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大匯演

今晚節目容易,我得空得很,不甘寂寞,又上來發論。

那一天看到報章刊登馬青代表大會上,微胖的靚仔團長高舉憲法並說出一大堆人話,雖然說這些話已經是遲很多,早在大嘴巴亮劍時,他們應該想出對策板回巫青,那知現在才做反應,真是遲鈍。

然后又看到小粒說,有華裔部長表裡不一,內閣裡外說不同的話,暗指傻仔醫生。其實啊,馬華部長又何嘗不是,大家心知肚明,只是啊,小粒這麼說,令我難免不揣測你是在轉移視線啊,不過啊,這個我自己知道就好,我不去煽動,我才不要吃咖哩飯。

再來,傻仔醫生公開贊成對付黃明志的事件,可害慘豆芽根,那天跟一個老報人聊起,他拿出sms給我看,原來坊間正流傳一則倒民政的sms,裡內盡是罵盡傻仔醫生的話,然后說要把民政黨連根拔起,所以之后就就看到豆芽根到處向人解釋。

原因為什麼呢?就是現在反風吹得很大,我現在就在猜測到底反對黨在檳城的來屆大選,會拿下多少席了。

又為什麼我會說反風會吹得大,因為我們的阿公在馬華大會上說,政府將優先考慮將政府工程和合約,頒給各族真正聯營而成的公司,政府希望看到的是各族之間有真正的合作,沒有限定有關公司一定要有30%土著股權。

你信嗎?不要告訴我,你自己知道就好。這一招安撫華社的心,有沒有用呢,我正在思考.........

我說啊,站在新聞線上這麼多年,這一切就像連串的大匯演,看得可真精彩,我想啊,甜言蜜語還會陸續有來。

這些年來,我看得很多,聽到的更多,不過我總愛冷眼旁觀,然后自己在旁分析。

說老實的,觀察政治人物,也是我的生活娛樂之一,他們的一舉一動真的會讓人發笑。

舉個實例說,豆芽根在正室阿婆未過世前,也在阿公由老二做老大后,他馬上特地對媒體提說,他記得阿公曾在政治上落魄沒有勢力,在檳城機場遇到這對老夫妻,結果叫司機載送他們回老家。

說到底嘛,豆芽根還不是提醒人家當年他是如此的做好心,說更白一些,就是要你記得我對你的恩惠。

果然不久后,正室阿婆也懂得做人,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也提起豆芽根在他們失落時給送他們的溫情。

高招吧!哈哈哈,我真的很佩服豆芽根的記憶力超強的。我不是不爽豆芽根囉,其實他的確有為這個島做了很多東西,雖然視覺看來硬體並不多,不過他真的有貢獻,在軟體方面。

只是啊,我也是島民之一,希望豆芽根和其他代表我們的大粒人,要像男子漢這樣挺胸抬頭做人,在該站出來時就站出來,而不是陽痿,即使是陽痿,也要吃偉哥把它挺起來,這樣才會讓更多的人尊重啊。

唉,怎麼這麼多人陽痿的啊,真不明白。

7 comments:

said...

有人信了四十年,也知道自己被骗了四十年,但还会选择相信。

不明白,我想不明白。

Anonymous said...

时评人唐南发吁请马华公会青年团总团长廖中莱谨记马青常年代表大会所发表的伟论,避免重蹈覆辙上演20年前李金狮落荒逃的窘局,徒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让人;人再犯我,我就饶人;人还犯我,我就走人”的笑话!

還有,昨天的夜報已經有了巫統對這件事的反彈。言猶在耳,abang & adik已經指責小黃黃發表了不恰當的訴求。嘿嘿,真沒想到這個天大的謊言還不到一天就bongkar了。

真好笑。


波波
(這次有很小心不要變成波婆了)

牙牙學語 said...

妳的話,讓我想起韓寒寫的貼文,說我們華人動不動就覺得人家辱華,明明綠豆般小事,就覺得被辱了。只有自卑的人,才會動不動就覺得自己被辱。
話說回來,偉哥對陽萎有沒有幫助?
我想,偉哥打救不了精神上的不舉,因為政客用兩副臉孔來麻醉自己,欺騙大眾。不過其實大家都一樣的。沒啥好比。

song_4ever said...

老大一讲完那些“美丽的谎言”,政治报又在煽风点火了,理应上应该犯了煽动法令之罪。无奈,政治报有权在手,要说什么都可以,就好像凯子女婿一样,去年讲了煽动之话一样没事。
虽然说我们得好好利用手中的一票投给应该能为我们贡献的代表,但我倒觉得这次根本不必想这么多,算是应该给这些人一个教训,然后要他们 SHUT THE FXXX UP 才行。

懒人 said...

威,我想,每個人投票的期許都不同,但也的確有這種人的存在。

波波,就當作看笑劇吧!我也是這樣看待的。

牙牙學語,我只是打個比喻,確實的舉不舉,我真的不知道的。呵呵!

song_4ever,我們也一樣恨政治報啊!因為真正的造孽者是他們啊,他們在煸動自己的族群情緒,國家一天動盪也就真要感謝他們。

Rachel Core said...

每次回家很爱过海去海边溜一溜,喜欢这颗珍珠岛,让我回家有像在度假的感觉。
希望保护这颗珍珠的大粒人不要让让它失去光彩。

大选还没到,我近来对这块土地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genee's garden said...

豆芽根也好,丁不难也好,槟城一样没希望!让我们来一个民生大会,好不好?我实在忍无可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