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07, 2008

心中的澎湃

昨晚採訪行動黨在韓江中學草場舉行的萬人講座會,心中的澎湃至今是難以形容。

同行說她很感動很想哭,其實我卻已在心中流淚,只是這個眼淚不能外流。

那種6萬人民發出怒吼,那聲音是多麼的震撼人心。

第一次看到向來政治的冷感的檳城人走出來,第一次看到身穿紅白衫的人潮,第一次看到大家情緒高漲,第一次看到6萬人的訴求,第一次看到政治講座也能籌到123千。

不管是阿伯阿姨,年輕人,你以為一個像在巴剎賣菜的阿婆也一樣的激動,全家人的興奮,這不是一場演唱會,而這是向來大家不感興趣的講座會,這是非常有意思的。

總社同事說,她首次見識檳城人的政治醒覺原來這麼高,不只是她,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如此壯觀的場面。

只是這把聲音能否把它換成選票,這個情緒是否還會持續至明天的3月8日。

今早看到首相及許子根終於使出殺手鐧,第一個首相說,國陣不能沒有華印裔的聲音,第二個許子根說,若馬華及民政黨在本屆大選中慘敗,不排除檳州首長職將由巫統議員出任。

同事從林冠英的節目回來,猶如泄氣的輪胎, 說林冠英一臉的沮喪,擔心選民會因此而受到影響,可能行動黨會因此而兵敗。結果,這憂傷的氣氛一下子感染整個公司。

我是樂觀的人,首長和許子根說的話,我都不會信。馬華出征40個國會,沒有理由不會一個都不會中選,因為不少是在混合區上陣,即使如黃家定說的,要30多個議席才能在政府裡有足夠的聲音。

我心中想問的是,即使他們贏3 0多個議席,也是幾個人在做部長,即使他們贏30多個議席,他們也是在國會扮演著“ya”和“betul ”的角色,這角色隨便人都能當,選不選他們沒有什麼分別。

然后再來許子根說的,其實民政黨並不危險,因為他們大部份都是在混合區上陣,影響不大,如果他們議席真的少過反對黨,那麼他們可以再加入離開執政黨,加入反對黨,反正民政黨是以反對黨出身。

而且首相都已說了,首長還是會給民政黨擔任,這是他們的協議,行動黨也支持民政黨當首長,那麼許子根為何要這麼說,首相和許子根為何要恐嚇選民。

這種手法是不健康的,他們應該打出政綱,拿出成績表,讓選民信服的,這樣的說法,我也才能信服啊!我真是感到無奈。

4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懶人,

未經允許, 已經搶過來轉載了...
不好意思啊!

再见理想...... said...

你问问那些人是谁在演讲,他们可能不知道.

不过,听得很爽啦.

yeelee said...

懒人:我带着女儿去呢,可是因为实在找不到位置parking,绕来绕去,塞来塞去,结果只有打道回府了。
我也很感动,为槟州人民而骄傲。多么希望人在操场中央啊,多么希望自己就是草场中央的红海一分子。
刚投票回来,就让槟州一日同红阿。

懒人 said...

khai suan,不用緊。

再見理想,未必你說的,這只是你主觀看法。

yeelee,這是真的難得一見,那一晚我真的畢生難忘。我知道,那邊塞到很厲害,而且聽說警方還在那發傳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