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9, 2008

保護自己

在電梯裡聽說組屋內有單位被爆竊,搞到這陣子我睡覺也不安寧,睡覺時床邊也放了些工具。其實屋子被爆竊事小,比較擔憂的是,匪徒干案時,我正在睡覺做夢,被人劫財又劫色,這就糟糕了。

跟阿毛說后,他比我更擔心,最近一直跟我排練如何自衛,從匪徒會攻擊的各種方式來攻擊我,訓練我的反擊能力。兩人開始在家打斗,摔角,他使出喝奶之力,用盤大的身子壓制著我,而我又使出全身之力,极力掙扎,訓練如何逃出摩掌。

過程之中,我得了一個結論,一個85kg的男人,若壓在40或是50多公斤的女人身上,坦白說,你想要翻身掙扎非常不容易,我掙扎許久,用盡全身力量,才能脫離熊壓。所以如果女人真的遇上這種狀況,死都不要被對方推倒在地上,因為逃生機率低。

我曾經寫過系列如何自衛,本身訪問過各種不同的自衛術教練,其實一個女人都要認清的真相是,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

我的經驗之談,像以前中學時期我常以為我這麼小隻人,丟鉛球應該都不會超出教練所定下的距離,所以中學前幾年,我總是在丟鉛球時,垂頭喪氣,沒有信心,無法得分。

一天,我告訴自己,沒有理由我辦不到,結果那一次,我拼命把手上鉛球往上推前丟,最后成功了。所以女人不要以為自己是女人,就什麼都做不成,搬張椅子都認為自己不行,纖纖玉手沒有力量,其實這根本是自己看輕自己,沒試過又怎知道自己潛在力量。

一個跆拳道女教練說得很好,她說,出現狀況時,什麼功夫都是擱在旁邊,最重要是把自己的害怕情緒轉為怒氣,只有怒氣才能激發一個人的爆發力,如果懂得功夫,但是害怕最終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我想起自己的經驗,不懂寫過了沒,中學時期在自由搏擊比賽前一天,歷史老師發瘋把我的書包往外丟,那一晚我生氣到睡不著覺。

隔天比賽時,我如同瘋狂的蠻牛,把一切怒氣都發洩在對手身上,在每一次的自由搏擊比賽時,選手都會戴上護頭具,結果我生氣到把對手當成是歷史老師,拼命就是往她臉上打,結果對手戴上護頭具,嘴角也流血,而我即使有穿手套,手指全都腫到像豬手,指甲週圍也流血。

那一場比賽,當然是像瘋人的我勝了,換來的是一禮拜都無法關起手掌,握筆也難。

我所帶出來的並不是自己的好鬥之心,而是讓你們知道一個人的生氣升級為怒氣時,她所爆發的潛在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我從小和哥哥打架到成人,我們的打架都是非常的狠,我是從不會反抗的沙包到會反抗的沙包,從來沒有一次打贏過他,即使后來父親也讓我學會自衛術后,情況也一樣,坦白說,我具有蠻豐富被打和打架的經驗。

我從和哥哥打架到去打自由搏擊,最后做了這份工作后,因為治安實在不好,所以我訪問了許多教練,加強這方面的知識。

為何會寫這些是那晚阿毛告訴我,有變態的男人寄不雅的東西給他的女同事,他希望我教她同事幾招防身術,加上近來組屋又發生爆竊的事,他希望我把知道更多的東西教會女人,讓女人也懂得自我保護,每個女人都經常會有獨處的時候,所以怎樣保護自己,基本上的都要懂,這些都是以防萬一。

可能接下來,我會把之前登過的自衛術系列放在這裡,女孩、女人們,你們自己就找身邊的人練習幾招吧!把這些動作練熟,也記得若真的倒楣遇上匪徒,要錢就給他吧!若要劫色的話,叫人冷靜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記得把害怕變為怒氣,爆發自己的潛在能力,保護自己。

7 comments:

Atan said...

Ah Bee, until today i still remember you have a very fast reverse punch & 'poweful snap kick'. So i dont thing you have any problem.. Ohss..

Julio Lee said...

原來妳怎麼可怕的,下次還是少得罪你為妙,免得兔牙被你毆斷。

Julio Lee said...

另外,那個保護臉的東西不是叫面具,戴面具打架應該會傷得更重。

沒錯的話,叫護罩。

song_4ever said...

在学习一些防身术之余,也可买一些自防工具。

聽風的歌 said...

武藝高強的功夫女俠,竊賊看到你也會屎滾尿流的啦

Anonymous said...

自衛術系列应该是去年的吧?快放上来供参考与学习~期待!

吹不胀.

懒人 said...

atan,想不到你也會來這,你說的沒有了啦!那都是當年的事了。

julio,我不是可怕啦!只是敘述一個人的情緒爆發時,是很可怕的。護罩範圍很廣,我們的不同於跆拳道,那個護頭具是硬的。

song_4ever,坦白說,我沒看到那兒有真正賣這些東西。

聽風的歌,如果拿巴冷刀和槍,我是投降的。

吹不漲,我需要時間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