周转在些事物吧-政治。。。,除了人间的冷漠与是非!当然,还是有温情的。只是本人性格太硬了也太直。。。时过境迁。现在会分析了。新闻嘛-都是这样呀!

PassBy said...

Sorry, can't type Chinese from this computer.I totally agree your purpose of publish the truth here. As long as we tell the truth and "Dui De Qi Tian Di Liang Xin".

無影狂人 said...

我絕認同你的論點,我太太也是記者,我也不想我太太會受到性搔擾。

這起事件的觀點,我選擇把焦點放在杂志的動機。

別忘了,陸老已經選擇道歉淡出社圈(雖然這並不能弥补他所做過的一切),在某個程度上這事件已告段落。而且,沒有人有採取法律行動如報案,來向他採取行動。

如今,整大隊人明知山有虎卻向虎山行;如果他們是在採訪後,把這些照片當證據檢舉報陸老,那就大快人心,確確實實為大馬女性打擊性搔擾的努力注入強心劑。

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做,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那些連環照片來炒作新聞,讓世人看看陸老的另一面,以刺激銷量。

他們正義嗎?

如果是的話,就大義滅親,哪管他是華教鬥士,別把不要得罪華社的鳥話掛在口邊,做為不舉報的理由。

女記者固然是受害,但是她的其他同事更是帮兇,沒有及時阻止陸老。

其實,陸老的病態問題,在某個程度上他是無法控制其行為舉止的;吉隆坡的同行都知道的,但是就是不明白該杂志還要這麼作來引他發作?

如果他是處于正常狀況,相信他肯定會有意識地阻止拍照。我們在谴责陸老之餘,別忘了這些上虎山者的動機。

Anonymous said...

咸湿就是咸湿。不要以为是所谓的华教斗士就可以冠上有病就可以乱乱来。酒醉都有
三分醒拉。看他那副享受的淫样就恶心。

Rachel Core said...

如果他过去的所做所为是一种病,是无法自我控制的(可能吗?),应该在更早的时候就去看医生,不是等到现在闹得满城风雨才来马后炮。

昨晚看新闻,记者去访问他的邻居。

最让我气愤的是,有个老uncle竟然讲记者,你们一直这样子报道叫他怎么见人?他年纪都那么大了,而且又有功劳。。。。

有功劳者就可以人格下贱吗?年纪大就可以对后辈轻薄吗?

無影狂人 said...

我還是強調那句,“我們在谴责陸老之餘,別忘了這些上虎山者的動機”。

他的功勞,是另一回事,他的做法有錯,就應讓執法單位去調查,再讓司法單位去審判。

可是他們選擇用眾人的道德觀來向陸老判“道德刑”;這無阻解決性騷擾問題。

我們有刑事法典,可以判決陸老所做的一切,風采若是要向性騷擾宣戰,應該報警,把照片呈上當證據,以證明陸老是有意侵犯。

懒人 said...

上面各位的留言,我就不答了。

只是回應我這個同學兼前同事,無影則人。

無影則人,一支手指指向別人,四支手指指向自己。

你認為你是當場的目擊人嗎?你是風采職員嗎?風采裡面有多少男女記者,你知道嗎?

難道你早就知道他有病,我也是看到他兒子的文告后才知道,媒體知道他有病嗎?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

但是我選擇相信他兒子,雖然並沒有人拿出證據證明他有病。

你也是事主嗎?你躲在沙發后面偷窺整個事件嗎?在沒有親眼目睹過程,別言之鑿鑿的批評他人。

我只是相信證據。如果本身不是受害者,沒有這種經歷,別來說這種鳥話,

也不要說人家選擇用眾人的道德觀來向陸老判“道德刑”。當初小盈瀛事件時,報章還不是用推測,據知,來報導新聞,在這宗案件還未上庭前,幾乎都是各報媒體當了法官。

你認識多少個受害者,你知道些什麼,你問10個受害者,10個都會不要報警,就是因為不要讓華教鬥士老來時面對這種判決。

至少這是我有私下有問她們的。

不要跟我提刑事法典,你根本沒有資格這麼提,這是事主的權利。

我可以很直接說,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布局,為什麼他們同事沒有阻止。

風采文告指他們是社會新鮮人,你就自己想看看你是菜鳥時,你的反應會這麼快嗎?我相信不會。

事發后,你會繼續追問下去嗎?作為一個菜鳥,你會不會怎樣也要完成自己的任務,你自己捫心自問。

若你是攝影記者你會先拍照,還是撲上去,我問過攝記,當下反應是按攝影機,這是本能。即使我是攝記也是一樣。

你到意外現場,你也會這麼做,而不是去救人。

不要跟我說鳥話,你要知道我們是一起出道的同學,在報界一起成長,也一起跑過意外,你說這些鳥話,不干你我就跟你姓。

懒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懒人 said...

