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9, 2008

檳城人

我到現在,還是不大能接受檳城改朝換代的事實,同事昨晚在我耳邊說,其實大家都是想看到反對黨可以否決3分之2而已,從沒有想過是換掉整個政府。

我同意,相信很多檳城人都同意,只是大家想不到原來一剎那,凝聚的人民力量,是可以炸毀民政黨城堡。

我是從計票開始,一路看著林冠英不斷接獲喜訊,他愣掉,馬華民政也愣掉,記者們也愣掉,幾乎很多人都有點傻掉,本屆大選發生的並不只是反對黨否決3分之2州議席而已,而是完全的執政檳州。

天呀!這樣歷史性的一刻竟然在我當記者的生涯中,可以親身目睹,6萬人在韓江中學草場怒吼的聲音,果真絆倒國陣。

比較難以接受的是,檳城人在39年前決定當時還是反對黨的民政黨,執政檳州,39年後的今天,竟然又是一手把它連根拔起,太可怕,太可怕了。檳城人是翻臉不認人。

像我一直以來,都是追隨升旗山一國四州選區,隨著民政黨總秘書拿督斯里謝寬泰一路拜票,表面看來,大家對他都很熱情,而且也很熟絡他,上屆大選他贏超過1萬多張票,這一屆他竟然也會輸超過1 萬多張的數目。

而且要命的是輸給天兵劉鎮東,劉鎮東剛來檳城報到不久,拜票行事原本對阿東看來不是很好,那裡知道原來檳城人會玩無間道,表面看到的未必是所想要的,連謝寬泰的助理也不信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更何況是我。

還有許子根,我以為檳城人會把他送上京,那裡知道卻也把他拉下馬,我是覺得很可惜,檳城在他領導18年,無功也有勞,如果我給分,不是很好但也不很差,怎麼大家都把他判出局。

雖然他欠缺英明果斷,但是一個可以工作的人,這樣的結局對他實在殘忍。而其他表現不錯的民政黨的候選人也一樣,檳城人民把對巫統霸權的氣都發洩在他們及馬華的身上。

我想,這是馬華民政需要檢討的地方,保持沈默內部協商並不是解決的最好辦法,因為沒有出聲,大家都認為他們是懦弱的一群,不敢向巫統開聲捍衛族群權益,適當的時候,黨領袖還是要為族群開口說話。

還未揭曉成績前,我以為民政黨在本屆大選受到的衝擊,不比馬華大,因為他們競選的多數是混合區,那裡知道,連馬來票也反政府,支持公正黨,是華人、馬來人、印度人一起反國陣,而且是不分階層,低下階層反,中等階層反,中上階層也反,誰也想不到,連黑社會的一樣反。

反對黨過去只是讓人覺得他們或許能在議會中,制衡國陣,如今不是制衡,而是執政,而我們原本熟悉一張張民政黨議員的臉孔,換過的盡是全新臉孔。

我開始有點擔憂,未來的檳城在他們的領導下是會上,還是下。但是沒有給予他們機會,就已經認定他們是不行的,這個對他們有欠公平,所以這4年時間我會觀察及監督他們,用下一屆選票來決定他們的去留。

9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我想檳城的人民就是覺得檳城這些年來,在民政黨的執政下,沒有甚麼發展,於是把心一橫,讓反對黨試一試。

Vincent said...

其实民行可以组政府并非无迹可寻,我早就预料可能会过关。我所问的300+人里有85%包括各族,各income level都反!而我们也已经准备给它5年试试。我们终于拥有实权的华人首长了!我有信心他们肯定会做好,因为开放的天空肯定比贪污腐败,一党独大的局限天空来得好!

退位者,不必可惜,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年的官了,让新人试试吧!只有这样才能发掘更多的人才!可以退休了,别再捲土重来,让我们看看新脸孔吧!

ET said...

有能者居之,祝福槟城人民。

五年,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genee's garden said...

3月8日那天我從吉隆坡趕到北海已經接近下午四點。我在投票中心跟林冠英碰上了,抱著以歡對他說:「這一次的票是為我的小孩而投,希望你們言行必出,為下一代全力付出。」

對於檳州政府變天的事,我的感觸不像你們這些留在島上的人這麼深。我只是感得這次大家都變得不再懦弱了…

黑舌天使 said...

5年太短了...过去被有几十年执政经验的政府管辖下,槟州也不见得有何过人的发展,更何况是新的执政党?收拾旧人留下的烂摊也需要不少时间,重新规划未来的发展也一样不能草率啊!况且我们槟城人要的不是得过且过的日子,而是不一样的明天!

火箭们,要加油!!

懒人 said...

堕天使,其實大家都是要教訓巫統。

vincent,我最後也這樣想。沒給他們機會,怎知道他們不行呢!

金,大家都勇敢也開始思考自己的將來了,所以我說,人民是大贏家。一手決定自己的首長。

黑舌天使,他們需要一屆至兩屆時間。

懒人 said...

et,這是很重鍵性的5年。成敗靠這幾年。

Kahlei said...

我对这改朝換代的事實也非常的意外:不只是檳州,还有霹州和雪州。芙蓉那区火箭也胜的漂亮,森美兰州也差点被改朝換代。这正明了团结就是力量!没有所谓的个人英雄,狗雄就有份。

除了兴奋,也有點和你共同的擔憂。不过,对他们要有信心!

何曙禧 said...

版主, 您好!

本人是香港無線電視中文頻道翡翠台節目《星期二檔案》記者,負責新聞專輯採訪及編輯工作。

馬來西亞今年三月八日大選後,在野黨突破性贏得多個地方的席位,為大馬政治和社會帶來新局面,而在野民主行動黨的林冠英更贏得檳城州的領導權。我們認為這次「馬國局部變天」也是香港人深表關注的新聞題目。

因此,我們現正計劃採訪相關新聞專題,並安排攝影隊於五月下旬到臨檳城,走訪不同階層人士的看法。

從您的網頁得悉您是對自己的城市發展,十分關注,也很有見地。為了更持平完備報導,我們必須瞭解多些檳城的實況,恕我冒昧,希望您就以下題目多多賜教。

1/ 檳城民眾面對哪些社會、政治、經濟的問題?過去政府如何處理?對新政府有何期望?

2/ 無論過去或現在,檳城有哪些社會事件值得探討,從而分析政府的管治能力?現時城中又有哪些熱點新聞事件正在討論之中呢?

由於我們節目以人物個案為主軸,我們計畫找一些社會上不同背景的人士,不論富貧、官商、在學或在職,說出他們的心聲。

身為檳城人,您又認為有哪些適當人物或團體值得我們走訪?

一直以來,《星期二檔案》都是希望透過深入採訪,以時事專題形式,報導大眾關心的種種社會實況,並希望促進社會公義與關懷,以及擴闊觀眾的視野。

本人聯絡:
電郵:
hewittho@yahoo.com.hk ch.ho@tvb.com.hk

無線電視《星期二檔案》記者
何曙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