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小鳥的不聽話

夫妻之間最常的不外聊家事外,就是說廢話。

阿毛問我,如果家裡要請女佣,可否請中國女佣,而我的答案是不可以。

他一個標籤打在我的頭上,你怎麼像馬華婦女,這句耳熟能詳的話,真欠干。

再來,他又問,如果一個菲律賓、印尼、印度,還有中國女佣讓你選,為何不選一個語言能溝通的女佣。

我說,我對肤色沒有偏見,但是不要請女佣,更何況我覺得如果老公搭上女佣,根本不需用語言,身體動作就可以。

男人容易由憐生愛,我沈思了最多兩下這麼說。

他又再說,那麼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還是對老公沒有信心,我說,這些都不是信心的問題,我只是對漂亮的女佣有偏見。

我永遠記得他說過一句,一個女人若是脫光光摸上床,沒有一個男人能頂得順的這句話。

我不是不相信他,是小鳥的不聽話,所以我不信的是他的小鳥。

唉,做麼要考驗我的智慧,不過他似乎不理我,還是一句話,怎麼你的思想像馬華婦女。

哇佬,我那管來自什麼國家,只要是丑女做女佣就行。那會有女人要請有姿色的女佣來家裡,不擔心會上了老公的床。

阿毛始終是阿毛,沒有做過女人的阿毛。

6 comments:

小肥羊 said...

哈哈,有意思~

魅夫 said...

男人永远高估自己的自制能力。

幽子 said...

请男佣。

夏娃 said...

赞同幽子

piew said...

不经意透漏了阿毛的尺寸~

B=D

懒人 said...

小肥羊,嘻嘻!

魅夫,除了高估外,還愛說騙話。

幽子,夏娃,男佣,以我老公愛吃醋的性格,是行不得。

piew,比你大。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