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1, 2007

夠煩

我這懒人是駕小靈鹿,而靈鹿多年來都是用卡帶聽歌,不過,我都沒有卡帶,所以聽的都是電台。

那知近日來,因為電台無時無刻都打著XXX零機價的廣告,讓我煩到要叫tolong,tolong,一天到晚零機價,好心情也變得壞心情,煩到要命,我只差沒打壞我的收音機。

問了阿毛,本性是好脾氣的阿毛也說,他也被這口號搞到很煩,也覺得很吵,我可開始佩服想出這口號的創意人,能令聽眾對一個廣告的口號,不只聽到煩,而且也會氣,甚至於也變成壞心情。想想,到底還會有誰去買這零機價的產品。

我想,或許我改換掉電台,或者是安裝cd player,聽我的老歌更好。

零機價,零機價,零機價,干干干干干干干,真干他媽的零機價,煩到要了我的老命!

19 comments:

g said...

这个广告好像电视也有,某某过滤水器的广告,right?电台呢,我没听过,所以不能体验懒人的烦。

khaisuan said...

'幹'字回來了, 還一次來那麼多個.

我兩年沒聽radio了,耳根清淨很多.

Pei Pei said...

我也觉得很烦,988还真的疯狂打这个广告。

早上上课的好心情听到这个零机价也显掉了。现在一听到我就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转台。

他们的target audience是家庭主妇,可能安娣们吃这一套吧。

qmin said...

用手机播歌 或 自己一路上自己唱吧 哈哈 冷笑话

韩士 said...

我很想BLOG衰这个广告很久了,偏偏懒惰就不刁它罢了。一开始我就很不爽这广告,明明就是在“教坏细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买东西好像不用钱”这回事!即使有,也得付钱啊!两个月了还一直在轰炸?阿峰哥有钱赚就不顾听众的耳朵饱受煎熬咯?这次钻石&180搞出来的大头佛,叫他们看回N年前庄可爱在“广告吾见到”写“金贵妃の噪音篇”专栏。好好反省下!
ps:庄可爱,如果这篇“零机价”也是你写的话,我会替你感到悲哀。你的处境我是了解的。

阿祥 said...

还是听回老歌好
新人不知唱啥鸟

極。某 said...

更可恨的是這广告有很多版本。。。

~Keric 盶祎 said...

烂广告! 听到都烦!

真的不用钱就干脆免费好了, 所谓的零机价还是要给钱! TMD!

Khai Suan said...

我剛剛才發現原來你也是同繁體字的...
難怪你的'干'字看起怪怪.

懒人 said...

g,電視我少看,但就是天天駕車都會聽到這廣告。

khaisuan,誰叫我沒錢裝cd player,所以只得聽電台,只是這廣告夠煩夠爛,所以才干這麼多。

peipei,你是“我是佩佩”吧!瘋狂打廣告還不用緊,但是廣告創意也是夠爛,聽了反胃。

qmin,這夠笑話真的冷,很多隻烏雅剛從我頭上飛過......o合哈哈!

韓士,其實他們也真的達到引人注意的效果,只是反效果多一些,因為令到很多人都覺得煩。

阿祥,可能我們都是同年代的人吧!

極。某,就是就是囉!真他媽的。

keric,原來你也一樣覺得煩,可見這廣告夠失敗。

1046 said...

加个flash drive FM transmitor,将歌抄到flash drive,插到到FM transmitor,这样就成了你的私人电台了。

Anonymous said...

this is really a fucking advertisement

Anonymous said...

this is really a fucking advertisement

我是佩佩 said...

在电视机还不普遍的30年代,听广播是每个美国家庭的重要活动,美国当时有900个广播电台,其中700个分别属于:全国广播公司(红)、全国广播公司(蓝)、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共同广播公司。

当时,广播的吸引的重要性在于它通过操纵消费社会迈出第一步。做广告的先驱是美国烟草公司总经理乔治华盛顿希尔。

有一次,希尔为了证明连续性的广播有令人联想相关产品的效果,他就在会议的桌上,吐了一口痰,然后一边用手帕抹掉,一边说:“这叫做恶心,可是正因为它恶心,所以你一辈子也忘不了。”

希尔提出“《幸运》牌香烟呱呱叫!”的口号,结果广播三番五次地说:“《幸运》牌香烟呱呱叫!《幸运》牌香烟呱呱叫!”弄得全国听众十分厌烦,简直发疯。

~~也许,你所谓的这个我没有听过的广告创意就是来自此处。

顺便补充一句,1946年9月13日,全美国听众听到电台新闻在节目中插进一条急电说:“女士们,先生们,乔治华盛顿希尔今天死了。是的,乔治华盛顿希尔今天死了。”听众们大概都感到高兴,不会忘记。


p/s:那个peipei不是我

懒人 said...

khaisuan,這個干比較好寫嘛!

1046,忘了跟你們說,我是電子的白痴,很白痴的那種。

我是佩佩,原來你跟上面的佩佩不一樣。呵呵!我有點搞錯。

其實廣告最重要不是達到廣告效益,產品銷量提高嗎?雖然這個產品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有人會買嗎?這個還是疑問。

decors said...

非常討厭這個廣告,不過已經收到廣告效果,不是嗎?

果然 I will follow you 那樣的討喜廣告是絕無僅有的啊。

懒人 said...

decors,這個 I will follow you 那樣的討喜廣告的確少有。

但還記得嗎?小時候有一個清潔劑的廣告,肥安娣一直唱著,有個“阿呀,阿九哥....之類的廣告電視歌,雖然常播但卻不引起人的反感。

但是到現在卻還是令人印象深刻。

我是佩佩 said...

广告的效果就是要你记住它,记住了它,就代表你可能会有0.0001%的机会会买它,至少好过逛街的时候完全不记得那个牌子。

也许你们所谓的那个电台广告真的很令人肚懒,可至少它让大家记住了它,对么?虽然以这里的反应来看,好像大家都不怎么会买它。

(或者,买回来狠狠干它一顿???呵呵)

嗯那个“阿九哥”广告真的令人难忘啊...惨这说明我很老了,因为那广告是咸丰年前的事了。

懒人 said...

佩佩,但那廣告真的很好笑,我應該和你同班車吧!70年代最后一班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