最後一句,難道你跑意外以來,從沒有試過不以記者身分採訪嗎?

我本來是想快快讓血壓降低,好好過新年,想不到卻還是要讓我來干你。

別人我不干,是因為他們沒有像我們的經歷。你自己好好思考吧!

Anonymous said...

突然联想起菜细粒......

吹不胀.

无奈 said...

如果风采的手法,不道德,他们应该受到谴责。

问题是,我们在现场吗?我们有参与整个过程吗?

陆老头的儿子说,他老爸明确告诉他,记者没表明身份。

然后,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就是以他儿子的理由来加入谴责行列。

我想问,你不给陆老头讲骗话儿子吗?

为什么那些谴责的人,只听一面,另一面不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不听呢?

为什么陆老头讲的话就是真的,其他人讲的话都是错的?

是不是因为他头上有一个华教斗士,所以讲出来的话就是真话?

如果是陆老头骗儿子,那些所谓谴责的人,已经是二度、三度、四度、五度伤害这些受害者。

在这件事上,我不在现场,我不知道谁是谁非,但有一点我知道,陆老头的确有这个问题,我也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为何不说?因为怕没有人相信,怕被人质疑,你看,某报记者写了出来,不是被万箭穿心吗?还扯到什么阴谋论,真是他妈的!

以前,我称他为老师,中招后,他妈的,从远处看到他,我马上跑掉。

为什么不告发?因为一:他是大家口中的华教斗士,有人相信吗?二:老人家,讲了出来,告不成反而是承受那些正义之士的乱套罪名,什么害老人家身败名裂。

他妈的,华教斗士身败名裂是女人害的,那这些受害者应该向谁申诉?

这样的华教运动,这样被神化了的华教斗士,看了让我心寒。

那些捍卫一面倒捍卫陆老头的正义之士,如果日后再有类似的案件女受害者不敢出来举报,你们就是凶手!

無影狂人 said...

我還是一句話,絕對不認同陸老,但也不贊同風采的做法。只是在媒体上谴责陸老,沒用的,也不能帮助女性捍衛尊嚴。

我是沒有場目擊,那你有嗎?難道志杂上寫的就一定是對的?

過去的人息事宁人就算了,因為她們都不願把陸老置于死地;但是這次的事件,風采弄到這麼大件事後,是為了什麼?做為媒体,絕對有責任在報道之餘,糾正社會歪風。

我的立場,由始至終都不認同陸老的行為,也沒有說過他沒有錯。

我針對的是那些上虎山者,到底他們要的是什麼?希望你清楚我的立場後,再來炮轟。

還有,我採訪時,若有遇同行被騷擾,我肯定會拍下一張證據後,就出手解圍。別人有沒有這麼做,我不懂,但是我肯定會拍片之餘,再報警。

我想表達的是,是你選擇要開炮的,如果我的留言言論你不認同,你大不了就刪除掉,而不是針對性地用“干”這字眼。

我不是政客,不善雄辯。你有立場及個人看法,哪何嘗我不能有本身的看法?

你可以相信你看到的證據,我也可以有我的看法。若是為了此事搞到大家不和,那好,就算了。

小川 said...

呵呵...祝大家新年快乐!

懒人 said...

