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0, 2007

千里耳

昨晚11點多就上床睡覺,睡到今天早上11點,差不多近12小時。

沒有法子,這幾天來月經大量失血,已經把我弄得很疲憊,再加上昨天早上睡醒時,頭很痛又七早八早去大嘴巴的節目。

那裡知道,頭痛已經夠力了,那山上的巫青仔的代表大會,竟然安排他媽一個很多大風扇的房間舉行。

大風扇吵雜的聲音加劇頭痛,主辦單位又安排記者坐在很后面,也在大風扇的旁面,這個還不用緊,坐在身后腦袋生在屁股的巫青仔又搖腳又說話,媽的比八婆更愛說話,結果不用說,大嘴巴的致詞時而聽到,時而沒有。

做記者最怕的就是這種場面,聽不到現場重要人物的致詞。

唉.......有時,我真的希望自己有雙千里耳,不用千里眼,因為我們的工作最重要還是要聽清楚,人家的說話。

有時我們會受到現場雜音影響聽不清楚,有時也會因為對方致詞音調問題不清不楚而聽不清楚,再來,有時也因為前面數架攝影機遮擋住而聽不清楚,而昨天就真的倒楣三個因素都有。

還好我還有準備錄音機,后來同行在對照大嘴巴的記者會的重點,我連想參一腳也沒有力氣參一腳,也不想去知道大嘴巴說什麼。

同行還很奇怪,還以為我什麼重點都掌握在手,怎麼不緊張的。我苦笑說,現在只想讓自己腦袋休息,回報館再重聽錄音機好了。

唉,管它重不重點的,頭痛的確都讓我不再去理什麼重點不重點了。

最近幾天真的要讓自己好好休息,工作一樣多,有時意外的收獲,結果自己又多寫了其它新聞,結果搞到自己好像很忙。

阿毛也很奇怪我怎麼這麼累,看我睡了整12小時還不用緊,下午4點多又再爬上床睡2個小時,我想,最近真的累壞了。如果月經可以給男人的話,老實說,我真想男人也來月經,讓他們知道來月經的疲憊。

今天的確是睡得很足夠,工作啊拜二回去還要忙著聯絡人,盡快做完手頭上工作,我就要跑人了。

到時什麼誰打誰,那個大粒小粒來啊,什麼大事件到時都通通不關我的事,我喜歡到國外旅行就是有這點好,到時什麼事情也放下,什麼也不理,就完全輕輕鬆鬆的走我的路,讓心整個靜下來。

說起來,現在還真的很希望明天就走人。

3 comments:

Jackie said...

做记者原来也挺幸苦的,向你致敬,加油!

一楠 said...

姐们~你真猛!有性格!

懒人 said...

jackie,每份工作也辛苦的,你的也是。我只是煩在於時常現場都有雜音,導致聽不清楚的狀況出現。

一楠,謝謝。還不是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