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1, 2008

黑頭

我已經無法形容自己了,今天應該是我最黑頭的日子。

我竟然在採訪節目時,耐不住流淚,而且還是一邊流淚一邊採訪,這真是我做記者以來,最黑頭的事。

我們做這一行內的,常常要保持專業,不能有真情流露,這是應該要秉持的,但是人心肉做,我也是有感覺的人。

以前跑意外時,看到生離死別,我已經眼濕濕了,常常暗地裡把眼淚往肚子裡吞,做出一幅沒有表情的樣子工作。

看到喜歡的偶像,也不能像小fans,帶著仰慕的表情望著他,又要擺出一幅很專業的樣子。

這幾天,一直採訪民政黨的節目,哇,這個夠力了,我一直想擺出很專業的樣子,但還是失敗。他們男人都流淚了,更何況是眼淺的我,我這樣安慰自己是對的。

早上去許子根機場的節目,從他知道大選成績至今,一直表現堅強,對著媒體強顏歡笑,大家都知道他心中很苦,不同與往一幅自信滿的他,不過早上,他的支持者特地在他卸任前,趕到機場給他鼓勵時,他真的激動和感動到不會說話了。

可能他沒想到還會有黨員會支持他,會特別趕來給他加油,結果把他弄得眼濕濕的,也把我弄哭了,這個比之前去他和冠英的記者會,更讓人傷感。那知,卻被攝記拍到我擦眼淚的丑態,他回到公司又即刻傳去總社,要阻止也來不及了。

這麼多年採訪工作,一直以來看他表現都是堅強的,沒看到他如此的落寞,還有他竟然也會流淚。男人淚不易流啊!

金問我,好像很為許子根傷心,剛才我那中選的鄉親看到報紙,還特地打來酸一酸我。連同事也說,奇怪我怎麼會有同情心。

人心肉做啊!我是氣他懦弱,但沒有想過他會有這麼淒慘的一天。

做記者這8年以來,採訪他節目至少也有6年多,雖然不喜歡他處理事情的懦弱,但並不至於恨之入骨,說對他沒有感覺肯定是假的,工作習慣有了他,或多或少有些感情,還有其他人,一夜之間,突然他們全消失了,我到現在睡覺也會驚醒,檳城在308那一天,已經變天了。

可能有很多人沒有我這麼強烈的感受,但因為是做記者這個工作,常常和他們近距離接觸,累積下來也有感情。不只是我,原來同事早在謝寬泰感謝宴那晚,眼淚決堤了,我忍到今天,算不錯了。

我沒有替他感到不值,政治不是勝就是敗。

只是工作習慣有了他們,就像朋友一樣,我是不分政黨的,大家皆是朋友。值得一提的是,這回還好我有個鄉親中選了,呵呵!我也替他高興,他的那場戰不好打。

話說回來,其實不只是我,同事也感覺怪怪的,我們要適應這個新的採訪環境,同事說,以後看到林冠英,不能再叫他冠英,要叫他CM了,我們大家都要改口了。

9 comments:

g said...

有时看到妳骂执政骂得挺狠,来到这一篇妳说妳哭了~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两极”吧?

ahkheng said...

当宣布日落洞一国三州候选人全部落选时,
我也很难过。
回到报馆没有胃口吃东西也没有心情写稿,
当时大家都笑我呢。

小肥羊 said...

之前在你的blog里读到你对CM的种种不满,还以为你很讨厌许子根,哈哈~~

不过我相信人心肉做,怎样都有感情,州之成败其实关乎首长和所有YB之事,要他一人独当也不对,不过很高兴,现在林敬益出面撑他就不用辞掉党主席之位啦~~

genee's garden said...

可能是我離開綠島有好幾年了,以前采訪許博士的節目對他的印象也不太好。可是,我依舊記得他當著同業面前稱贊我是中文報當中能以準確的英文發問的記者,他是親民的。

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每天都在變,可是我們生長的土地卻一成不變,我們如何不氣餒?這一次,我真的是豁出去了!

黑舌天使 said...

无可否认的,许子根是个能做事的人。就是衰在太“查某kia”了。。。变,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变则通嘛!

萍凡女子 said...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既然真情流露,想哭就哭,总比压抑的情绪的好。

Anonymous said...

哭並不是罪,更不該是丑事。

偷偷告訴你,我也為我落選的候選人暗地裡哭了2天,結果隔天眼睛腫得象鴨蛋似的﹐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哭過了。。

yaya

不是天使 said...

哭是因爲很多不同的情緒組成,包括驚訝、不捨、難過、感慨……3月8日過後,我也哭了好幾天,只是都偷偷躲著哭。哈哈

懒人 said...

g,就是被悲傷的氣氛感染。

ahkheng,對久有感情了吧!大家都一樣。

小肥羊,罵照罵,傷感照傷感,哈哈!

金,很多人都豁出來了,所以今天檳城會變天,有改變的確也許是好事。

黑舌天使,我認同。

萍凡女子,果真最後我沒有壓抑,只是那有記者哭的照片會上報。這個誰都不要吧!我到現在還被同行取笑。

yaya該不會是在謝寬泰感謝宴哭的那位吧!哈!

不是天使,我也想沒人發現啊!只是可惡攝記把我也照入鏡頭裡了。夠力,到現在還被小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