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氣死

今午和好友一起用餐,結果她說一句話,把我差點給氣死,最后她請吃還得挨揍。

究竟她說了什麼話令我差點給氣死了呢?那就是她說,她要投政治青蛙一票。

我問她,為什麼要投這個王八蛋,她說,是一個G黨員介紹的,聽政治青蛙的說話,感覺他人不錯。

殺千刀的,我說,這隻懒叫青蛙差點在數年前,害你好友被G黨的大肥婆起訴,差點吃官司,你竟然要投這個沒有人格,賤到不能賤的政客,他把你騙上床就有。

過后我說了這個政治青蛙如何騙人錢,他的母老虎打人后還誣賴人要非禮,但是有看報紙的都知道他老婆的臉,左看右看都無法令男人硬起來的臉孔,就知道這是天大的騙話。

過后,好友說,這個政治青蛙還說盡老虎的壞話,當然,他數次打虎對壘都被虎打得落花流水,對老虎可說是恨之入骨。

其實,我知道好友是時事白痴,也沒有政治圈內打滾,她連自己區內的候選人是誰都不知道,更甭說她會認清這個政治青蛙的真面目。所以有時我和她聊起時事,或是政壇的事情時,她兩粒眼珠都是有很大的問號。

所以下午,她難得認識一個政治人物,也確認要投給這個政治青蛙,有點得意洋洋地舉行食指說,要投給政治青蛙時,我是差點被她氣昏,最后我當然把她教訓得kuat-kuat。

話說,我和這隻肥青蛙結怨,應該是在2003年,那一次,他在議會內記者面前大罵大肥婆,說大肥婆是華人但不懂得說華語,羞恥也丟盡華人的臉。

坦白說,那時候我剛開始跑官方路線,採訪經驗仍不足,所以他說什麼,我也不懂得過濾,什麼都寫出來,當時新上任的主管也沒有經驗,結果新聞原文照登。

隔天就中事,因為只有我這沒經驗的菜鳥寫出來,其他報都沒有寫。不譯中文的大肥婆在旁人告知下,氣得大跳,軒然大波,大家都說這事,反而成了一個小課題。

那時,大肥婆要起訴這隻青蛙,連帶地也要起訴本報,我差點成了大便人。雖然肥青蛙是律師,他可能深知被起訴他會敗訴,所以又再隔一天,他趕緊撰寫澄清新聞,然后交給各報刊登,本報主管也因為沒有經驗,在沒有捍衛本人報導事實的情況下,又幫這隻肥青蛙登了這澄清新聞。

后來,大肥婆私下有問一老鳥說,我背后是否有政黨背景等之類的問題,而老鳥也當了協調人,在大肥婆前為我說話,最后才不了了事。從此以后,我每次見到肥青蛙不睬他,拍到他的照片也斬掉他。

這隻沒品的肥青蛙,之前是代表A黨出來打戰,勝利后隔天宣佈離開A黨,加入B黨,雖然我不是這兩個黨的支持者,但是卻看不過眼這種的叛徒行為,這就是政治青蛙。

好友被我干了兩小時,也警告她,之前她也叫朋友投肥青蛙,馬上去把它給糾正,不要投給青蛙,要投給能真正為我們做事的人,而非只有一張嘴巴也欠干的政客。

20 comments:

再见理想...... said...

那你和我是报界青蛙(叛徒)吗?

Rachel Core said...

糟糕~!我改次回老家投票,事先还是先请教你好点哦~

g said...

是那一只katak得罪了懒人?

JiGoKU said...

绝对认同~

secretgarden said...

我身边也有这种朋友
可每次还没有开口干他们之前
感觉自己好像先气死了

唉唉唉

A 傻X in Penang said...

如果你告诉我你朋友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 我也不感到惊奇. 因为我身边也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时事白痴, 可能一些巴刹Auntie还比他们好一些. 这就是某些有心人精心策划多年最想要培养出来的一代吧

song_4ever said...

恕我问一下,是哪一位 KATAK?

萍凡女子 said...

讨厌吃碗翻碗底的人,不值得投那一票!

1046 said...

智者骗愚者是社会定律。

the japan observer said...

政治青蛙? 懒叫青蛙? G黨的大肥婆? 母老虎 ???
到底母老虎是好人还是坏蛋?
能真正為我們做事的人有那一些?
对不起,我不太了解。言论的不自由,很多时候,大众都不懂政治内幕,一切只看得见表面。

Anonymous said...

