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5, 2008

又再一次


(上面照片是取自於光明日報網。)

光明日報攝記駱慧芬受到公正黨人士的粗暴對待,並不是第一次,基本上說來,同行受到暴力對待來說,也非第一次,只是我沒有一次親眼目睹,但這一次大家都可以通過照片看到他們暴行。

看到照片時,是很氣。阿毛上回也有和慧芬一起在峇東埔採訪安華節目,那時他回來后敘述當時安華保鑣的粗暴行為,那時他們還沒有動手,想不到這回他們竟然來真,直掐脖子,還有攻擊女攝記的頭部,這是一個什麼行為,根本不是保鑣,而是一個流氓的行為。

攝記拍照,又不是攻擊安華,他們是在履行工作,從另一方面來說,拍照根本是對他們所謂的精神領袖有達到宣傳作用,實在太過份了。大家都有各自的崗位,更可笑的是,施暴者是在安華上車后,才對付手無寸鐵的攝記,媽的,這是什麼一個世界,有這樣的保鑣,又會是一個怎樣的首相。

現在政局不穩定,大家都明白,可能公正黨也擔心自己的領袖會受到突擊,若是這樣,不如出來見人時避彈衣更好,或者是在家裡,通過互聯網演講更好,不要隨意放家裡的狗出來咬人。

同行數次受到野蠻人動粗,情況是令人擔憂的,受到暴力對待的照片登報不是第一次,坦白說,雖然之前也有類似情況發生,但最后呢!情況還是照樣發生,譴責他們到底有沒有用,我是覺得無用,有些事情根本是在我們都無法掌握之中。

照片登了,可能也帶來另一個不良效果,就是有野蠻人認為,之前也有人打記者,那我打也無所謂,在這個世界,什麼懒叫人都有,我也看得太多了。

同行們,大家都要提高精神,團結起來,可能我說了,大家又會覺得嫌棄我囉唆,但是說真的,如果懂得基本的拳腳是自我保護的一種,並不是每個人一出世就會跟人打架了的。

總之被打時,蹲下兩手保護著頭部,頭部是要緊部份,當然如果可以逃是最好,逃不了就蹲下保護頭部,最好就是去學一兩招,基本的招式,這樣才不會吃虧。

但話說回來,即使會打架招式,也不時要跟身邊的人學習,訓練自然反應,一般上被人攻擊時,一般人都會先愣住,反應開始是會遲純的,結果是會吃虧的。生疏的招式是要不時多練,到時才會得心應手,怎樣的擋住對方攻擊,才可以再反擊。

說實在,我也該多練習,我反應也遲純了很久,應該捉阿毛一起練習,這個傻阿毛總是認為發生什麼事情,報案就好,報案其實是事發后做的事,首要的是臨場的自我保護,他人是長得高頭大馬,但是頭太大,頭大也等於目標大,如果他不懂得自我保護,我也替他擔心。

8 comments:

said...

会不会又是某党安插的卧底,从中破坏?

Anonymous said...

那肥猪是该死的!

美麗師奶 said...

哇~~怎麼這樣暴力,那女同行去報警了嗎?

rosyred said...

威的立場也未必太狹隘了吧。

piew said...

头大还不用紧,懒叫大才是目标大。

無影則人 said...

唉,馬來人都是這样的啦~~~~野蠻

piew said...

嘿,别来种族歧视~

华人也有野蛮人啦

懒人 said...

威,也可能,我覺得。

美麗師奶,去報警了,太暴力了。

rosyred,我不覺得威的說法是狹隘的,這情況的確會發生。

piew,你的懒叫頭啦!頭當然大過懒叫頭的啦!哈哈!

無影則人,每個種族都有這樣野蠻的人。我同意piew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