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其實出來社會工作多年,我覺得真正最自由、無拘無束時,是還當著小記者的時候,那時候你的上司只有一個,你的工作只有一個,就是要跟著他的指示做就好,你同樣也可以多做,你自動跟進或是策劃新聞,他會更開心,因為你至少為他解決部分的煩惱。

但是在做了高級記者后,你就會開始預佐,預佐什麼,預佐需承擔的工作量或是節目,都會比別人還要多,你甚至會知道說,你的責任會更多,沒有其他,因為你冠上高記,所以別人對你的期望也會更多,甚至于是拿你的新聞和其他人作比較,這份責任及壓力就會開始比做小記者時來得多。不過,還好,主要指使你的還是只有一個上司。

在做了副主任后,你又開始得轉變,你會開始覺得,嗯,對你指指點點的人似乎有很多,你的責任比高記來得多一點,但是比主任來得少一點,你得開始對上面的眾上司、得對下面的記者們,還得對外面的人,但沒有怕,你只是協助主任工作,主任還是得承擔更多的東西。所以有時間,可以搖一下腳,你也不用做決定,全部交給你的主任做決定。主任自會去頂及承擔一切的東西,沒有其他,因為他就是主任。

但在做了主任后,已經不是叫轉變,而是叫改變,你的生活、意識及思惟形態都得改變,你不再自己一個人,不能再做獨行俠,保護的也不再是個人利益,而是群體利益。你會發現很多事情都關你的事,新聞關你的事、人事關你的事、策劃關你的事、報份關你的事、廣告也關你的事、協調關你的事,只要凡是公司活的、死的事,都是關你的事。

而最厲害的是,以前不屑你身分的人,也會打電話來要找你這個主任說話,希望你安排人採訪他們的節目,你會厭煩戴這種面具的人,但你又無法躲開他,因為交際也是關你的事。雖然你會很模糊他們的身分,也不知道誰打誰,哪一個單位打哪一個單位。

所以你可能接了許多電話,但是過了5分鐘你腦袋還是無法想起這個人到底是哪一位。雖然很多人裝跟你熟,但其實一點都不熟。

但這些都是工作際遇的趣事,比較可笑的是,你會發現原來人善被人欺這道理是存在的,即使你從來不是一個善心的人,但還是會有人想欺著你,想吞噬你,想要佔你便宜。

如果你是一個人,不過你是一個群體的上司,但你同樣可以為了保住自己地位,無動于衷,不過也可以做出防範,甚至于做出反擊,這些可能都一一被叫做職場求存技。

要活在一堆的鱷魚中,你需要多方思考。

職位越高,遇到的人會更可怕,面對的問題就會是越來越大。在這時候你開始學習,瞭解面對什麼問題,需用什麼方式來解決,但解決的方法永遠不會是同一個方程式,你得用不同方法來解決不同問題。這時候的你,學到的是不斷想出不同的方法,來解決不同的問題。

其實上面的跟其他職場上層層的職位,面對的都是類同,只要是一天為人打工,就得處在不同的位置,面對不同的問題。

只要你的職位越來越高,不管你做對做錯,罵你的人也會越來越多,有正面罵的,有背后罵的,有你聽得見的,有你聽不見的,你可以小氣,生氣罵你的人,但這無補于事,因為嘴巴是長在他人身上,被人罵是自己無法控制的範圍,所以你就要任人罵,人罵你,你也可以罵回人。

但是,你可以選擇不回敬,因為罵人或是相罵需用時間,你會開始計算時間,要把時間用在對的事情上,而不會去做沒有效益的事件上。

但是不要以為說,不為人打工,就不會面對問題,自己做老板更好,那就更加大錯特錯,因為你會天天擔憂到底有沒有入賬,因為你得負責員工的生計,公司沒賺錢,你就得倒貼錢,老板一點都不好做,煩惱是數之不盡,責任完全一人扛。

所以這時候,你就會開始回頭在想,我還是替人打工就好,永遠做最基層的員工,煩惱就不會有這麼多。但也得接受的是,你拿到回酬是最基本的回酬,增加的幅度也只有這樣多。

寫這麼多有意思嗎?有,紀錄經驗之談,也提醒自己其實還有很多容易走的路,也有很多條的路可以走,但要走哪一條路,都要盡責及投入的走。不要因為遇到阻礙,而停下腳步,披荊斬棘是需要做的事,還有責任在身,也不要怕了任何人而怯步,這根本都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要在職場工作,只能求生不能求死。這一篇,長吧!11年的工作經驗之談,能消化到完的,先說,佩服佩服!哈哈!

4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其實我很討厭這種工作不再是工作那麼單純的情況。

我熱愛我的工作,但是不包括辦公室政治,對上層的奉承。

然而很多公司,尤其是東方人領導的公司,以上的附加產品好像成爲了必備品。

我真的只想做好本份。

啤酒花™_J said...

对,人是求生不能求死。~~~牢记!

Red said...

所以说,上面有一位好老板,是绝对幸福的事。。。难怪我还在无良公司上班。。。

懒人 said...

堕天使,我也只想做好本分,奉承這事不是每個人做得出來,我也不能,哈,因為不會說好話。

啤酒花,在職場要求生,這裡活不了就換新的環境。

red 經驗之談,要看遇到什麼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