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5, 2008

示威

林冠英說不會因為示威而向巫統妥協,所以他堅持立場,不採用新經濟政策,公開招標的言論,獲得民間的掌聲,小市民說這回這個新首長終於把話敢敢把話說出來。

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新州政府的施政,才是大家都應該關注的事。

那天示威行動,同事說原來前來示威的人有80令吉,有聽說叫外州馬來人來助陣。

這個不好笑,好笑的是示威的竟然是由巫統州議員帶領,其中一個是即將是州議會內反對黨的領袖阿查哈(現在州議會內的反對黨只剩下的是11個巫統議員)。

阿查哈是極度的種族主義份子,過去在議會內發表數次的極端言論,還好有彭文寶這個怪懒議員,在議會內和他大戰300回合,常把他氣到半死,后來彭文寶受到黨不公平的待遇時,所以我是非常生氣,的確是干了那上牆頭草的年輕行政議員。

我的脾氣的確是改不了,看到不過眼的事情,還是會出聲,而且火氣會從腳趾頭,燃燒到頭頂,誰靠近誰先死,這叫死性不改。

話說回來,阿查哈的身材肥胖像大猩猩,另一個示威發言者也是前檳副首長阿都拉昔,阿都拉昔是瘦巴巴的老人家一個,一肥一瘦走上街頭,如同無毫家教的野蠻人。很心涼的是阿都拉昔連議員也沒得做,被公正黨給擊敗了。

當初他們取笑反對黨走上街頭,甚至還允許巫青團在許子根和首相面前,拉布條說馬來人被邊緣化,落盡許子根的面子,不把他放在眼裡,如今有個林冠英可以把他們給氣到半死,心情的確涼快得很,風水輪流轉。

用80令吉壯大隊伍,聽說有人還把一肥一瘦給抬起來,同行打趣說,抬起阿查哈的應該是收費100令吉,因為他這麼胖 隨時會面對骨折的風險。

可惜我只看到還沒開場的情況,后來得上去等安華的到來。

由於這班野蠻人,我接到不少的電話,都是關心會發生種族暴動,比較好笑的是我家姐,第一句就問我有沒買米買餅干收起來,真被她氣歪,不過也難怪她,當時簡訊謠言滿天飛,害到很多華人都緊張起來。

其實大家不需太過憂慮,檳城會變天,並不只是華人票,還有馬來票,如果他們沒有不滿,是不會投給反對黨的,更何況現在有4州也一樣是反對黨執政,若以此分析,我們不需要害怕,因為有不少馬來人也不恥自己同胞的行為。

示威情況並不可怕,若要說比較詭異可怕的是投票日當晚,我們採訪林冠英在赤石酒店記者會時,有聽說會騷動,上司傳訊來說,發生什麼事,生命要緊,要照顧自己,當時氣氛也很怪,在場的可能有不少間諜,誰也不知道,所以當時情況是大家又喜又憂的,在場的同行應該都有此感受。

后來,做到凌晨兩點多,回家途中路上靜得像死城,當時有很多不好的謠言,可能因為這樣所以大家都不敢出門,路人沒人,沒車,只有幾個趕路人,搞到我也毛骨悚然,那氣氛才是叫做可怕。

當時情況的確是有讓我擔憂,今天是變天一周了,一切恢復正常了,只有巫統還在吵吵鬧鬧。接下來應該會有更多好戲上演,不過都是在國會。

只是這群王八蛋,示威搞到檳城大塞車,吃飽沒事做,我不需詛咒他們,應該很多人都在當天詛咒他們了。

9 comments:

said...

不好意思,谁是那上牆頭草的年輕行政議員?

江湖人士 said...

那些示威者是乌桶从过港乡下买来的,全都是搭巴士过来的。不是本岛人。他们又要耍卑鄙手段恐吓华人!但这次也是烟雾弹而已,林首长咖哩饭也硬吞下了18个月,哪会就那样被他们吓倒?

大马华人啊!醒吧。别再被老乌鸦野蛮摆布下去了。这时候不站起来该等何时?难道是当傀儡当爽了不成

黑舌天使 said...

都是一群没教养没文化的饭桶在吃饱没事干!
该做的不去做,整天喊一大堆的废话,做一大堆的小动作来恐吓百姓。他妈的真的以为大众是笨蛋!有空不如想想为何他们自己的同胞也开始在抗拒他们,而不是只有异族。什么民族暴动?搞不好其他人还要让路给他们自己打自己!哼!

美麗師奶 said...

懶人,多兩天會去檳城一趟,看看島上的新政治環境和我這里有什麼兩樣,哈哈,我們成姐妹州啦!

Jannette said...

当时有人也说大桥关闭因为示威的关系,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维修工程而关闭的。

tongkai said...

其實,那天的費用是一個人300令吉。因為巫統還實施《新經濟政策》,在中間人抽佣之下,最終只剩下80到100令吉。

再见理想...... said...

你说:

威情況並不可怕,若要說比較詭異可怕的是投票日當晚,我們採訪林冠英在赤石酒店記者會時,有聽說會騷動,上司傳訊來說,發生什麼事,生命要緊,要照顧自己,當時氣氛也很怪,在場的可能有不少間諜,誰也不知道,所以當時情況是大家又喜又憂的,在場的同行應該都有此感受。

***

实在不好意思,你以偏概全了。因为我当时在场,却一点都不感到又喜又忧。又饿又闷倒有一点点。

还有,你们的上司也太杞人忧天了。虽然说很关心下属是好事,但令我忍不住想笑。

或许是妳让他有担心的因素吧?

懒人 said...

威,我不想吃咖喱飯,所以不說。

江湖人士,他們已經醒來了。

黑舌天使,他們現在的確是自己打自己人。

美麗師奶,歡迎來檳,不過這裡大家都生活如常了,我有空也要到你們那兒。

janette,這我就不懂,當時在忙著。

再見理想,我都不把你放在眼裡,不是指你,別自作多情。還有雖然是同行,但別讓我討厭你。你的言論並不幽默。

再见理想...... said...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幽默的人.

我从来都是让人讨厌的人,因为说话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