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4, 2010

夢遊

若不是阿毛那一天跟我說,我早上睡覺說夢話,很清楚叫著同事的名字,似乎跟對方交代工作的事,我也已經忘了自己曾有過夢遊的經驗。

讀小學時,我們搬離大家庭后,一家四口就住在霹靂冷的木屋區內,那時的我,是超級粘著父親的小孩,每晚睡覺前,我的臉必朝向房門,等著父親的回來,只有父親的回來,我才覺得有安全感,心裡才覺得踏實。

有一晚,我竟然夢遊起身,出了房門,打開大門,坐在客廳的椅子上,那時候睡在身旁的父親被嚇壞了,他問著沒有意識的我是在等誰,我說,“我在等爸回來。”

父親赶忙跟我說,他回來了打發我入屋睡覺,隔天起身,當父親告訴這一回事時,我完全不記得。那時候的我,只知道每晚心裡牽掛著父親有沒有回家。

中學畢業后在等著成績時,我為入護士學院輔路,在一家醫院當物理治療師的助理,每天都是幫病人做運動,尤其是中風病人,幫他們舉手舉腳,運動他們的手腳。

一晚,我突然起身,看到身邊有人,結果我拿起她的手腳做運動,當然此人是我姐,結果她嚇壞了,一巴掌打過來,我沒有醒過來,倒頭又睡過去了。隔天我姐告訴我這一件事,而我模模糊糊的依稀記得有這一回事。

我有夢遊的經歷,是真的起床做事的那一種,阿毛說,不懂我會不會夢遊起床做家務,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最多我是夢遊起床坐在客廳打開電視搖搖腳,這才是我經常在家做的事。

夢遊不是一件好事,尤其以阿毛這種睡得很沈的人,是不可能發現我睡覺一半會不見人影,那一天早上被他發現我說夢話,也只是他平時比我早醒而已。

2 comments:

美麗師奶 said...

你還是叫阿毛晚上睡覺時,把窗戶多加把鍞吧,你住這樣高,夢遊不是開玩笑的。

懒人 said...

美麗師奶,當我回應你時,阿毛已在做夢時賞我一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