你講的這隻青蛙應該是那個雙木吧?跟D黨父子兵同姓的?
如果是他,很多很多年前我見過他一次,講真的初步的感覺的確是非常非常好的,覺得他彬彬有禮,散文淡定。
當然,後來當他轉行當青蛙之後就不干他了。
雖然這個選區跟我無關,但還是認為要適當的表達人民的不滿,不要讓某某懶交人到最後得意洋洋的說你看我吃了醬多錢人民還不是又選回我。

不過也非常同意the japan observer說的── 到底母老虎是好人还是坏蛋?
能真正為我們做事的人有那一些?

真的值得人民(注意,不是選民)三思。

波波

wulunruhe said...

懒人, 那次青蛙的记者会我也有在现场, 我还记得后来我们坐在州议会的记者席, 传着这个青蛙发给贵报的律师信, 大家都忿忿不平却不能做什么....迄今我还愧疚赶新闻时没能及时通知你别写议会外的屁话.....

等到后来,州政府终于举办了一个州议员与媒体足球赛,中文报界的男人们正要替你报一脚之仇时,这条青蛙竟然不敢出席.

还好, 上届大选他去打老虎, 我负责那个选区. 成绩在凌晨三点多才公布, 所有采访记者听到成绩后,不禁跳起来欢呼---不是为老虎的胜利欢呼,而是为青蛙的落败欢呼. 那一幕,真的很爽, 很痛快!!!

这里有个建议, 不如你也参选, 打败那些没有用的人...嘻嘻!!

懒人 said...

再見理想,可能你是,不過我不是,我是好來好去,也不代表以后不會再回去。

rachel core,好呀!記得要投票就好。

g,不方便答,因為他是律師。

jigoku,謝謝。

secretgarden,我絕對明白,對牛彈琴的感覺。

a傻,不是某人,是政府。

song_4ever,答案和g一樣。

萍凡女子,他被叛的黨很討厭他。我也一樣討厭他。

1046,我收到了。我是愚者,不過是當年。

the japan observer,母老虎是他老婆,也不是人來的。很令人討厭的女人。

其實我蠻鼓勵人家多看網上媒體的,當然報章也要,雖然有時報章不能坦蕩蕩全然說出真相,但是字里行間,可以看出許多端倪。

多看新聞,讓自己可以思考更多。

波波,你應該是我們的同行吧,或者是前同行。

其實做了七年記者,在執政黨裡,也有一些是不錯的候選人,只是在他們處在國陣一個大環境底下,當反對黨提出有利於人民的動議時,他們即使心中萬般贊成,但也不能贊成。

至於反對黨,我也知道有些素質根本都不好,但還是受黨委托出來打戰。要看選民自個兒的選擇。

無論如何,其實那一回,我也失策,當時議會已經拖到很遲了,當議會結束后,大家都湧上前去問他時,這些帶有攻擊性的言論,也忘了問大家看要不要寫,或者取巧要寫。

所以這也當作是給自己的教訓。他該被打敗的,不是因為他和我有過節,而是他是政客。只是說了懒叭爽的政客,沒有作為。

你的最后一段,我澄清,我寫政治,不代表我要加入政治,基本上,我不喜歡參加團體,政黨的。

Anonymous said...

你的最后一段,我澄清,我寫政治,不代表我要加入政治,基本上,我不喜歡參加團體,政黨的。

這段是指我的最後一段嗎? 我沒叫你從政啊,實際上如果你從政的話也是非常極之夠力的,我想媒體會怕給你點名干,你的同僚又會怕你在會議上亂亂來干──哇哈哈哈哈!!

沒有啦,我是靠猜的,我的選區在雪州,你講的青蛙在檳城,離我太遠了,只是猜爽的,因為你講到這樣出面,偶爾有讀報的人都知道,他假假也算是名人之後嘛。

只是,對於你講的這段──這些帶有攻擊性的言論,也忘了問大家看要不要寫,或者取巧要寫──我有一點意見。在吉隆坡,我見過很多媒體(印象最深刻的是貴報的陳姓資深記者,男的)在訪完大粒人後,喜歡開小型記者會,統一口供,好讓當天夜報出爐時沒有人會因為漏寫或寫錯了什麼而被干。

我注意到,這些小型記者會,是因中文報中最資深的那一個主持的。他說什麼,大家就寫什麼。有一次雪州制水,陳大記者斷章取義,誤解了某某大粒人的意思。一個小記者疑惑的問,大粒人好像不是這樣講的,結果被訓了一大餐。

