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4, 2007

匆匆

剛才晚上才回到家。這次到吉隆坡有點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過總算也見了想見的博客,老同學。

相聚時間不算長,有些有聊天,有些則可能大家畢竟第一次見面,有點陌生的感覺,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不過這是正常的現象。

走出部落格,對我來說始終是有點怪怪的感覺。我也不知該怎麼稱呼大家,不知大家平時用的部落格是真名,還是筆名。

當胡老大介紹我是懒人時,坦白說,我是有點錯愕,面對太多張的陌生面孔,比較夠力的是,我應該都從未上過他們的部落格。

呵呵,別怪我,個人興趣有別,我也沒有一直在開拓,潛入更多新的部落格,只是去慣常去的部落格。

這一次,私下見了掌柜,他跟照片一樣還是欠扁的模樣,雖然他也是想扁我,外表看來是蠻輕浮,小弟模樣,還好本性很真,孺子可教也。

是沒有看到他的星星本人,呵呵!時間真的太趕。但我也上了這星星的部落格,不錯,這個女孩。

另一個就是叫我查某的season,哈哈,也不懂聊著聊著就聊到政治去了,嗯,記得來屆大選要去投票噢!

也聊到要知道自己的部落格紅不紅,原來就是自己的文章會被人原文照抄。當然指的不是我。

哈哈哈哈哈!我們兩隻螃蟹當然也有說人事非。第一次見面,感覺並不陌生,也不懂為什麼,會不會是彼此的工作可能也要接近的因素,也不懂,可能性格也合得來吧!

這一回,感覺自己有點像交際花,大忙人,可能也是沒有和阿毛一起下來,所以一次過見想見的博客,老同學。

見完后,回到酒店時,其實是蠻累的,因為還在出血,身體蠻疲憊的,所以不見人時,就躲在酒店裡睡覺,甚至睡到下午兩點才起來,也沒有一直在外血拼。

是可惜了點,難得的購物嘉年華會。不過,還算好,物質收獲不多,精神收獲還多,是很高興見到你們,該沒什麼比這還是值得吧!

而我也只是打算走出部落格這一次,可能工作每天見的人很多了吧!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像season所說的,巨蟹座的人也會自閉的,也會躲起來不見人。我也是有這特性的,呵呵呵!

不寫了,這回工作沒做完,就匆匆下吉隆坡,所以現在要趕著寫稿,明天得交。晚安!

27 comments:

said...

尽兴而归哦。。=)

堕落掌橱 said...

itek, itek, yemeteh!!!

赤兔 said...

其实当天我见到你的时候总觉得你好像那里见过,但是如果当场问你这个问题可能会被认为想泡妞.所以现在特地问问,不知道你是不是以前有去过HVD, cosmos做实习生呢?

JerryWho said...

對不起,沒跟你聊,下次到檳城找你和毛毛咯~

夏娃 said...

你好早走哦
可恨那 >口<

胡狼 said...

下次一定好学掌柜,私地约你,不然没机会跟你谈天 XD

ET said...

没有看到你啦!没有机会说哈喽…… 很伤 • 心。

我躲在角落吹风,那晚实在是闷热得快中暑。

钪凯 said...

谢谢你。

金二少爷 said...

初次到访以懒会友之家~
哈哈...别那样啦~下次再出席嘛!
呵呵

美麗師奶 said...

阿懶,我那天離你很近,不過還是沒有機會過去,啊~~下次吧。

幽子 said...

下次我要看毛毛~!

懒人 said...

杉,算不錯啦!

掌櫥,你要死了嗎?

赤兔,是的。大概是1999年還是2000年,我們見過嗎?

胡老大,可以啊!到時你再聯絡我。你們忙,瞭解的。

夏娃,沒法子啊!有機會還是會見面的。呵呵!

胡狼,會有機會的。

et,呵呵!那晚我也是有點blurblur,看到人很多。不過說真的,也真的熱到有點要xiao了。

钪凱,不用謝啦!

金二少爺,下回也得看天時人和地利啊!

美麗師奶,諒解的。呵呵!

Jackie said...

"見完后,回到酒店時,其實是蠻累的,因為還在出血"无大碍吧?小心身体哦.

堕落掌橱 said...

你真的很像学生嘛, 不就itek itek, yemeteh 咯!

odetorei said...

哦懒人,我又寄了email 给你。..

seasonc said...

我們都38, 所以夾. 希望彪後來沒有抓你去賣.

Khai Suan said...

不要說不紅, 你很紅的.
至少我常來.

懒人 said...

jackie,每月流血其實蠻累的。

你的頭,掌櫥,我走熟女路線的。凸!

odetorei,收到了,再讓你知道。

seasonc,賣了也沒用,我來月經。

khai suan,呵呵,人紅不紅,說真的,我倒真的不介意,喜歡的就常來。

也是有不喜歡我的人存在,坦白說。

那天623的小冊子,看到有你的介紹,以為你會去,結果你還是沒到。哈哈哈!

赤兔 said...

原来真的是你,难怪当时我觉得你这么像。我就是当时octopus里面的其中一个成员。负责中文部的。当时你们因该是3个人一起受训。不知道你记得吗?

JiNz said...

我其实最期待看到你。奈何,还是无缘。你还会再来,对吧?

懒人 said...

赤兔,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我的記憶力很差的,不好意思。

靖嵐,不好意思,那天早走了。其實,緣份這東西就是這麼奇怪。

下回,還不懂,我其實很懒的,懒得坐五小時的車程。最好有人打暈我,直接載我去吉隆坡好了,還是有如意門。呵呵!

hanz said...

PohBee! 我不敢大大聲喊你"懶人",感謝你從老遠來相聚!下回我會密謀籌委找人幹案的,嘿嘿...

Jackie said...

哎呀~我还以为你讲什麽出血呢……现在明白了……嘻嘻

懒人 said...

韓士,你叫了我肯定也不會應你的,應了自己就真的像懒了。

jackie,明白了啊!哈哈!

赤兔 said...

懒人果然名不虚传,如果你勤力一点click一下我的名字,自然可以找到我是男还是女。我是男的!

当年我是负责R&D部门,管辖中文部。当年你们来的时候因该是三个人,我记得其中一个是比较有肉一点的。

:)

懒人 said...

赤兔,我終於記得你了,只是七年前和七年后的你,改變好大,我看了你的相片好久,才認得你的。呵呵!不好意思。

赤兔 said...

是咯!肥了很多,面部也肿大。。。哈哈哈哈。。。 努力减肥中!