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平安就好

在家養傷后,生理時鐘嚴重失調,每天我過著很多人都響往的生活,吃飽就睡,睡飽就吃,看戲,上網。而且差不多天天都睡足十小時至十二小時的時間,是清晨睡到下午三點的那種。

有時一連幾天也足不出戶,每天見到的人也只有一人,就是阿毛而已,感覺就像折翼的鳥兒,飛不出鳥籠,成了籠中鳥。

今年是檳島報界不幸的一年,單在今年內就有了5個同行發生意外,其中一個不幸往生。

一個傷了脊椎骨的软骨,一個手折,一個鎖骨骨折(就是我),不到24小時,另一個同行睡醒下床就發生腳骨骨碎的事件。

而在昨天,《光明日報》印裔攝影記者法拉茲古瑪(44歲)遇上車禍,在送院搶救1小時后離世,這是讓人難過的事。

不懂為何會這樣,是禍真的躲不過,人啊,最重要是健康平安,說什麼都是假的。昨晚收到同行傳訊來說這壞息后,我和阿毛都難過,即使我們和法拉茲古瑪不熟。

我記得,2000年我在光華當意外菜鳥記者時,法拉茲古瑪是在太陽報當攝記,不過主要是負責意外,那時光華和星報聯盟,光明和太陽報則是同一陣線,彼此都是競爭對手,我也從沒有和他合作,是在意外新聞上碰面的同行。

翌年,太陽報關閉,在一次傳媒之夜,該報記者攝記上台相擁合唱告別歌曲的那一刻,那場面是令人難過的。而后,他進入光明日報,相信也是光明看中他手頭上的線人而邀他加入陣容,之后我就很少見到他。

不過,我想,進入光明日報至少可以讓他解決生計的問題,只是可想而知,一個印裔加入完全是華人工作的環境,心裡多少也會感概吧!

只是現在他人走了,遺下一名妻子及3名年齡介于4歲至13歲的兒子,聽跑意外的同事說,他妻子工作屬於低收入一群,以后的生活應該會很辛苦。

跑意外路線的記者,向來都是風險高的一群,一接到線報,即使是做愛一半也要赶著出門採訪,不是說趕,用飛來說比較貼切,而且他們大部份都是騎摩托,就是為了趕在第一時間拍到現場照片,遇到死亡案件,更要耗上數個小時等候拿新聞,不管是白天還是半夜。

一般來說,館方在加薪方面,都會對他們特別好,其實,我覺得特別加薪並不足夠,館方應該為他們買足保險才對吧!至少給他們一個保障,除了他們工作風險高外,有時也要跟一些偏途的人打交道,又報導黑社會的新聞,不危險嗎?有時遇到野蠻人,還要被人打。

嗯,說了這麼多,也是以曾經是一個意外記者說出心裡的感概,同時也是讓外人瞭解意外記者的工作風險,不是烏鴉嘴,若一天你們不幸成為新聞人物,不接受採訪不用緊,不要多賞他們一個拳頭或是飛毛腿就好了,他們也是在工作而已。

近來發生太多不好的事,希望大家健康、平安就好。

11 comments:

夏娃 said...

我覺得採訪意外新聞的記者很可憐,無緣無故就要被打
那些跟拍明星的輕鬆多了

Rachel Core said...

年尾好像都特别多事情发生的。

懒人,我问朋友如果伤了锁骨是不是很手尾长,他说要在康复时期好好修养哦~他学过中国武术,锁骨通常是他们致伤敌人的主要攻处。

Anonymous said...