後來,新聞出來了。大粒人說中文報寫錯了他的意思,他是說還沒有嚴重到要出飛機布雲施雨的地步,不過所有的中文報都說這句話是他講的。因為得罪的不是納茲里這種亂人,所以後來也不了了之。

當然,的確是有很多自以為很大粒的人一有問題就說是記者詮釋錯誤。但是,的確記者之中也有害群之馬,喜歡扮大佬,自以為是,斷章取義。

另外,common sense也不夠強。很明顯的例子是曾經在中文報上讀到:“美國軍方表示上蒼會讓他們勝利”,“伊拉克以上帝之名跟美國對抗”。有時,好心打到報館去提醒,還會被編輯主任振振有詞的罵說他們只是“一時錯手”、“一時手快”,叫讀者不好太挑剔。

這樣的情況,在中國報星洲都有遇過。倒是南洋我說句公道話,這樣的情況反而真的比較少見。雖然我也聽很多人說他們的新進記者個個都干不過。

有時我覺得有怎樣的上司就會有怎樣的報紙。

懶人,我兩者都不是。我只是星洲日報那種非常莫名其妙極之瞭解中文報運作所以常常喜歡冒名上溝通平台扮讀者寫信稱讚自己報紙的無聊人。哈哈。

波波

懒人 said...

波波,最后一段是寫給無論如何的留言的,不是寫給你的,你誤解了。

這一段也沒有帶有攻擊性,是要跟無論如何澄清,免得真的引個大頭發來。

問看大家要不要寫,是因為青蛙說的言論是涉及了他們的恩怨,當時我還是菜鳥,聽取前輩給的意見也沒有錯,可以作參考,只是當天要寫新聞太多,也沒想清楚到底該不該寫。就直寫了出來。

取巧性的寫,常會在新聞裡頭這麼做,以暗喻方式寫,寫新聞是有很多方式,並非只是一個方式傻傻寫,

Anonymous said...

那倒是。新聞的寫法有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據實報導。人民需要知道的是真相,而不是粉飾太平。
媒體這個行業是非常可憐的。要保護自己,建議用電子器材錄音,然後收錄進電腦或磁碟建檔。呃,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媒體報導的責任追究,可以追溯長達3年。
有備無患呢,工資不高,還得因為證據被自己洗掉而吃死貓就真的很干了。

波波

Anonymous said...

還有哦,詢問意見,跟小型記者會是兩碼子。這一點也沒有攻擊性。必須澄清一下。

懒人 said...

波波,放心沒誤會。這樣的證據我都有收起來。你說的是姓陳記者,我沒印象也不認識。

有時我們會對照某某人說的言論,確定自己有無聽漏或聽錯,那時因為現場很多因素也會造成我們聽不清楚,但那不是小型記者會。

就好像首相的節目,我們都會謹慎地再確定他的言論,因為他說話常常都含糊不清。

基本上,各報風格不一樣,讀者想知的新聞角度也不一樣,大家要捉的重點也不一樣,即使資料一樣,新聞寫法還是會有不一樣。

媒體這行業的確是可憐,也可以說是苟且偷生,不過它依舊是很有意義的一份工作,只看在這一行業的人怎麼去看它。

若只會埋怨的話也是毫無意思的。大環境我們不是有錢人或當權者可以改變,但我們還是可以找到自己要的淨土,如何用筆幫助到他人。

再见理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nonymous said...

這位波波姐還是波波兄,我真的頂你不順,看了你的文章差點吐血,說記者召開小型記者會,統一口供,甚麼斷章取義。

我看波波是在斷章取義吧,你根本不了解媒體的運作,也不明白記者的工作與責任。

我相信所有媒體工作者都很清楚了解,波波所說的話是很主觀,也充滿無知。

如果每次記者會完后都有小型記者會,那干麻要各報派記者,干脆叫大粒人的秘書統一發稿不就行了嗎,還要浪費人力咩。

記者的責任除了傳達訊息,還要確定大粒人所講的是否事實,所以事后才會互相討論新聞重點,因為很多政客喜歡賣弄語句,真話假話一起來,做記者的就有責任認真事實,以免掉入政客的圈套。

筆者就是這位波波所指的陳姓資深記者,不過筆者的印象中根本就從來沒有波波所說的這回事,波波是否有思覺失調記著了或思維亂了,捏造事實。

如果波波不服,可以出來對證,拿出證據,具體例子,好過在這裡繪聲繪影,破壞記者的形象,也盡顯自己的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