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8, 2009

傷感

永健走了,這已經是我今年認識及知道的人,第七個走了,其中一個是我至親的父親。

剛在報飯翻看光華日報刊登永健的訃告時,很傷感,平時也有做廣告的他,這回是別人幫他寫廣告。

和tkm聊起,說今年我認識的人一個個走了,真傷感,算算手指都超過5人。

他說,昨天早上永健走的時候,採訪部內的氣氛非常低落,沒有聲音,只聽到記者打稿的聲音,大家都不想說話。

他說,永健坐他前面,平時峇都丁宜的節目及那一帶出殯節目都是永健一手包辦,採訪部上紀錄著峇都丁宜的節目,都是寫著永健的名字。而這回寫的節目是永健的喪事,要安排同事採訪,讓他這主任也感到傷心。

老實說,看不出這整天嬉皮笑臉的男人也會這麼說,男人啊!很少把傷心說出口的。話說回來,頂心頂肺的再見理想,平時是很少接到他的短訊,但每回接到真的都不是好事。

今天是傷感的,但是人還是要走下去,老實說,我真的不想再有認識的人離開了,超過5個也太多了吧!老天爺爺是要訓練我對生死的麻木嗎?真他媽的。

4 comments:

啤酒花™_J said...

我们还活着的,还是老话一句:路还是要走。不管多伤、多苦、多痛。活着是一件该感恩的事了。莫辜负自己。

再见理想...... said...

好事還要我通知你咩?

謝謝你再次提起我,雖然這篇的主角是永健(已故)。

wulunruhe said...

每次因为NUJ的事跟公司大粒人理论时,有他带队,我们都有一种实在感.

他刚换名时,我们一大堆就问他:"永远健康噢",他还是一惯的笑脸.

虽然他的年龄理应与我们有代沟,但是每次NUJ需要出坡开会时,他可以Sporting到与我们一起去血拼走广场吃快餐....

如今一切只能回忆.

懒人 said...

啤酒花,認同。

再見理想,偶爾會讓你出現一下的。

wulunruhe,一切都成為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