光明應該有為員工買保險的,如果沒有記錯,是公司險來的。只是保額不太高。
可以建議家屬向報館查詢。不然向人事部查問也行。光明應該沒有人事部,處理這些事的是星洲的人事部經理林美清。
各行各業都有風險,但記者肯定是高風險一群。不論多辛苦都一定要買保險,不然如果出了事,報館分分鐘是翻臉不認人的。很多年前,就看到光明一個才幹了不到兩個月的女孩子因為被車撞而摔摩哆,連人帶車掉下8呎深的大水溝,到天黑時才被發覺。據說,水溝的血都凝成血塊了。
這個女的毀容,半邊臉的神經被破壞,笑起來像哭,說話時一邊嘴唇流口水。她的男朋友到光明找到當時的總編緝吳彥華,問報館有什麼可以幫忙。吳說,這是她自己不小心,報館不會承擔責任。當時,光明的記者是有保險的,但他不知道。不過當時他唯恐遇禍上身的臉嘴,叫人不寒而憟。
一名熱心的男記者,為了同事到星洲籌款,結果被主任劉益萬警告,說“光明的事自己解決,不要去煩星洲。”
光明的記者無奈,唯有自己籌款,籌到4千多塊,交到醫院給女記者的媽媽時,她媽媽坐在地上哭。身後跟著三個年齡介於8-15歲的小孩。原來做媽媽的有腎病,丈夫早死,全家靠長女當記者的薪水養家。不想日子才安定了一個月就發生了悲劇。
女記者自費養了3個月的傷。吳彥華以她貌有缺陷為由,調她去做編輯。之後,再以她手腳不夠快,請她走人。刷走不合格的員工無可厚非,但是一句慰問也沒有就太過不近人情。事後,多名記者辭職。那是光明有名的大地震。只是當時有很多人不知道地震的真相是什麼。

所以,還在當記者的朋友,不管新聞有多大單,自身的安全還是要先照顧好。
今天看到懶人報告這樣的事,覺得非常難過。有需要捐款的話請說。

美麗師奶 said...

總社記者不知地方記者的命苦,人家是去酒店去飯店吹冷氣採訪,我們是日晒雨淋被人罵著來採訪,只能以有苦誰知來形容。

renee said...

看得我好心酸,要好好照顾自己。

heimama said...

原来有这样的事情……(指的是anonymous说的)让我对这行业更心灰了……

我听过的一个故事, 一个意外新闻记者(还是摄影)在工作时受伤晕倒, 被送入院时迷迷糊糊中还问:你们送我去那家医院?吓?这家我公司不包的……

冲烽阵线的人过得多可悲……

老妖 said...

懶人,明年還是太歲年,我看你還是去拜拜太歲..不是提倡迷信,只是千年流傳的習俗,應該有他的道理.

我不知道什麼偏方,只是最近我媽去學了長生學後身體明顯好了很多,不妨一試

ET said...

总觉得做记者的都很伟大…… 我家里有两个。

希望大家健康平安就好,快乐就满足。

懒人 said...

夏娃,拍明星也一樣的,雖然被打風險會低一點,但是也會有粗暴的保安人員。

rachel core,是啊1我也擔心有手尾,所以不大敢有大動作。

匿名者,還好光明現在換了人,他們館內同事都有號召籌些錢,館外也有同行響應,當作是小心意。

其實,人家說遇到怎樣的上司應給什麼樣的態度是對的,有這樣的上司的確是件讓人感到遺憾的事。謝謝你的告知。

美麗師奶,遇到這樣情況,就只能希望上司有長眼睛就好。

renee,謝謝。

heimama,是有點悲,不過遇到不諒解的上司,更慘。

再跟你說過我的經驗,以前在光華做意外記者時,有一次,從淩晨到清晨,就是半夜十二點多跑到早上六點多,那天很倒楣,發生很多宗嚴重意外。

更不幸的是剛好其他意外記者都休假,結果我一人跑到瘋,早上很早去公司打稿,打完之后就跟當時的男上司說頂不順,通宵沒睡,要回去睡覺了,結果被坐在旁邊身嬌玉貴,從沒跑過意外的的女上司聽到了。

有一回,她到敵對報挖角,當時在那挖角記者時,說盡我不能吃苦等等之類的壞話,最后被我知道,從此以后我非常討厭她,到了現在。

一個不體恤下屬的上司根本是不值得人尊重。

老妖,我也是這樣想,今年我好像一直有倒楣事。

et,其實也不是偉大,畢竟這條路是自己選的,只是希望工作時可以獲得人家給的基本尊重,別把我們當狗來罵就好了。

Anonymous said...

呃,不好意思,原來我忘了放名字。
嘿嘿,我不是匿名的吹哨人,我是波波。

wulunruhe said...

你所说的女上司, 我在光华时也曾中过她的招.... 结果我发誓要在三年内超越她10年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