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0, 2008

勝敗

剛才是很生氣,不過我也接受了,只能讓自己有心裡準備,做好應對方式。

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休息,明天終於可以休息一天了。

這14天來的忙碌,我的家已成了一個垃圾場,很多髒衣服沒有時間洗,每天早上就是找看有沒見得人的衣服穿出門,今天早上出門時也沒有辦法了,只能穿著鴛鴦袜子出門。

唉,明天有一籮筐的家務事要做。

突然想到現在改朝換代,心裡還是有點怪怪,報館走的是民生路線,工作採訪少了林錦順及李學德這兩個人的節目,不習慣。還有許子根的官方節目,這些年看慣他們的臉,一下子他們好像完全消失,還是不大能適應,首長整張臉換過,心裡的衝擊可真大,我得調整心態。

昨天知道大選成績時,偉益剛好坐在我身旁,應該是一時感觸,他的眼角濕了起來,我很專業的馬上高喊攝記,偉益哭了,快來拍照片。這是他喜極而泣的眼淚。

剛才去謝寬泰的感謝宴,看到他的支持者激動的高喊他的名字,有些在台上唱歌時哭了,我的眼角也濕了,也不知為什麼,和早上許子根記者會一樣,很傷感很感觸。這個結局也是我預想不到的,也無法接受的。

丁福南說,現在他們由執政黨的角色轉為反對黨的角色,監督由行動黨及公正黨的行政及工作,這個真是一個很大的對換角色的轉變,也是政治上的一個很大諷刺。那天公正黨檳州主席再林在萬人講座會上所說的,反對黨要執政檳州,就讓執政黨轉為反對黨,這句話,真的一言成讖。

謝寬泰台上嘗試笑著安慰支持者,但是無法驅走場面的傷感,我並不瞭解謝寬泰這個人,不過從他獲得基層支持的程度看來,他應該是一個對下屬很好的老板,那種情義不會是建立在金錢上。

我看過他和助理一碗面兩人吃,也聽說過過去他一步步走過來所受的委屈,所以之前聽說他在首長人選中出局時,其支持者們都替他感到不值,也替他感到委屈,這當中應該還有很長的一段故事。

其實這次大選他雖失敗了,不過雖敗猶榮,仍然獲得一大班支持者的支持,不離不棄,是少見的情況。好過其他人,樹倒猴孫散。

政治是現實,變幻莫測的,大選如同運動上的競賽,有人勝利就會有人失敗,沒有永遠的勝利及失敗。今屆的成績未必代表永遠的出局,以檳城人的政治意識,分分鐘在未來的大選,又再來個大轉變。

我說的是事實,有過高峰也會有低潮,以平常心看待是件好事。

同事問說,要不要和謝寬泰合照,我說,不用,因為我的直覺告訴我,他還會捲土重來。來屆大選相信會來得更為激烈,會不會又再來個大轉變,反對黨會不會只是一屆執政,大家到現在已經無法預測未來,只有時間能夠證明。

那個送粒計時炸彈給我的人,不用內疚了,經一時長一智,以後要提高這方面的敏感度,事情發生時,我會再想辦法應對了,畢竟面對的是小人,小人出招是比較陰險,所以是傷腦筋,要常常設防陷阱,我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事,肯定不是好事就對了。

也不說了,去睡了。

8 comments:

Rachel Core said...

在报章上看见只有他的夫人陪他出席记者招待会,很心酸。

他虽然败了,可是败得有君子风度。

小肥羊 said...

你这些篇写得很好,因为跟我有很大共鸣,看了很感触~~

再见理想...... said...

我向你道歉,是因为顾及你的顾虑和友情。

jianglong said...

現在,不懂是喜還是悲...
不過,我覺得他們(敗北的人)很堅強.這個難關,他們會過的...但要的是時間

再见理想...... said...

JL:

钱收了吗?

jianglong said...

再見理想,錢還沒收...

Anonymous said...

昨日的反對黨可以是今日的執政黨,今日的執政黨可以是明日的反對黨,一切以民為主。

雙面人

懒人 said...

rachel core,他挽回了最後的尊嚴。是該給他掌聲的。

小肥羊,不是寫有感觸,而是工作時的感觸更大。

再見理想,我接受。

jianglong,他們也說自己需要時間,到現在他們也覺得輸得莫名其妙。

雙面人,以民為主,這句話,我是絕對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