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5, 2007

被打事件

這星期備受上司器重,忙到像牛一樣,原本在同行被打當天想在這裡寫些文章,但真的沒有體力,所以作罷。

同行被人,嘴上縫四針的新聞,大家應該都有看到這些新聞吧,隔天同事一回到報館,就對我們說這事,當時我是在耕著田,但聽了之后,那怒氣是從腳指頭開始燃起,雖然我不是當事人,也不是當事人的女友,但這個惡小子竟然現場突擊同行後,還在醫院要動手動腳,顯示他的惡人當道。

這事件已不是第一次發生,從我當記者開始的這些年,已有不少跑社會新聞的記者都碰過這事,當記者的不是生下來就要被你打,也不是說跑社會的記者,也一定要被人打,這是我們的工作,即使我趕到現場,也是第一個動作就是拿相機,今天是這個記者被打,不能擔保它日,不是我被打。

再見理想這個經常和我鬥嘴的傢伙在他那裡說得對,我們同行要和氣,團結,面對惡勢力時,盡管平時大家都是競爭對手,都要站同一陣線。

在這個同行未被打之前,上回,同事也面對類似問題,當時聽后也真的很生氣,不過那時他並不這麼嚴重,不像這次同行的嘴巴被縫四針,而腫到這樣,雖然是有點好笑,但是我是生氣多過覺得好笑,換作是女同行或是我,我想,一定會那個惡徒沒完沒了吧!因為破相對女孩來說,是一件大事。

這事件發生后,我和阿毛也都憤憤不平,為何20出頭的小孩竟然就目無法紀,不說什麼,拳頭就直接飛來。

我為我們的華人社會感到可悲,孵育出用拳頭跟人打交道的年輕人,它日他還有什麼事情干不來,所以當和同行在談論事件,我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不管怎樣,都要讓這年輕人有點教訓,不過最后決定要還是要尊重當事人。

我們人還有很多條路要走,不是以為混黑的就可以橫行霸道,這並不是正確的解決方式,為什麼我們做事不講道理,用拳頭來說話,這和野蠻人到底有什麼分別,若是要做野蠻人,那就不要住在屋子裡,住在森林裡,這會很適合你。

很多時候,看到我們自己的華人子弟,尤其是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或是中學半途就輟學的,離校之後學習技術,腳踏實地的做人還好,但有很多為了要讓自己也是能備受他人承認,寧願和不良份子混在一起,自卑過度最後變成自大,以為自己背后有人撐腰時,走路也有風。

但他們並不知,也沒有到過監獄探訪過,被捉之后,什麼是叫作失去自由,屁股開花的痛。

一失足成千古恨這句話,誰都該懂。

出身不好不是錯,讀書不好也不是錯,沒有接受很高教育也不是錯,我們根本不需要為了要讓別人看得起我們,而加入私會黨,因為自卑過度而選擇這一條沒有回頭路。

我們依舊是可以靠著自己的雙手闖天下,雖然過程是比那些學歷高的人還要辛苦,但沒有走過,又怎會知道我們是不行的呢!這世上最可怕的,並不是別人看不起自己,而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唉.........自己應該要懂什麼路是該走,可惜還是有很多人並不懂。

未去越南前,出席一神廟組織晚宴,結果發現竟然全部出席的人都是混黑的,我曾經住過的環境見識過混黑的人,所以我現場就可以察覺到這是一場龍門客棧之宴,那時候認識政黨的人對我說,坐在那裡的幾乎都是不同派系的私會黨,從老大到馬仔都有,青龍白虎,和我同樣喜歡紋身的人非常多。

而我們就坐在眾黨之間的一席,還好,當時他們只是參加宴會,沒有發生一言不和,酒瓶就丟過來的事件,也幸好是我採訪,不是跑社會新聞線上的同事採訪,畢竟他們碰頭發生摩擦的機會會較多。

我只是想,這一大班人今日會混黑道究竟是誰的錯,是家庭教育的錯,學校教育的錯,還是他們本身錯誤思想所造成他們今日的處境。若是我們的華基政黨不把私利放在大前提,注重華人下一代的前途多好,極力挽救這些迷途羔羊,見一個救一個。

根據調查,國內華裔生的輟學率高達26%,我真的不希望這26%的輟學華裔生中,有任何一個都走上歧途,而是即使不要讀書,不想讀書,不會讀書也好,也堂堂正正的做個有用的人,而不是去做隻人人厭之的過街老鼠。

24 comments:

再见理想...... said...

我看着看着,想起特丽莎修女了。

tongkai said...

別擔心,我沒破相,因為縫針的部份是內唇。只是頂著舒淇+梁朝偉的性感嘴唇過了4天,看著美食擺在眼前又吃不下,那種感覺才是真正的撕心裂肺。

g said...

现在的社会,黑和白不是用眼睛就能分辨得了。可能你的同事触到人家的私隐或敏感事件吧?无论如何,要小心~
懒人,不好意思,g没心作对,只说出感想而已。

懒人 said...

