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2, 2010

哪一個是家

我經常做夢,曾經有一個夢一直令我難以忘懷。

那個夢中,是我和好朋友從小學母校走出來,她問我需不需要她送我回家,我說不用后就跟她分道走。來到一個三岔路口,我竟然不知要回哪一個家。

是剛搬離大家庭遷入霹靂冷的那個木屋區的家?是發林的3房小單位?是靠近機場的組屋?是我剛下發林的兩房小單位?嗯,都不對,我嫁人了是應該回雙溪檳榔的阿毛家。

夢中的我,不知何去何從,我好像站在時光隧道,每要踏一步都告訴我,我已經不是住在那一個家。我那時真的不知要回哪一個家,我蹲下了來,在思考著自己究竟是處在那一個年代。

阿毛說,他很少搬家,我說,我經常搬家,這一生中雖沒搬離開過檳城,但至都搬有10次的家。

5歲之前的記憶模糊,不過父親曾說過,也搬了好幾次家,大路后是我的出生地,威省是5歲前,曾住過的地方。

5歲之后記得的是住進公公5條路那一個大宅,有大廳、中廳、后庭、后院,但住在那是一場這一生中最恐怖的惡夢。

之后因父親不甘被自己的妹妹設計而帶著我們離開這個大家庭,搬去霹靂冷前面有小山丘的木屋,我還記得沖涼房及廁所都是與其他人共用,沖涼還要打井水,廁所位置更遠,在草叢之中,裡內有一個大糞桶,隔幾天都會有人來倒糞,如果大便腳張不大,或是不小心,就會跌進糞桶裡。

之后父親開始接手生意,搬去日落洞瑞華對面內的花園排屋,和另一戶人家共租,故事也有些精采,因為那一戶人家中主人家的30多歲妹妹有精神問題,那時我還小,沒有擔憂,不過最終父親受不了這妹妹經常亂小便,一年后,我們又再搬回霹靂冷木屋區,那時家裡各成員的朋友都在那,包括父親的。

住了好幾年后,我和姐對週遭的環境又開始厭倦,就又再與舉家搬去靠近交通圈的發林3房小組屋。

直至父親獲分配接近機場的2房廉價組屋后,那時家人開始分散,姐嫁了出去,哥去新加坡,所以最后只有我陪著父親搬進去,不過住在那,卻發生被鬼嚇的事。

再后來因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我買下了發林的2房組屋,直至阿毛自己買下雙溪檳榔的家后,我這個人就是貪圖方便近公司,在阿毛盛情邀請下,丟下自己的家,搬和他同居到最后也嫁給了他。

至目前,我幾乎什麼樣的房子都已經住過,除了豪宅。

不過坦白說,我還是喜歡住在高樓單位,以前住木屋住排屋,忘記鎖门,不用擔心發生罪案,現在叫我住平地屋,我是老大也不安心,一攀過籬笆就可容易造案,而且小單位空間不大,也真的比較適合懒惰的人居住。

1 comment:

~w~i~c~k~i~e~ said...

看了你写的觉得好有亲切感.我30岁以前也是一直搬家,搬了7次,直到买了发林的3房公寓定居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