無影則人,我沒有說相信風采,我只是相信照片。

再來你去看風采最新的文告后,才來發表意見,不然就是到波波部落格看后才來發言。

你說發生時會怎麼做怎麼做,我不是不相信,等真的有發生時,你當下的反應會怎樣才來說。

你可以有你的立場,我也可以有自己的立場。

干你是因為你是我同學,前同事,還有我們一起出道,在這個圈子裡一起成長,也曾一起跑意外,若是圈外人,我連鳥他干他,都嫌浪費氣力。

上虎山他者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上著虎山,可能他們不知道原來眾目睽睽下還會發生此事,誰知道原來這隻老虎是生病的,沒人證明。

我沒有維護風采,這本雜誌我也少看,這些照片並不代表的一個人的受傷,而是無數個受害者,說出她們的心聲,沉冤得雪。

如果今天沒有華教的光環,你會說這些話嗎?
在還沒有真相大白,就傷害他人。

我不認為這個事件后我們會不和,吵架歸吵架。

而且我也不只干你,也干了你上司,但是我和他還是好鄰居。

如果你認為被干后很不爽,是你的事,我從沒保證干人后會讓對方爽,就是這樣而已。

還有后天就是新年,在新年期間我會忍住不干人,但是惹人者賤,說不定還是會干人。我先聲明。

來這裡要說什麼鳥話也可以,但我同樣也可以鳥任何人,干任何人,這是我的部落格,我的自由。

無影狂人 said...

我有傷害誰啊?

要怎麼罵都好,我要強調,我由頭到尾沒有用光華的立場發言,請你不要扯上光華。

我還是我。絕對不會因為今天我在光華,我才讲這些話。

“還沒有真相大白,就傷害他人。”

我不知你指什麼;我由始至終仍是堅持,“我們在谴责陸老之餘,別忘了這些上虎山者的動機”。

我沒有傷害何方,我只是質疑。沒有人要吵架,一切都好像是你突然無名火大起來亂“干”一番而已。

你說的得對,這是你的部落。我不欲再爭論,因為會沒有結果。

好了,在此擱筆。願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

懒人 said...

無影則人,我也懒得跟你糾纏不清,就像火星撞地球,我說a,你跟我說b,有理也說不清。

也不需要再浪費氣力鳥你,你有沒有受傷人,受傷者自會知道。

言者無意,聽者有意,若你認為沒有傷害這個受害者,目擊者,還有其她受害者,你就這麼認為吧!

即使你不在光華,還是同事,你這樣的言論,我還是照干你的。

我這幾天的確是血壓不斷飆升,看到一面倒的言論,你不是第一個被我干的人,還有其他人。

這裡寫得太多也沒用,有機會我們再出來吵架,不是吵架,是辯這個課題。

明天是牛年,就祝我們不要牛了,大家的身體也一樣健康吧!這樣以后還可以繼續吵吵鬧鬧。哈哈哈!

吵了這麼多也覺得有點好笑。我承認是小辣椒,但你也好不多那裡。

小雨 said...

今天风采坦言没有表明身份采访,事先声明,这种作法,应该被谴责。

即使如此,陆老头骚扰女性是事实,有问题也是事实,照片还了那些受害的女性一个公道,因为上次风波时,很多人都质疑,甚至指责某报女记者的网上表白存有阴谋

cecelia said...

谢谢你!作为受害者的战友,我很感激你说出媒体的立场。

Anonymous said...

i was molested by my managing director during an oversea trip. lodged an report immediately once back in malaysia. an internal investigation launched and the whole things dragged for months. during the process i was sidelined, coldstorage and nobody talked to me. the company arranged a doctor to listen to me. and lots of whispering by other co-workers, ie, well, to them i seemed ok and a lots of comments actually on how i could actually allow these to happen, i should be smarter and avoid these - but to tell you the truth, when things happened, at that particular moments, you wont know it is a "molest" - because he was someone you respected, so there would be moments of blank where you would not react at all and you would only realize it after the whole thing over... and to realize that "OMG.. why is he doing this to me?????"

Anonymous said...

oh forgot to add - the decision of the internal investigation team was that he acted inappropriately but not molesting. he was a very well-respected figure in the industry and they finally transferred him back to our parent company. however, when the chairman of our company address the decision to all staff, he was actually crying and lots of our staff also crying. they think that the MD has contributed lots for the company and it was very bad for him to leave in such a way. many people resented me and came out with all sorts of conspiracy and said that i set him up and stuff like that... so i reckon this was just how people on the street see molest victim... i will have only one thing to say: wait until your daughter or wife or mother or whoever of your female friends and relatives encounter this... then only you will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