再見理想,有嗎?

tongkai,原來是內唇,哈哈哈, 我覺得像黑人的嘴唇比較多。哈哈哈!

你的感覺我懂,就像我臉上動小手術時,幾個禮拜逼自己戒口,美食當前進的是別人嘴巴,而不是自己。

g,不用緊。因為你是行外人,我們的工作性質你不瞭解。如果對方有要求不拍,會被考慮的或不拍的,要看個案的。

以前,我跑意外新聞時,有時被人要求我也不拍的。

song_4ever said...

人善人欺天不欺。
做人,真的要有骨气。

song_4ever said...

补充:即使要真正对付一个人,我们也是光明正大地对付他/她,而不是耍什么小手段牵涉到其他人。

再见理想...... said...

我想告诉G,那是一场车祸,车冲下山坡。

至于车祸发生过程有没有私隐或敏感,就不知道了。

在任何情况下,动手打人都是错的。如果暴力可以解决问题,那要法律来做什么?

Anonymous said...

第一次看到有人把懒小姐和修女扯上关系,忍不住狂笑三声。
TKM PJM

懒人 said...

song_4ever ,做人本來就要有骨氣,這是最基本的。

tkm,我已經知道你是PJM了啦,需要這樣強調嗎?不如,我再頒給你PKM。哈哈哈!

夏娃 said...

我觉得
有时候是思想灌输的问题
谁叫这是个拿A的年代

改一改明志的歌词
“培养思想不如培养鸭子”

Jackie said...

所以我经常说要华裔团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唉~

Anonymous said...

新聞從業員的工作本來就是高危性質。
每一年在全世界都有數十至百餘名記者因公殉職。檳城光明榮耀群不也曾經因為報導黑幫而收過子彈嗎。
最近的惡漢用鐵棍打人案,被打的人上了報紙,亮出了他的可憐相,而打人的人雖然沒有在報上大亮其相,但還大敢到上門恐嚇報館。實在是有夠力的是非黑白顛倒不分。
新聞從業員這份職業,錢少責任大風險高,沒有一定的熱愛是很難做得下去的。
希望tongkai早日康復吧。

波波

ET said...

姐姐就和我说过马来西亚人不懂得尊重媒体。

需要帮忙的时候,就把你们(媒体)当神仙。
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就说你们多多事,唯恐天下不乱。

Tongkai 很 man 哦。

decors said...

題外話,十分喜歡改裝后的你的部落。黑色好啊。

懒人 said...

夏娃,改得有意思,呵呵!

波波,跑意外新聞的,危險性比其他路線記者還要高,這是真的。看來你對檳城報界情況蠻熟悉的。

et,你最后一句話,我相信tongkai會爽到死,哈哈哈!

decors,不是我弄的,我其實沒有美感的,是阿毛改的,謝謝你的贊美囉!

路人甲 said...

你的文章也是很chimm......
看来是我头脑简单了...给我一盏街灯,让我展现落寞,谢谢~~~

tongkai said...

波波:我的嘴巴消腫了,剛剛終於完成5天來的第一次刷牙,那種感覺太好了。

et:有點疑惑,那種嘴巴淌著血,又頂著腫脹嘴唇的也算man?無論如何,還是非常感謝你瞭解我們的工作性質。

葛瑞克的日记 said...

当记者的还真辛苦,必需冒着生命危险去工作.我向你们致敬!

said...

题外:几天没来,新的header很不错哦 =)

木子 said...

有时候,觉得很华人很悲哀....四分五裂的...

唉...

Anonymous said...

波波:我的嘴巴消腫了,剛剛終於完成5天來的第一次刷牙,那種感覺太好了。

咦,竟然這麼多天沒有刷牙啊(非常嚇到的大吃一驚)~~~~~
不知怎的同情心突然好像有一點點變成了噁心.........

波波

無影則人(情緒男) said...

當了社會/意外新聞記者近八年,遇過惡徒向記者滋事事件多次,惟次次我都好彩都閃過劫數,比東凱兄較幸運。

對付這些黑道王八蛋,往往還是要有皇家的朋友在後支撐才能。

即管已報了警,不過不代表事情就這麼解決,毕竟對在暗,我們在明。

凡事還是要小心。

我雖然有很多皇家朋友,但是我還是皇家沒有信心。

懒人 said...

路人甲,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呢?呵呵,我不是很明白。

葛瑞克,出來外頭跑的工作都有它一定的危險生,呵呵,其實不用致敬的啦,搞到我都不好意。

杉,謝謝噢,可能遲點還會更改。

木子,與馬來族群相比,華人真的是不能團結的族群,從政黨亂到社團。

波波,你讓我笑到歪了。

無影則人,我對皇家也同樣沒信心,所以你們出門就多加小心。

tongkai said...

波波:我也不想這樣的~~~(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