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4, 2009

過氣YB

過氣yb是昨晚已經放上網的粗話文,不過被人勸說過粗及寫得太白,所以只好回收再修改。

太久沒有寫文罵人,昨晚實在很有興致寫篇來抒發情緒。

話說幾年前,有一高一矮的YB,為了公路課題而揚名全國,結果人人都以為他們是國陣清流,為民請願,正義至上。我這個當時還算菜鳥的懒人也不例外,給他們掌聲。

結果政治人物一有接觸,什麼懒塞款都出現了。矮青蛙我懒得理,因為他每一次跳黨都把身價跳到連五分錢的尊嚴都不沒有了,今天要寫的是這名高老姨的過氣yb。

話說,阿英哥哥這陣子和過氣yb扛上,作為一個記者,一般A罵完后,我們都會打給B問問看,平衡報導,這情況多數記者都會做,為什麼呢?因為政治人物像敏感的動物,新聞處理長短,他們都會以小人之心來揣測記者的動機,甚至標籤為什麼派系的記者。

有些吃飽飯沒做愛太有空,就會打來報館kakacaucau。過氣yb就是一個典型例子。過氣yb的功夫不只是打來報館kakacaucau,她最厲害的是打給記者要求看記者寫的稿,以前她是yb就常做這樣的工作,現在是過氣過氣yb了,卻還死性不改,照樣打來吵。

在很多年前的馬華黨選時,她就是這種cb款,結果當下我拒絕了她,過后又打來吵說要我跟著稿一句句唸給她,那時剛好是開始寫政治新聞,說老實的,我並不大懂得怎麼應付這種的曹cibai,結果傻傻唸給她。

不過,唸完后就把自己大干360回合,后悔至死,后來有時和同業聊天,我都以自己的經驗唱衰她,並告訴同行要堅持新聞最后一道防線。

今天g姑娘就是慘遭過氣yb的毒手,我之前提醒了g姑娘,結果她又被高你娘騙稿去了。我會勸g姑娘,是因為過氣yb這種奸詐的婆娘,日后就會拿給她看稿的記者名字來告訴其他報記者,說xx都可以給她看了,為何你不能。

以前,她就是這樣對我說,只是我向來不理曹cibai的臭查某。

她其實很傻,自己形象這麼差了,還自己倒米,記者打給你回應權,已經是很不錯了,他們不打給你,你就只能揸著自己的奶頭暗暗干。你都不是新聞人物,基本上是沒有新聞價值的小人物了,可有可無。

其實政治人物中,像過氣yb的曹cb,是最為讓記者肚懒的政治人物,真衰,檳城政壇裡有這樣的一個衰查某。

后來,我就跟懒叫郎討教如何應付像過氣yb的這種小人的政治人物,他教了三個回應方式:

1)前YB,很對不起,報館一般上都不會同意讓人看稿,我只是小記者,更沒有這個權力。(這是有禮貌式的說詞,是不大適合我。)

2)偷偷給你看? 不能。雖然我是小記者,但我們也得遵守報館的政策嘛!否則連工都沒有咧,更何況,你也不再是YB了。 (這是先委屈求全,再來一個回馬槍,當然說完這一句,是打算日后都不用再訪問她,所以更何況,你也不再是YB了,要說不說也可以)

3)哎唷,前yb,我們訪問過馬哈迪, 阿都拉, 納吉,這些大人物,都沒有人會要求看稿的啦!他們身邊的人都說,只有對自己沒有信心的人,才會提出這種要求的.....你那麼信心滿滿的人,,不用給人唱啦!(這是我大力推薦的回應方式,果然遇到這樣的小人,得請教功夫高深的懒叫郎。)

寫出來,是給同行作參考,g姑娘,第3個是適合你和我的,哈哈,下回看她死不死在我們的手上。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写得很白,路人都懂是谁,但需要对过气YB生那么大的气吗? 生气很伤你的内脏的,不值得.

隱子 said...

老實說,兩個人我都沒有好感,尤其是那只青蛙,以前他還是YB的時候,最討厭采訪他的節目,整天遲到的,而且講話不算數。

ahMiaow said...

我比较有兴趣那个懒叫郎是谁...

懒人 said...

匿名的,沒有大氣,只是粗話罵得粗一點。

隱子,青蛙是爛人一個,遲到是他的家常便飯,比較搞笑的是現在輪為市議員,而且是記者看都不看的市議員。

ahmiaow,懒叫郎就是懒叫郎。

jianglong said...

懒叫郎是雙木姓的

無影狂人 said...

那個臭婆娘向來都欠人干的。

小金人 said...

爽!真他妈的超级爽!要知道政治人物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因为敏感度的关系,很少有媒体敢这样揭他们的疮疤,而且还是用槟城粗话那种,很有亲切感。希望你以后能多多发表这类文章。

Anonymous said...

懒叫青蛙已前有个福建话花名叫‘您没Chance'.

吹不胀.

Anonymous said...

讚!讚!讚!真想傳真給高老娘看,氣到她矮幾吋都好。

懒人 said...

JIANGLONG,對了。

無影狂人,麻煩你去干她。

小金人,要有氣力才能寫這麼粗的文章。

吹不賬,對。

匿名的,我想我應該認識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