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08

經驗

恐怖~~

結束10多天峇東埔的戰區生活,很慶幸我還活得好好的,只是被晒黑而已,多加腰酸背痛還未好。

這一次的確是汲取許多經驗,學會許多威省的路,原來懂得路是需要先從迷路開始,而我這島民心態很重的檳島人,見識了原來要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並不像檳島這樣,嗖一聲就可以到達地點,在峇東埔走的都是大條大條的馬路及大道,只有一句,峇東埔國會真的很大。

在戰區的感覺就像每天步入山野之中,穿著運動鞋,背著沈重的手提電腦及相機還有其他工具,披頭散髮的,不是跑來跑去,就是步行很遠的路途,尤其是提名日及投票日,真要命,我走到阿媽都不認得。

還有百名媒體包圍著安華,人貼人,肉貼肉的訪問安華,我完全被擠出採訪圈內,錄音機不只無法靠近他,更離譜的是我連他的臉他的聲音,都無法看到及聽到,我的汗水濕透了內衣,那情況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

作戰期間,我也像一粒皮球,被上司踢a節目,之后踢到b節目,c節目,d節目,距離都不接近,我可以從早上一出門就沒有回頭路,到d節目后已經是傍晚7點多,才坐渡輪回檳島公司坐著打稿,那種精神及身軀的疲憊無法形容,回到家后簡直是感覺癱瘓。

悲劇~~

在峇東埔期間,發生了許多事,令我深刻印象的是兩母跌下大溝的悲劇,那時那種悲的心情無法用言語說出來,這事情是不該發生的,在下大雨時,由於大溝沒有欄杆,母親無法分辨那條是大溝那條是道路,就這樣一跌就沒有活下來的機會,這可說是補選中的一個悲劇。

那時也聽同行說,這家庭很貧窮,家徒四壁不再說,沒有傢俱,很殘舊的木屋.......

從檳島這個進步的小城市進入鄉區,看到兩者之間的很大落差的對比,這根本是不平衡的發展,即使有些地方要維持鄉區風味,但最起碼的是政府應該給予他們基本設施,生活的基本條件,這是我認為的。

笑話~~

這是樓上同行鬧的笑話,在李宗偉和他很著名的教練米斯本到武拉必室內羽球館時,我和同行不知道他的教練名字,我轉個頭,他竟然跑上前去問教練的名字。

這個不用緊,這個米斯本教練應該有很多粉絲,他誤以為同行是粉絲,結果在他採訪簿上簽了大名,更絕的是傻呼呼的同行告訴他,我不是要你簽名,而是要你的名字,哇佬!那場面多黑頭,我也愣住馬上溜走,后來想起這個實在太好笑了,哈哈哈!

火滾~~

火滾的經驗,就是我跟馬華峇東埔區會主席拿督級老馬吵架,波波,那個女記者就是我,我是被老馬給氣瘋,我們是追問廖中萊為什麼馬華宣傳紙也釘有一張用馬來文撰寫有關安華涉及雞姦案的宣傳紙,結果老馬先臉黑發飆望著我罵說“你們記者自己帶來的,不要誣賴我們,我們沒有給你們這份宣傳紙。”

我也發怒喊回他說,“你給說清楚點,你在說什麼,這是你們給我們的宣傳紙,我們怎麼這麼有空,每人帶一份來問你們,吃飽這麼有空嗎。”他根本都是睜大眼,說騙話,而且還耍無賴,硬把我們全部都改姓賴。

那時我只知道我氣到全身都熱起來,我一生氣起來,不是小辣椒,而是指天椒,我知道那時場面很火爆,大家應該都沒想到當時我會發火,在nst記者聲援我后,這個老馬黑著臉,按著懒叭跟我道歉。

我睬都不睬他,轉過身走開,在那種情況下,我知道我的怒氣已經達到頂鋒的情況下,很多攝記都拍下兩人對峙,場面火爆的情況下,我無法保證自己會不會火燒會所。之后,他又在眾人面前,假惺惺跟我握手言和,他要表現大方,我就成全他。

這事我也跟上司們報備了,沒法度,我曾經被馬華的人后面來,他們多陰險啊!還好當時有通情達理的上上司,所以屁洞只被人干開半邊花。屁洞很重要的,我還要大便的,所以還是要顧好它。

我是從來沒跟這個老馬過節,之前對他印象也不錯,但他誣賴記者的那副嘴臉,令我永遠無法忘記。

別以為我經常跟人針鋒相對吵架,有很多時候我只是在部落格裡干人而已,我當記者8年以來,遇到很多懒叫人,不過這只是第二次採訪跟人吵架。

第一次是第一年當意外記者,被一個女中學生用非常粗的粗話來問候我們,我氣到跳起來,結果被無影則人按住,怎知沒一下子,他忍耐不住跳起來時,換了我來按住他。

至於之前那吃屎博士的,我都沒有跟他吵架,直接回報館都不理他,我只是在部落格裡干他腦子生在屁股上而已。

今天回到工作崗位,相對於戰區,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不必再迷路,找路,也不需要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遙遠的地方,也不必再像戰區一樣,比妓女更慘,妓女可能還可以躺下做愛,我是站街妓女,是站著被人干后,褲子還未穿好,就又走到另一條街被人干,哈!我的形容詞好像越來越好了。

遺憾~~

嗯,還有一個就是事件就是阿力夏承認給線人費的事,不知是因禍得福還是怎的,那天我不斷在馬路上趕場所以只能報新聞給同事,不過我報A,他寫B,晚上我看電子報時發現出現錯誤后,再重寫。

那知后來阿力夏否認了,由於星洲登在全國封面,所以鎗人槍語被警方召去問話,阿力夏也真是的,說了不認,對他印象打折扣,本來覺得他人不錯,這事后來會怎樣,相信安華勝后會不了了之吧!我真的不想再過海了,我很懒呀!

之前,我在部落格有登一張一個男人小便在另一個人身上的照片,這是巫統分給馬來選民的宣傳紙,照片下還寫著“若馬來人不團結一致,那將被其他族群小便在身上。”

不過后來我在被勸告下,不到24小時內就拿下來了,因為我不愛吃咖哩飯也沒有錢請律師,所以沒看到的人真不好意思。波波的留言,我也在這裡回應了,我不是要跟老馬撞的,惹人者賤,是他先招惹我們的。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干,好干!(Good F)
害我自從發覺那一段拿掉後就在想你是不是給馬打捉去了,想留言問問又怕給你惹麻煩。
我是一天上來好幾輪看那件堅持要把“馮京當馬涼”的事件的結局咧。懶人,干得好,寫得好啊!

波波

evidence of love said...

原來還有那麼多小插曲,怎麼我都不知道...

yeelee said...

懒人,辛苦了!
可是,那个马先生应该骂,你做对了。
当记者是什么?神经病!

lkf said...

请问许岳金在公正党的记者会,那位中国报的记者是你吗?
我当时有在场。

懒人 said...

波波,干人一輪,我元氣大傷,罵人動怒是很傷身的事。

哈哈!我沒有被馬打捉,只是打戰累到沒力寫部落格。不然早就在這裡報告軍情了。

evidence of love,因為有很多節目,我都是一人採訪啊!

yeelee,呵呵,辛苦捱過了,感覺真的很好,老實說,我也不想動怒的,不過他的確先開炮的,所以我就變了指天椒囉!

lkf,是的,我就是那個記者,不好意思,我也不懂你是藍眼的人,我問的問題是不是很欠打的,哈哈!

Anonymous said...

干人固然會元氣大傷,可是遇上鳥人如果不干人更是傷上加傷。
尤其午夜夢迴時想到沒有及時干他的屁股時會更加氣到五癆七傷,咬牙切齒到出血啊!還是干的好,干的好。

波波

Suzanne said...

Good!Continue your good 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